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作画 (2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陈宁安也是儒道修行者,不过却与刘如镜不同。刘如镜算是正统的国子监一脉修行者,而陈宁安便是歧路上的修行者。

        陈宁安说道:“做官,走功名一路,太过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进国子监,走学问一脉,但又太过枯燥无味。”

        “人生不过短短百年,为何不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呢?”陈宁安一说完,刘如镜就道:“知道你是走画师一路的,叫你来也是让你教导求安作画的,便不是让你领他走画师一路的。”

        “万里江山,有多少风景美如画,你又见过多少?可能我们终其一生也看不完,但只要有我们画师,一代又一代的去画,去将那万里江山的风景,画在画中。即使江河破碎,风景不复,我们的后人也可从我们的画中来看到百年前甚至千年前江河的风景。”

        “知道你们画师的美好愿景,但是你确定你有一幅能够传世的珍画吗?若是有,你和你师兄也不会至今卡在造福境了。”刘如镜又悄声和关白说道,“儒道修行者就这般,但凡有新入门的修行者,都想着一切法子劝他成为同道中人,不过画师在歧路中也仅次于词一路。”

        刘如镜又心里想着,若不是你陈宁安是闵州数一数二的画师,才不叫你来教关求安作画。

        “你名求安,我名宁安,你我有缘,要不你随我学作画,若是你有那方面的天赋,我便收你做弟子如何?”陈宁安拉着关白悄声说着,但刘如镜早已听到,又把关白拉过来说道,“画师一道在前朝楚也曾盛极一时,但如今却已是渐渐没落,已经几百年没出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别说观天境,就是居庙境也已经有百余年没人踏足了。”

        “境界高低,有何重要,最主要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无怨无悔便好。”陈宁安还是不想放弃,想将关白拉入画师一道,原因无它,画师一道如今人丁凋零,在闵州陈宁安已经找不到同道中人,自然想拉一个同是儒道修行者的关白入伙。

        “你还教不教了?不教我就送你回去。”刘如镜早就知道叫陈宁安过来教作画,陈宁安肯定会想尽办法拉人加入画师一道,但没有想到陈宁安如此恬不知耻,拉了一遍又一遍。

        “教,那自然是教。”陈宁安说完后,便与关白道,“你可知作画最重要的是哪一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