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书院贡庙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就在关白本想一直干坐到书院先生开始讲课,这时一名年纪看起来比关白稍大,又眉清目秀的青年,对着关白微微一笑道:“你是叫关白?”

        “是的,关白,字求安。”关白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连忙坐直了身体,回道。

        “求安兄,我王业,字长功。”王业说了自己的名字和字后便道,“我本以为我十四岁中秀才,在闵州同届中肯定绝无仅有,可没想到听到家里人说,竟然同届之中有人比我还小就中了。我来这一看,便知道是求安兄了。”

        关白从王业的话里听出了不寻常,秀才放榜时只有名字,便无年龄籍贯介绍,而王业能够得知有人比他还年轻,而且还知道名字。家里长辈定是在闵州做官的,而且官还不小。

        “客气,客气,侥幸而已。”关白倒是客套了一下。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当别人听到王业说起自己十四岁中秀才,而还有比他更小就中了的,都是纷纷看了过来。

        如今考秀才必须要年满十二,在十五岁之前就中了秀才,这就相当于首次就中了,这是不得不说是天赋异禀。很多人都对关白高看了一眼。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去江州?”在座的都是将要前往江州参与省试的学子,虽然看起来有二十几人,但对于闵州一个州府,且下辖九县上百万户人家,几百万人口来说,三年二十几人还是太少了。

        关白想到自己的银子缺口,叹了口气,回了一句“还不确定”。便见到从内堂走出一名老者,这么老者一副老儒士打扮,居中堂而坐。

        “竟是我闵州名宿刘如镜刘老先生。”有学子说着。

        闵州的大儒关白曾听李公明说起过,而这位刘如镜老先生也在其中,刘老先生于大魏康平三十九年中的进士,当了几年官,便退了下来,进了国子监,然后便是被派到了闵州书院,坐镇一方书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