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我入宫那年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我入宫那年,只有十四岁。”

        柳思夏端坐在阴恻恻的椒房殿主位,垂首打量着坐在她下首的小姑娘,这是新一批选秀上来的陈贵人,她生的可真好看,眉目如画到不算什么,最难得的是那一股天真浪漫不知愁的神气,仿佛连她周围的空气都被她沾染的活泼起来,真是大好的青春韶华。

        ”我入宫那年,也是像你这样的年纪。”

        柳思夏收回目光,落在手边那盆垂丝海棠上,这盆花一直放在偏殿,几日未曾打理枝条就旁逸斜出,散漫的不成样子,柳思夏拿着小银剪子,咔嚓一下,一枝鲜活的枝条就落了下来,她笑笑:“原是岁月不饶人。”

        下首的陈贵人似乎被这一剪子吓得不轻,居然唰的一下跪了下来:“皇后娘娘风华正茂,是天人之姿,臣妾,臣妾如何能和娘娘相提并论。”

        柳思夏扫了她一眼,看她一脸诚惶诚恐,真心实意,反倒被她这句不成样子的恭维话给逗笑了:“陈贵人真会说话,皇帝肯定喜欢你。”

        这她说的倒是真话,皇帝向来喜欢这样明媚的女孩子,就好像,喜欢那年刚入宫的她。

        这陈贵人被夸了一句到也不见得有什么喜色,依然是一幅战战兢兢的样子:“能不能得皇上的喜欢都是臣妾的福分,臣妾不敢奢求,臣妾只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了。”

        “这话说的怪可怜见儿的,可惜不是实话,哪个刚入宫的小姑娘不想得蒙圣眷,宠冠六宫,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想头,实话实说就好。”

        “不不不”跪在下面的陈贵人把头摇的拨浪鼓一般:“臣妾,臣妾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胆子小,没志向,只想平安度日,不想大富大贵,皇后娘娘明鉴,若有虚言,天打雷劈。”

        这话说的重了,柳思夏也不禁蹙起了眉毛,认真看了看下首把头快埋到地上的小姑娘:“平安度日,无欲无求?这话说的好没意思,若你果然无欲无求,选秀那日穿的那件藕荷色襦裙难不成是无心?本宫年少时最喜藕荷,满朝谁人不知?你眉眼本就与本宫有三分相似,选秀那日初见,就连本宫都有些恍惚,更别提陛下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