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表字 (上)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关白前世本也是一俗人,也曾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等等。但这一世经过关父关母最好的,也是言传身教的教育,也终于让关白拾起了那所谓的“骨气”。

        也懂得了,儒家学术那许多以前不曾珍惜的道理。

        等到关白回到家里,看到如今已经有些消瘦,满脸油污的中年大汉,又看到那个仍在不停劳作的母亲,便将私塾先生李公明慷慨大方欲借他五十两银子的事说了。

        关父听到这个类似于天文数字的五十两本就十分惊讶,过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想了半天也就说了一句:“你不拿是对的......”

        在关父眼中,关白就好似道德不能有任何缺陷的圣人,类似借钱等事,在关父看来掉面子,丢人的事只能他来做。因为在关父看来,自己本就是一屠夫,面子什么的又有何重要?

        而关白在关父眼中,又是那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将来肯定是有似锦的前程,怎可在年少时,因为这些事情而丢了面子?

        因小失大的道理,关父还是懂的。

        在这个世上,“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但凡是经过几年学习,读过几本圣贤书,知道一些道理和写一些字的人,在关父这等杀猪卖肉的贩夫走卒眼里,那都已算是大人物了。

        例如酒馆里的说书先生,以及街上卖画的卖画人,以及专门代人写书信的写书人。

        这些都只是读了一段时间书,便没有中过秀才,在曾经的关父眼中都已是有学问,有本事的人了。而如今关父走在街上,再看到这些读书人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们不如吾儿”。

        关父送关白上私塾最开始本是想着不愿关白长大后子承父业,从事这种毫无前途,且无论风霜雨雪,杀戮过重的行当,期望关白将来有份好事做。

        等到将关白送进私塾后,却频频听李公明说起关白是读书种子。这便使得关父更加投入银钱,将关白读书当成人生第一大事。而后听李公明说起关白中秀才,那是如探囊取物,更是喜不自胜。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