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一章 一封信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世上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

        这时,关白感觉以前是关父关母对他保护的是真的太好了,以至于关白是真的忘记了这世上的本质。

        可以有人不图谋你什么,只愿你好,但那只是少部分。但这种人,一人终其一生也难有几人,但这种人也是人的一生中至关重要的人。他们可以是父母亲戚,可以是丈夫妻子,也可以是兄弟姐妹,也可以是知己恩师。

        而如今,关白已经成年了,关白将要面对的一切却也是关父关母无法再帮他的。

        关白这一刻已经知道,接下来的路只有自己孤独一人的走下去,什么事都要自己拿主意,想办法了。因为关父关母已经帮不了他了。

        修行,掌握自己的命运。

        关白本想活得轻松一些,在这太平盛世,能够通过读书考取功名,出人头地,给关父关母带来体面,带来好生活。

        可是如今已经不允许了,敌人已经来了,自己一家也处在了危机之中。

        已经有一家被杀了,关白不想等到自家也发生那样的惨事,关白认为必须要做点事了。既然拿我当诱饵,让我入圈,那我便不会坐以待毙。

        关白可用的信息太少了,他只知道如今就好似知州张谨言为帅,敌方妖族领头人为将,两方以围绕关白为战场,在展开小规模的博弈。

        而此博弈,也如下象棋。

        萧安就如张谨言送出去的卒,而那天傍晚死在城门的三名妖族则是对方送出来的卒,是用来探清张谨言的境界。

        而张谨言的境界虚实,也已经暴露了,是半步封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