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爱办酒的关父 (2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关白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又按刘如镜所说,“成为书院贡士很难的,刘如镜先生说必须是十三岁前中秀才,而且还需要经过他们的考试。”

        李公明一听刘如镜,本来半信半疑,变成了全信,也觉得十三岁前中秀才的确是很难,每一年大魏都出不了几个,这样的人才直接成为书院贡士也在情理之中。但令李公明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不在中秀才后就直接成为书院贡士?反而要等几年,等到准备去考举人了才给个书院贡士的身份?

        李公明青年中秀才,家庭困苦,不得已放弃考举人的前程,是以根本没有去过贡庙,更没有人和他说起过中举人,即可成为儒道修行者一事。

        关父一听李公明说“国学士”三个字,瞬间眼睛放光,在他看来,学士,还带个“国”字说不定就是个大官了,当时就想着请李公明大吃一顿,为关白谢谢李公明的教导之恩,又盘算着这几日要不要办几桌宴席,告诉乡里乡亲“吾儿成了国学士了”。

        请李公明吃一顿,李公明没有拒绝,还带上了妻子女儿,一行人来到小楼巷的酒楼,关父来到这里,有些觉得恍然若梦,上一次来这还是没生关白之前,那时的自己是何等意气风发。

        再想想这些年为了关白,完全与这些花钱多一点的地方隔绝,这么多年来终究是熬出头了,也不觉这十几年是在虚度,反而觉得这十几年过得非常有意义。现在更是意气风发了,走到哪都是一句“你儿不如吾儿”,十分欠打,但别人又奈何不了。

        的确说的是事实,小楼巷的居民看看关白十二岁中秀才,这是别人家的孩子,看看自家孩子,文不成武不就,瞬间觉得吃饭都不香了。

        待吃完饭后,关白回到家中,关父又与关白说起办酒一事,关白马上就拒绝了,心说,本来就是骗你们的,若是一办酒,被知道的人一听岂不是笑话?

        但是关父却以这是“祖宗的荣光,焉能不办酒,焉能不宴请乡里乡亲,广而告知”的理由来试图说服关白。

        关白觉得头疼,怎么忘了关父喜欢办酒一事,便想着是刘如镜出的主意,想着再让他出出主意,说道:“阿爸且稍候,待我明日去书院问问刘如镜先生。若是他同意,说不定他还能参加,那岂不是更加美好?”

        关父觉得也是,若是坐镇一方书院的大儒刘如镜能参加,那岂不更是将这酒席办得威风八面?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来一些达官贵人呢。

        关父便道,“好,邀请刘如镜先生来参加宴席就交给你了。”

        待到第二天一早,关白一出门,刘如镜那辆马车就停在家门口,马车旁还有着一些邻居家的孩子玩耍,而一些邻居也在观望着这里,原因无它,小楼巷大多都是穷苦平凡人家,除了逢年过节基本很少见到马车。待看到关白出来,坐上马车后,便又都缩回了头,各种做各自的事。

        “早几日还有几家大富人家来说亲来着,莫不是关家同意了?这便还没结亲,就已经马车接送了?”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