重回
底色 字色 字号

重回(1/2)

    姜雨临死前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她的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贫寒的家境。

    而是因为家境贫寒,自卑怯懦,嫁了一个只拿她当替身的富二代渣男,婚后白月光归来,她被无尽地羞辱、折磨。

    这是她人生最大的败笔。

    后来,她意外身亡,眼睛一闭,一睁,重新回到了最潦倒落魄的十七岁。

    不是每个人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此时此刻,姜雨站在自家门口。

    小巷筒子楼,八十年代老建筑,不久之后即将面临拆迁。

    然而,拆二代的幸运,并没有落到姜雨身上。

    因为就在今天,小姨来到家里,用五千块钱,忽悠她文化程度不高的母亲,签下了一份房屋抵押贷款的合约。

    ......

    家门口,有不少吃瓜邻居正在围观。

    “还看什么,赶紧签字吧,反正你又没上过大学,看也看不懂。”

    小姨穿着一件V领开叉过膝的绣花裙子,带着一种土中带洋的“时髦”气质,咋咋呼呼道:“别考虑了,你家闺女下学期的学费不是还差五千块钱吗,要不是看在姐妹的情谊上,我能这么上赶着给你送钱来吗?”

    姜雨的母亲面带犹豫,说道:“催什么,我看清楚不行吗,毕竟抵押房子这么大的事。”

    “哟,诸位邻居,你们评评理,我这给他们家送钱来,她还这样拿话呛我。搞得好像我对她们孤女寡母有所图谋似的。得得得,我啊,也不当这个坏人了,我走,走还不行吗。”

    说完,小姨从姜雨母亲手里拿走了投资的合同,转身作势要走。

    姜雨母亲眼见学费没了着落,正要出言叫住她。

    然而,姜雨及时进门,拉住了母亲:“不急。”

    小姨本来吃定了自家姐姐肯定会拦住她,毕竟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如果没有这五千块钱,姜雨下半年可就面临退学的处境了。

    然而,她都要跨出门槛了,母女俩竟然不动声色。

    小姨有些迟疑地回身,看了她们一眼。

    见这母女俩竟真的没有挽回的意思,她表情讪讪的,终于还是退了回来:“哎哟,都是一家人,怎么连这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呢。”

    姜雨冷笑:“怎么,小姨不走了?”

    小姨尴尬地说:“我要不是看在你学费都没有的份上,我能这么腆着脸来你家吗,真是...这年头,借钱的人还要看被借钱的人的脸色呢,邻居们,你们评评理。”

    吃瓜群众们不明真相,也开始跟着起哄——

    “是啊,人家带着你们发财,这是多好的事啊。”

    “这么有良心的亲戚,我们想要都还求不来呢!”

    “快签字吧!别啰嗦了,天上掉钱还接不住呢。”

    ......

    姜雨扫了眼这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邻居们,冷嘲道:“既然你们这么羡慕,这种天上掉钱的好机会,就让给你们呗,把自家的房产证拿出来作抵押,投资她的项目去,我可不拦着。”

    邻居们面面相觑,不再言语。

    “你这丫头,真不会说话,我若不是看在你们孤女寡母的份上,能这么帮扶你们吗!”

    小姨拉着姜雨母亲的手,夸张地说着手里的这个项目有多好有多好,挣了钱要分给她多少多少——

    “我是大学生,我还能骗你嘛,你不懂投资,交给我就对了。”

    小姨是念过中专的女人,这也是她在姜雨母亲面前最引以为傲的资本,常以大学生自居。

    母亲是家里的长姐,所以即便成绩优秀,却因为小姨从小会哭会闹会撒娇,在家里更受宠,家长强迫她当姐姐的要让着妹妹。

    所以,她也只能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了小姨,自己早早外出打工。

    因为模样出众,母亲做着很长一段时间的酒吧女招待,生活艰辛。

    而小姨,虽然有了念书的机会,上了个中专。后来嫁了个做生意的老公,虽然家里有些家底,却总想着来敲诈姜雨家。

    毕竟,家里大的要照顾小的,这是自小父母从小灌输的理念。

    因此,这些年小姨不知道从母亲那里编排了多少钱,现在又来算计她们母女俩仅有的房子。

    姜雨可不会再让她得逞了。

    她没有听凭小姨画大饼的说辞,她只是扫了一眼那份所谓的投资合同,便将合同用力地拍在了桌上——

    “可笑。”

    一声重响,所有人心头一震,不可思议地望向了姜雨。

    “姜雨,你这是什么意思?”

    姜雨抬起下颌,冷道:“小姨,您还真当我妈没文化,网上随便下载一份所谓的投资合同范本,就想来骗我妈的房子呢。”

    小姨急红了眼:“你胡说什么,谁说这是网上下的!这是我的投资合同,甲方签了字的!我也签了字的!”

    姜雨不急不慢地拎起合同,走到小姨面前,指了指合同右下角的水印:“小姨,下次再用假合同骗人的时候,记得先把水印去了。我们自家没事儿,可是搁别人那儿,您这学历可就兜不住了。”

    小姨听到这话,气得脸色发白。

    自己的学历,在八十九十年代也算是不错了,一直是她在姐姐面前引以为傲的资本,没想到竟然被姜雨这小丫头片子鄙视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姜雨,全然没有想到,平日里唯唯诺诺、一无是处的外甥女,今天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竟然这么能说会道!

    不只是她,连围观的邻居都觉得不可置信。

    姜雨这姑娘,内向自卑得很,就算吃了亏,也只会打落牙齿和血吞,偷偷抹眼泪,更遑论和人发生口角、据理力争了。

    小姨被姜雨拆穿了技俩,恼羞成怒,收走了桌上的五千块钱,说道:“没有钱,那你就等着被学校开除吧!”

    姜雨母亲也有些生气,对她说道:“五千块钱,就想换我一套房子的抵押贷款。你可打的一手好算盘。快滚吧!”

    小姨气得脸色惨白,厚厚的粉都因为肌肉的抽动而掉落:“我懒得跟你解释!没文化,等我挣了大钱,别想我分给你们母女俩一分一毫!”

    说完,她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她正要走出大门的时候,两个穿制服的民警走过来,挡住了小姨的去路。

    “接到民众报警,这里有人涉嫌诈骗。”

    看到民警,小姨整个人瘫软了大半,扶着墙,颤声道:“谁...谁诈骗了!我是在跟我姐姐谈生意!到底谁报的警?!”

    姜雨平静地说:“是我报的警,她用一份假合同,企图欺骗我妈签下房屋抵押贷款合约。具体情况,请警察把她带回去审问,自会清楚。”

    民警直接将小姨给带走了,小姨拼命反抗,尖声道;“不是!我没有!我没有诈骗!”

    民警见她反抗得这般强烈,直接给她上了手铐,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押送上了警车。

    倒也不至于报警,但姜雨需要给小姨一个教训,让她知道,自己和母亲,从今天开始,不会再任由她欺负了。

    邻居们也都散去了,母亲后怕地坐下来,扶着胸口感叹,差点就让这没良心的东西骗了一套房子。

    这可是她打工这么多年,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啊。

    她戳了戳姜雨的脑袋:“你这小东西,平日里一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今天怎么忽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然而,姜雨用力地抱住了母亲,情绪有些失控:“妈!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母亲显然有些手足无措,赶紧推开她,肉麻地抖了抖鸡皮疙瘩:“死丫头,吃错药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邻居小说:寒门小福妻梅府有女初成妃女皇陛下的男人我的幻想能实现我的最强除妖系统空中王牌黎隐传奇神邸之门帅哥可不可以不撩你了万古第一神被迫成婚:陆太太越来越甜东北老林子的直播生活血族大佬她还是栽了妄念是你穿越繁星穿到修真界我成了团宠前男友他貌美如花我靠嘴甜宠冠后宫普普通通吃瓜少女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