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儒道的修行(上)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就在半柱香前,在闵州的四面八方,曾有几十道目光曾向贡庙扫来。这几十人里有垂垂老矣,正抱着不知是孙子,还是重孙子的老人漫步在自家花园,一边与孩子说着笑,但说着说着,却好似心有所感,猛的朝贡庙望去,喃喃自语道:“又有人通过圣选了,通过了那位大祭酒的考验。”

        这几十人里有坐在书房,研习书画的中年儒士,画着画着忽地停下笔来,望向贡庙所在的方向,笑道:“好像是我之后的第二个,有趣,改天去见上一见。”

        闵州府衙,原本在与一众同僚商议着要事的一州父母官,那位姓张的知州大人忽地停了下来,望向贡庙若有所思。

        待到关白被刘如镜领出来后,还有着许多不明所以的学子,满怀着疑惑望向关白,好似对关白在里面待的时间比别人久,对于他在里面究竟做了什么,搞的那时烟雾缭绕?

        而有些官宦,或是高门大户的学子好似明白其中关键,均是对关白投去了艳羡的眼神。

        “通过圣选,便相当于直接中举。而且也无须在国子监学满五年,才能踏入那第二步远游境。”王业眼中充满着狂热,普通人只知道,读书考秀才举人进士,是为了做官。

        而唯有他们这些消息灵通,却祖上有过这类经历的人知道,考秀才举人进士同时也是儒道选拔修行者的一种方式。为什么读书人对于国子监那么热衷?无数原本中了举人就可做官的学子,宁愿放着官不做,跑去国子监学习?

        皆是因为儒道修行,而如今儒道修行最为主要的一条路便是在国子监进行,中了举人便能前往国子监,在那真正的贡庙前开始儒道修行,进入儒道修行第一步,汲学境。而在国子监学满五年后,哪怕依靠一身没有踏入远游境,便也可通过那位大祭酒,当今之世唯一一位儒家圣人赐福,踏入远游境。

        这便是儒道修行者口中的“国子监”一脉,而还有一条路,则是考进士,走做官一路。这便是儒道修行者口中的“功名”一脉。除了这两条路外,还有着其它不同的路,但也就这两条路曾经出过圣人,便将其它的路称作了“歧路”。

        而歧路中,最为著名的却是诗词,诗中一路,千百年前,曾有过太多强大的儒道修行者,而其中最为著名的却是那位儒剑双修,被世人称为“诗仙”的李太白,在当时被称为最有望修成儒道圣人的存在。而词中一路,虽是几百年光阴,但也已出了许多天纵之才,如随大魏开国皇帝东征西讨的那位儒将,被后人称之为“无双儒将”的辛大家,以及百年前离世,被誉为有史以来读书人巅峰的苏轼。

        而儒道两脉正统修行者,却对于这些修歧路的修行者,有着天然的好感。毕竟无论是走国子监还是功名一脉,都是在与同辈相争,没有利益就没有伤害,自然而然对于那些修歧路,不予我争之辈多投以好感。

        但歧路之难,又好比那蜀道一般,难于上青天。古往今来多少人踏足歧路,能够真正走出来,闻名天下的屈指可数。

        关白被刘如镜领着来了偏厅而那贡庙的圣选还在继续,不过闵州出此一人通过圣选,刘如镜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每三年整个大魏也就那么十几个人能通过圣选。而大魏整整十一行省,共计八十九州,分摊下来有的州甚至已经十几年没学子能通过圣选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