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将军,请你务必按住洛公子,我要拔箭了。”若不是有山参吊着,洛河图不可能撑到这个时候,箭在洛河图的胸口多停留一会儿,就多一分凶险,就算现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也得将箭拔出。赵军医先将箭尾去除,洛河图请颤了一下,褚清明的脸色也黑上一分。做完这件事,赵军医已是满头大汗,然后他又从正面将箭拔出,随着箭拔出的血丝溅了褚清明一脸。

        “立即回府。”赵军医将药敷在伤口上,双手紧紧压迫住伤口,如不能及时赶回去将血止住,就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将军府已经备好了治伤要用到物什,半个太医院的人都被请了来。回府后,褚清明开了私库,将这些年圣上赏赐的各种珍贵药材尽数拿出,赵军医竟然在这一堆药里找到了西域止血圣品—凝血散。血虽然暂时止住了,但是会诊的结果却并不乐观。若找不到补血之策,再加上发热,洛河图撑到第二天早上已是大限了。将军府的灯彻夜通明,褚清明一直守着洛河图,期间,鹰十一来了一趟,将他查到的告知了褚清明,褚清明拿出纸笔写下了什么东西,然后交给了鹰十一。太医和赵军医则商量着各种对策,而洛河图仍然昏睡着,殊不知他的这次受伤却在朝堂上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

        “将军,这有一个法子,虽说凶险,但或许我们可以一试。”赵军医将他和众位太医得出的这个方法细细说了。

        “有几成把握?”

        “不到四成,但是传言西域曾有人用这个法子救活过一个人。”一个小御医出列解释道,而且这个方法也是他提出来的,虽然看着年纪小,可是他却已经将各种各样的医书看完了。经过他们的反复商量之后,才决定告诉褚清明,毕竟在场的最愿意将血过给洛河图的,非褚清明莫属。最初,赵军医是不赞成的,他家将军身系北境,不容有失;可是,他跟着褚清明这么多年,也知道这个人的重要性,最终也只得放手一搏,虽说他有可能救不回来洛河图,但是他就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会将褚清明救回来。

        褚清明想了一会儿后,将鹰九叫了进来,把镇北将军的印信和兵符交给了鹰九,并传令若他有任何不测,鹰九将暂代将军一职;将军府的人也需连夜撤回北境,等待朝廷的命令,并且整队鹰卫无召不得入京。安排好这些之后,他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洛河图,将刻有褚家族徽的玉佩戴在了洛河图的身上,然后就和洛河图并排的躺在了一起。他悄悄的握住了洛河图在广袖下有些泛冷的手,默默的在心中起誓,若能救回此人,就算这人再不愿意,他也要将人长长久久的留在身边。

        “开始吧。”

        赵军医先用一只玉碗取了洛河图的一滴血,然后又将褚清明的血滴到了碗中,原本分开的两滴血逐渐的交融在了一起。看到这个画面,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给血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一根细细的像是羊肠子的管子被连接在洛河图和褚清明之间,很快,褚清明的血就沿着这根管子一点儿一点儿的流向洛河图。赵军医和御医们一直都在观察着褚清明的情况,如有任何突发情况,他们就会切断他们两个之间的联系。渐渐的洛河图苍白的脸色开始有所好转,而褚清明的脸色随着血液的流出,开始变得苍白了。半炷香过后,赵军医切断了整个给血过程。御医给洛河图把了一下脉,发现洛河图的脉象虽说还不太稳,但是只要醒过来就不会在有生命之虞了。赵军医也查看了一下他们将军的情况,发现情况并不是很糟糕,也就放下心来了。找来伺候的下人,写一副补血的方子。赵军医才彻底地松了一口气。

        “虫虫,小懒猪,快起来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不是一直要去找夏天哥哥玩吗你夏天哥哥这会儿和他娘亲来府上给你送庄子上的瓜果了。”娘亲?洛河图发现自己在樊城的家里,娘亲不是去世了吗?他穿上衣服,跑着穿过回廊,果然看到了那个野孩子一样的,在他六岁的时候就举家搬往京城去了的他的夏天哥哥。虽然,他们两个年岁上只相差了半年,可是夏天看起来比他结实很多,而且还高出一个头。

        “夏天哥哥”

        “虫虫,我要走了,我爹来接我和我娘了。我要去京城了。这个给你,一定要记得来京城找我玩哦。”洛河图看到他的手里多了一个青龙绕圆月的玉佩。

        “夏天哥哥,夏天哥哥……”赵军医听到了洛河图的呓语,这两天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宫里的老御医说这是梦魇了,若不能及时唤醒,洛河图有可能就会被一直困在梦境里。距离上次给血已经过去三天了,他家将军也还在昏迷中。补血的药一直没有停,可是两个人就是不醒。

        自从褚清明陷入昏迷之后,整个将军府都处于戒备状态,虽说鹰九已经向朝中为他家将军告了假,但是这几日朝中并不太平,一向清廉为官的丞相大人被查出通敌卖国,与北境的异族竟然有交易往来。丞相给他们提供了大量的武器,让其能够时不时的出兵骚扰北境,想借此离间圣上和镇北军的关系。褚家世代镇守北境,前一个月又一直有大臣在弹劾镇北军,这也是为什么褚清明会在这个时候被召回京的原因。却不成想本是秘密入京的褚清明竟被一路追杀,几经查证,这幕后之人居然是那个慈眉善目的丞相大人。若不是洛河图,褚清明或许已经死在了进京的路上了。褚清明久不在朝野,本打算只是给他们个教训,这事儿就了了。可是,他们却动了不应该动的人。在洛河图受伤的那天夜里,宫里的传旨太监就带着圣上旨意灭了丞相府上下满门,而丞相也被判午门处斩。这本是祸及九族的重罪,但是当今圣上念及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又是前朝遗老,所以法外开恩,只是罚没了其九族内亲眷的一部分家产用以充盈国库,再者其族中男子五年均不得出仕,也算是杀鸡给猴看了。这件事后,朝中人人自危,都怕受其牵连,对圣上也是越发的恭敬了;有错就要罚,有功就要赏。连着几日,宫里的赏赐像流水一样送进镇北将军府。赵军医、鹰九和鹰十一这几日又要照顾两个病号,又要接待各方的朝中的大臣,真的是忙的不可开交。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