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儒道的修行(下)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这所谓的关注,便是名气。而所谓的福利,刘如镜也很快告诉关白了,这令关白感到十分开学,简直是瞌睡时送枕头。

        原因竟是踏入儒道修行第一步,便有书院每月发来的月俸,光第一境汲学境每月便有五十两银子,而基本上每高一境界月俸基本都是翻倍的。

        “这意味着我这个月就能拿到五十两?”关白太惊喜了,关白在这一世还没见到这么多银子,最主要的是现在他缺银子,太缺了,君不见关父关母为了送他去江州参与省试,都快把家里房子卖了。

        刘如镜倒是点了点头,关白的反应他也习以为常,寒门学子,十年寒窗,家徒四壁的苦他是知道的,这不有着诸多考了多年,一朝中举晕厥,疯癫的大有人在。

        原因无它,世人皆知考中举人便如鲤鱼跃龙门,再不济也可任一方小县父母官,这便如原本只是穷苦一书生,忽然逆袭成了主宰一地,管着十几万人生活的父母官。社会地位,经济条件不可同日而语。

        但只要考中了举人的便知道,还有着一月能拿五十两俸禄这样的好事,而且以后说不定还能涨。

        “享多大福,便承担多大责任,儒道修行者虽享受如此好的福利,但守护着这座天下的也是我们。”刘如镜与关白说起许多秘辛来。

        例如书籍在当今为何如此贵,也是书院敛财的一种手段,但多少年来,太多读书人不赞同以这种手段敛财,他们认为圣贤的道理应该人人皆知,人人都可以学,不该卖得那么贵。而这些读书人之中最为出名的则是当今那位身在国子监的儒道圣人。

        但自从那位三十年前就跻身圣人,坐镇国子监后,便好似忘了此事,可能也是为了养着诸多儒道修行者,不好断了这么一条财路。

        “儒道修行者至今有多少人?”关白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刘如镜望向远方,手指掐来掐去,估摸算了一下,回道:“起码上万人是有的。”

        关白按着最低一人五十两来算,那一个月也得五十万两,一年也得五百万两,但这是最低的,若是按着刘如镜所说如今儒道修行者大部分卡在了造福一境,那便更多的是按着两百两一月来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