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闺阁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一百七十五章 闺阁(1/2)

    李玄都环顾四周,这儿毕竟曾经是秦清的书房住处所在,所以脂粉气很淡,颇对李玄都的胃口。

    秦素抱着猫儿上了二楼,声音从二楼上传下,“冰雁最近在忙什么?”

    “忙着在清微宗里跟别人斗智斗勇,争权夺利。”李玄都也跟着来到二楼。

    秦素问道:“那你打算让谁来做清微宗的宗主?师父、姑姑、二师兄都是上了春秋的人。”

    李玄都一怔,他还没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也不能说全然没有考虑过,他是考虑过师父飞升之后的清微宗局面,无非是二师兄就任宗主,或者是姑姑李非烟也可以,他却是忘了姑姑和二师兄也是上了年纪之人,而且两人都不是长生境,不可能长年处理俗务,无论师父李道虚何时飞升,至多再有十年,他们两人就要开始准备闭关,无论更上一层楼的可能有多大,总要尝试一番,才能不留遗憾。

    如此一来,清微宗的确要一个合适的人选。如果司徒玄策未死,成功接掌清微宗,到了如今也该着手培养下任宗主了。

    司徒玄策身死之后,本该继承司徒玄策位置的张海石与李道虚离心,已经退居幕后的李道虚不得不像两次执掌正一宗的张清衍那样重新出山,又陆陆续续收了四个年纪上差不多等同徒孙的弟子,也就是李元婴、李玄都、陆雁冰、李太一四人。其中最有可能接任宗主之位的是李元婴和李玄都,陆雁冰和李太一是备选。

    可经历了如此多的风波之后,李元婴、李太一被李玄都驱逐出清微宗,李玄都本人因为各种原因也不太可能亲自执掌清微宗,竟是只剩下一个陆雁冰。

    陆雁冰是否姓李,倒是没什么关系,清微宗也出过许多异姓宗主,李家庞大的人口基数摆在那里,宗主大位迟早会回到李家人的手中,所以众多李姓弟子不会反对。陆雁冰是男是女,也没有关系,清微宗不像玄女宗、牝女宗、慈航宗,宗主必须是女子,也不像正一宗、静禅宗等宗,宗主必须是男子,男女皆可,过去也出过女子宗主,若是李非烟再年轻些,她就可以直接担任宗主。

    关键在于陆雁冰能否胜任。平心而论,陆雁冰还是稍逊于颜飞卿、玉清宁、苏云媗等人,稍显稚嫩,且不说她没有天人境的修为,只说陆雁冰的性情,随风摇摆的能力适用于一个堂主之位,甚至也适用于小宗的宗主,却绝不适用于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宗之主。

    李玄都在世的时候,旁人看在李玄都的面子上,的确无人敢于招惹陆雁冰,陆雁冰可以坐稳这个位子,可这绝对不是李玄都的本意。

    前不久李玄都在游历辽东的时候,还想着如何改组清微宗内部,这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清微宗宗主配合他,张海石可以,李非烟也可以,陆雁冰却是不太可以。虽说人是会成长的,但现在的陆雁冰还缺乏必要的魄力,不敢担责是陆雁冰最大的缺点,在这一点上,颜飞卿、苏云媗、秦素、宫官、玉清宁等人都要胜过陆雁冰。

    退一万步来说,如果李玄都不在了,或是死了,或是像地师那样因为某些意外原因提前飞升,陆雁冰能否镇得住清微宗内部的众多“骄兵悍将”?要知道历代执掌清微宗之人,从李玄都的师祖李公开始,到师父李道虚,再到大师兄司徒玄策,乃至于三师兄李元婴、李玄都本人,以及现在的二师兄张海石,无一不是武力顶尖之人,就是最弱的李元婴,也是而立之年就名列太玄榜上,日后造化境有望,甚至可以争夺太玄榜的榜首。与这些人相比,陆雁冰的修为是不是太弱了些?

    更何况还有一个天纵奇才的李太一游离在外,他比李元婴小了近二十岁,又名列李家族谱,若是李玄都、张海石、李非烟等人都不在人世,李太一打着李家的旗号回来争夺宗主,陆雁冰能否抵挡得住?毕竟这是清微宗的私事,秦素等人未必就能插手。

    当然,李玄都可以把李元婴、李太一杀了。可如此一来,李玄都就要背上一个屠戮兄弟的骂名,此二人不仅是李玄都的师兄弟,还是族谱上的兄弟。而且李玄都觉得两人罪不至死,不至于如此不择手段。

    在种种思虑之下,陆雁冰实在不是李玄都心目中合适的宗主人选。不过幸运的是不必陆雁冰现在就接任宗主之位,如果李玄都想要立陆雁冰为宗主,那么还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去培养她。这对李玄都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过去李玄都就喜欢对陆雁冰说教,想来如今的陆雁冰也不敢反抗,只能乖乖受着。

    李玄都沉思了许久,说道:“师父常说一句话,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可我却是个操心的劳碌命,不能不想。思来想去,冰雁只能说是差强人意,可距离让人十分满意还有一定距离,只能是暂且培养她看看,同时我也会知会二师兄一声,让他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合适人选,做好两手准备。”

    秦素毕竟与陆雁冰交好,心底还是向着陆雁冰的,说道:“你的要求可真高,冰雁只是勉强让你满意,我觉得冰雁不错。”

    “这已经是看在我们师兄妹的情面上往好处说了。”李玄都不以为然道,“若没有这些情分,我不帮她,你也不帮她,她连一个‘差强人意’也算不上。”

    秦素听得李玄都如此说,知道李玄都其实是对陆雁冰很不满意,也不好再为陆雁冰说话,免得李玄都又想起陆雁冰过去做的那些事情,生出厌烦之心,转而说道:“那就看看再说,反正也不急于一时。”

    二楼里有一个小客厅,李玄都坐在客厅中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湖水,说道:“不说这个了,明天我会去见赵部堂,你觉得他会是什么态度?”

    秦素想也没想就回答道:“自然是支持你。”

    “我当然知道他会支持我。”李玄都道,“我是说他会选择怎样的支持?”

    秦素想了想,回答道:“有限度的支持。”

    李玄都笑起来,“你我所见略同。”

    秦素道:“就算他们想要全力支持,也无从支持,除非辽东大军选择在这个时候大举入关。”

    秦素话语中的意思十分明白,赵政无力在长生境的争斗中支持李玄都什么,最终还是要着落在秦清的身上。

    李玄都也明白这一点,之所以要多此一举地相问,自然是有他的思量。

    什么样的环境才能生出天真之人?

    在李玄都看来,勾心斗角的权贵世家中生不出天真之人,因为身在其中,耳濡目染之下,哪怕仅仅为了自保也要学会相互算计。穷苦百姓的家中也生不出天真之人,虽然穷苦百姓的家中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可生活的重担却能把人性中的天真早早磨灭殆尽,一个早早承受了生活沉重之人只会过早成熟,而不会天真。

    真正的天真之人只会是衣食无忧又备受家人宠爱,物质和精神缺一不可。没了物质的支持,生活会教你做人,没了精神上的庇护,世道会教你做人。

    所以李玄都不是一个天真之人,他很早就领会了在这个世上生存的道理,也正因为如此,李玄都有些时候反而不屑于按照这些道理行事,以至于在旁人看来,李玄都的身上有些书生气。这大约就是看山不是山之后的看山还是山。

    秦素本来有希望成为一个天真之人,因为无论是秦家的家世还是父亲秦清的溺爱,都足以让她变成一个备受宠爱而无忧无虑的大小姐。

    可是秦素并不是一个天真的大小姐,她一方面极度害羞腼腆,有些天真大小姐的影子,另一方面又有“邪道妖女”该有的冷酷无情,死在她手上之人不在少数,而秦素也从未因此难过、悔恨、无法释怀。

    这一点很像李玄都,一面是放浪形骸、阴阳怪气、冲动意气的紫府剑仙形象,一面是成熟稳重、坚毅隐忍、好为人师的清平先生形象。这不矛盾,也不冲突,盖因人生在世,少有人能在他人面前展现真正的自我,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本来又是什么样子。正如有些人在长辈朋友面前是谦谦君子,到了不如自己之人面前便是纨绔子弟。

    一般而言,无法在父母身上得到感情需求之人,很是容易动情,而且容易顾影自怜,长大之后逐渐发展成伤春悲秋之人。

    李玄都身上就有这种倾向,不过因为他的经历和内心的强大,以及张肃卿等人的影响,让他走上了一条极为偏僻且极端的路途,他不会感伤自己的过往经历,却又不免遗憾,于是付诸于行。在他弱小时,他就很看重陆雁冰、周淑宁等人,哪怕陆雁冰一再与他为敌,他也可以大度地一笑了之。待到他强大时,他开始兼济天下,力求天下太平,不使自己的悲剧重演,这其中种种却是很难言说了。

    秦素与李玄都其实是一种人,只是秦素没有李玄都极端,也没有李玄都那么强大。

    秦素因为母亲之死导致亲情的缺失,本来会走上一条孤拐的路子,可秦清却又身体力行地把秦素给拉了回来。不仅仅是秦清宠爱秦素到溺爱的程度,还表现在秦清什么时候都把秦素带在身边。正如秦素自己所言,秦清在谋划辽东马政这样的大事时,也将幼小的秦素带在身边,以至于秦素在多年后还对辽东马政的内情记忆犹新。至于秦素后来离开家门四处游历,那已经是她长大成人后的事情了。

    如此一来,秦素就难免变得矛盾,一方面是母亲的缺失,一方面是父亲近乎于赎罪的宠爱,这让她既没有成为无忧无虑的天真大小姐,又没有极端、偏激、孤僻且仇视父亲,只是有些不喜欢与旁人打交道。

    在这一点上,李玄都很是佩服老岳父养女儿的手段,在先手犯下大错的情况下,还能绝地翻盘。既没有让秦素变成刁蛮任性或是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也没有让秦素孤僻到仇视自己这个父亲,反而父女感情和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邻居小说:末日之我有一片空间我真的不想吃软饭摸尸成道我是豪门真少爷大家请我当皇帝情敌他失忆了海贼之次元沟通群不标记陛下就得死[女A男O]四岁小美人鱼找爸爸恶犬和他的病美人[快穿]我靠捡公主发家致富[基建]作者傍身太无敌凡兮归来天下独尊做白月光我是专业的峡谷之巅我真的没有修为带着坑姐系统闯末世天价闪婚:BOSS宠妻超给力奶爸戏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