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神童,神童,终究是昙花一现罢了 (2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直到孩子越来越大,关白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孩子不像自己啊。终究还是忍不住去来了一次亲子鉴定,我的乖乖。关白当时就差点气得脑溢血,养了近十年的孩子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在回去路上精神恍惚,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撞过,随后便是一阵模糊的声音。

        “到底救还是不救?”

        “你是患者妻子?放弃治疗上麻烦签个字。”

        于是关白再次醒来便是看到了关老九那张黝黑的大圆脸,以及白小嫦这张有些麻子,又稍微带些皱纹的鹅蛋脸。一开始的一两年关白对于前世的事更多的是恍惚,是而时常昏睡。等到关白记事之后,便是统统想了起来。对于前世的种种过往,关白只能自嘲一句:“往事如烟,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站在街边说起这句话时正好被小楼巷一位刚来的教书先生听了去,这位教书先生便效仿刘备几次关顾关白家,又效仿孙权不停的对关老九言语劝导,进行劝学。

        终究还是关老九经不起劝,又觉得苦了自己,不能苦了孩子,还是在关白六岁的时候把关白送进了私塾。

        关白进私塾时又感叹了一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父母永远都是爱孩子的,哪怕自己再苦再累也要让孩子有更好的未来。”

        关白在进私塾前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些了解,都是通过大人闲聊以及酒馆里的说书先生口中得来。

        如今是大魏兴化十八年,是大魏取前楚朝而代之的第三百六十八年。

        在关白一听是大魏时,还曾问过酒楼的说书先生。

        “先生你可知曹操?”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