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表字 (上) (2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在关白还没中秀才的时候,关父就已想着中秀才如此轻松,那中举呢?于是关父便又凑借银两,待到关白真中秀才之后,到如今,距离那上江州的盘缠还是差个三十多两。

        本来关父本不想将这些事告诉关白,令他徒增忧愁,今日听到关白没拿李公明的银子,便觉得能将此事与关白说起。

        关父与关白说了银子缺口,就道:“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大不了我将家里的田地,以及这座屋子卖了,你去江州的钱总是够的。”

        其实关白中了秀才之后,本有很多方法能够凑齐上江州的钱,但世人重的是名声,而读书人却更看重名声。

        若是关白已是三四十岁的老秀才,名声倒无可厚非,而关白还是一个少年郎,前途是一片光明,在关父看来必须要慎重再慎重。

        关白其实只需要以“少年秀才”的名头,打下欠条在闵州借个五十两,一百两,那都是轻而易举。但是如此即使去了江州,别人谈论起关白时,也都会说关白家里不行,连上江州都是借钱来的。

        是而在同是读书人眼中,看向关白,关白将好似天生矮了一头。

        而若是关父砸锅卖铁,送关白上江州,那外人只会说关父关母深明大义,对儿子情深意重,更看好关白一家。

        在这里世人的言语,看法,就好似枷锁,扣在了每一个人的身上,令人难以挣脱。

        而李公明拿钱给关白,第一是知道关白实在家里穷苦,出自本心不想关白走自己老路,放弃学业。第二也是想博一份,掏空家当送学生参加省试的好名声。

        而关父如今的言下之意,便是“这名声我要了”。

        转眼间已是秋去东来,到了大雪纷飞的时节,冬月初二便也是关白的十六岁生日,按照大魏律法来说,十六岁已是成年人,已可婚嫁。

        在关父和家族宗亲为关白举办了成人礼后,便迎来了几波上门说亲的媒人,若是关白没有中秀才,此刻便不是媒人上自家门主动说亲。而是关母求着媒人上别人家门,为关白说亲。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