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就三个月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皇帝这次还算说话算话,说三个月,就三个月。

        这三个月,是苏婉婉人生中最春风得意的三个月。

        她入宫多年圣宠不衰,只是一直膝下无子,这是她最大的心病,所以她当年才会不顾一切的要除掉柳思夏的孩子,如今她终于也有了身孕,她简直是喜不自禁,而今入宫的这一众新人也皆唯苏贵妃马首是瞻,她愈发得了意,日日来柳思夏这里耀武扬威。

        这个孩子也彻底冲昏了苏家最后一丝理智,以为天下已尽是囊中之物,可惜却不知自己步步已都落入了别人的算计。

        这日苏婉婉又带着新入宫最会巴结人的两个嫔妃张常在和刘答应,以探病为由来到柳思夏的椒房殿兴风作浪。

        “皇后娘娘好生安逸啊,日日抱病门也不怎么出,一句身子不爽就把这满宫的琐碎事都堆到了臣妾头上,新入宫的这些新人的规矩都得臣妾一点点教,可是累人呢。”苏婉婉扶了扶鬓上皇帝昨日新赏的步摇,简直把恃宠而骄写在了脸上。

        “真是辛苦妹妹了。”柳思夏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她是看透了,就算她如何不露锋芒,如何不得圣宠,苏婉婉也不会轻易就忘掉她这个人的,于是索性不理她,一条乱咬人的恶犬罢了,不理她,她便自会觉得无趣了。

        可今日的苏婉婉似乎兴致很好,并不准备就此罢休,又惺惺作态的叹了口气:“哎,自从皇后娘娘抱了病,臣妾得陛下看重,这阖宫得事务都堆到了臣妾头上,可怜这几日臣妾挺着个大肚子夜夜挑灯看那文牍账簿,看的我腰酸背痛的,肚子里的龙胎也不老实,真是折腾死我了。”

        “可不是,怀着孕的女子最辛苦了,不过想必皇后娘娘许久未有身子了,其中辛苦,怕是早就忘了。”坐在苏婉婉左侧的张常在顺势搭上了话。

        “你看看你,怎么又提这事惹皇后娘娘伤心呢。皇后娘娘身子本就不好,听了这话,怕不是要病的更重了。不过,想必皇后娘娘母仪天下,也不是这等小肚鸡肠之人,必定视贵妃娘娘的龙胎为自己的亲生子一般。如今贵妃娘娘这位小皇嗣如此活泼好动,想必定是位活泼可爱的小皇子呢。”坐在苏婉婉对面的刘答应也不甘示弱,一通连消带打哄得苏婉婉满面笑意。

        “是,妹妹的孩子,我自然是喜欢的,宫里事务繁琐,妹妹也要保重身子。”柳思夏回答的从善如流,这种不痛不痒的嘲讽自从苏婉婉入了王府那日,她基本日日都要面对,早已经麻木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