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无标题章节 (2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虫虫,这是亲自去街上给你买的你最喜欢的蜜饯。”这段时间,褚清明一点儿将军架子都没有,只要是关于洛河图的事情,他必然是亲力亲为,将人照顾的得心应手,当然,有时也会趁机揩揩油。起先的时候,洛河图还恼了;后来想反正大家都是大男人,也没什么好在意的,洛河图也就乐得享受了,醒了几日之后,他也发现他贴身带的那块青龙绕圆月的玉佩,换成了一块上好和田玉雕刻的,有褚清明姓氏的玉佩。他问褚清明,也没有问出个什么名堂来。

        “虫虫,老赵说你身体恢复得很好,可以出门了。”褚清明伺候着洛河图穿衣服,什么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时不时的手脚还会不老实。洛河图都已经习惯了。褚清明推着洛河图走在皇城的大街上,吆喝声此起彼伏,让久病初愈后的洛河图心情很是愉悦。走了一段之后,洛河图发现和他们擦身而过的姑娘越来越多,不用想都知道是因为谁,那人还一直都笑呵呵的。洛河图本来很高兴的,一下子就黑了脸,最后连饭都没有吃就回府了。

        褚清明也不知道为什么洛河图突然就生气了,只得推着他回府,他本想将洛河图抱到床上的,可是却被洛河图给拒绝了,而且还被洛河图赶出了房间。屋外,一群人看着自家将军被赶了出来,一脸的心灾乐祸。

        “阿洛,你怎么了?阿洛,快开门啊!他们都看着呢。”听到这话,洛河图更气愤了。可是他突然被自己吓到了。自己凭什么这么生气为什么看到那些女子靠近褚清明,他就这么不开心呢?褚清明在门外的喊声更是让他心情烦躁。都是因为这人。

        “敲什么敲?他们看就让他们看!你为什么敲我的门你的卧室已经修好了,你为什么还赖在我这儿?”怒气冲冲的洛河图一改谦谦公子的形象。其他人俱是一愣,而见过这种场景的小六已经溜了。

        “阿洛,别动怒,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啊!”褚清明明显感觉到了洛河图如困兽一般的烦躁怒意,但是洛河图的身体才好,万不能将伤口挣裂了,否则,今天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你凭什么影响我的心情?凭什么……”洛河图一句没说完的话就这样被褚清明堵在了嘴里。果然,以吻封缄真的是最好的方法。洛河图被吻得毫无防备,褚清明一把揽住洛河图的腰,很顺利的找到了那条狡猾得小舌头。洛河图哪儿经历过这些,只能被褚清明牵着鼻子走。直到洛河图险些被憋过气去,褚清明才结束了这个意料之外的吻。

        “凭我喜欢你。凭我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凭我眼中只有你再也容不下其他人。”褚清明一脸深情的说着。洛河图还没有从刚刚那个吻反应过来,听到这个,又被惊呆在了原地。褚清明看到呆呆的洛河图,又情不自禁的吻了吻他。这个时候,洛河图才清醒过来,不由分说的将人又撵了出去。

        原来是喜欢吗原来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竟然是因为喜欢?洛河图捂着跳的有些过快的心口,问着自己。当发现这个答案是肯定的之后,洛河图居然很高兴。原来,他喜欢他。原来,褚姓玉佩是这个意思。原来,他这次进京真正想找的不是父亲的旧友,而是他。然后,洛河图又感到很庆幸,庆幸自己救下了他。想到此处,洛河图才记起刚刚自己将人给推了出去。急急的转身去开门。开门后,发现褚清明有些沮丧的蹲在房门旁边。

        “让我瞧瞧,刚刚可是伤到哪儿?”洛河图温柔的出声问着。

        “阿洛”褚清明打蛇随棍上的性格又出来了,将头偎在洛河图的肩头说道,“我的心伤到了,虫虫现在才明白我的心意。”听到这样的话,洛河图越发的愧疚了。将人扶到床上坐着,两人都在平复着各自的心情。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两人吻在了一处。褚清明先将自己剥了个干净,又去脱洛河图的,洛河图虽说有些难为情,但是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敌得过一个孔武有力的少年将军。很快两人便坦诚相待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