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看词 (2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关白知道李公明对于过去有着难以释怀的遗憾,但无可奈何花落去,人生也不可能十全十美。关白也知道,自己此去江州省试,身上也承载着李公明的希望。

        “冬月十七?好的,到时候我肯定不会缺席。”

        ......

        冬月十七眨眼即至,这几天关父关母知道关白要在这天去往书院,特地为关白置了一件新衣,将那件打着补丁的棉衣换了下来。书院在读书人看来是特别神圣的地方,那里供奉着儒家圣贤,那里有着每地的大儒。

        如今大魏官员,大多都是经过科举出仕,都是儒士,不管你在外是何等官职,身份,进了书院,仍是无比虔诚,如礼佛一样,恭敬不已。

        关白还是第一次来书院,在来的路上因为不识路,问了一名街上卖糖葫芦的小贩,那小贩如对待贵人一般恭敬有礼,为他指明道路,还是怕关白找不到路,特地将关白送到了书院门口。

        “老哥麻烦你做生意了。”到书院门口后,关白致歉。

        “生意什么时候都是做,圣人不是说过么,我辈要乐于助人。”小贩笑呵呵的说着,慢慢远去。

        书院很大,是一间三进的院子,门口有着威猛雄武的两头石狮子,一抬头便能看见“闵州书院”四字,这四字写的极为好看,据说是如今在朝廷内任礼部尚书的叶尚书曾题的字。

        关白将自己的考生路引,交给了门房,门房一看将路引还给了关白,便和同事低声说了几句后,然后十五度弯腰,右手稍微往下,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关白便跟着这位门房走了进去,一进书院便是一副“学子读书图”的巨大屏风,绕过屏风后,又走了一阵,方才听到熙熙攘攘的交谈声,便听到这位门房笑道:“先生,到了。”

        关白双手笼袖走了进去,这里没有他的熟人,在闵州小楼巷在外城也算是十分偏僻的地方,而关白还是小楼巷几十年才出的那一个秀才。于是待有人看到关白进来后,初看时只觉年轻,但又不认识,看了一眼后便又和相识的人聊了起来。

        关白找了一会,找到桌上有一块写着自己名字木牌的座位坐了下去,这里的座位也不多,也就二十几张,想来此次书院的先生说省试,参与的也就二十几位学子。

        关白侧身听着他们闲聊,倒也是时间过得飞快。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