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前尘往事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一、前尘往事

        林达方小时候是在一个相对偏远的山村长大,叫六贝村,之所以说是“相对”,因为距离山村约摸两公里有一个五集镇,周围十里八乡唯一的镇子,有一条经过五集镇的公路,五集镇因此成为了当地的交通枢钮和中心集散地,林达方小时候上的就是五集镇中心小学和五集镇中学;经过镇子的公路可以直达三十里外最近的城市——石城,方圆不过六七公里,三四十万人口规模的小城;把山村和集镇连接起来的是一条简易的乡村道路,也不知道是哪一年修的,大部份是土和石块,还有水桶、箩筐大的石头凸起在路面上,每一块大石头必定伴随着一个水坑,牛马车和拖拉机走在上面磕磕拌拌,让人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散架或掉路边的沟里。

        林达方7岁开始上的小学,每天就在这条路上往返四次,无论春雨或冬雪,夏日与秋寒,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小学时的老王老师每天戴着老花镜看着他和同学们走进校园,又目送他和同学们放学回家,象慈祥的奶奶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中学的老校长在五集镇有着极高的威望,老校长姓李,是学生心目中的数学权威,解放前也是家境殷实,北京大学毕业,解放后到贫困山区支教,留在了五集镇,把一生都贡献给了五集镇的教育事业,曾经为了让一个学生回到校园继续上学,一个人摸黑走了三十里山路,找到只有七户人家的山沟里,把他的学生带回了学校,吃住在自己家里,把一个掇学的学生培养成为了一个师范生,回到五集镇中学当上了一名兢兢业业的教师,算是有了接班人,这是李老校长最自豪的一件事。林达方上中学的时候,“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已经传唱多年,路人皆知,只要识字的不管老人孩子都能随口而出,所以那年头选择读理科的学生特别的多,五集中学的文科生不到理科生的一半,林达方后来也和大多数人一样读了理科,默默地跟随老校长,努力的消化着各种数理知识,“山窝里飞出金凤凰”被老校长常挂在嘴边。每年老校长还想方设法的找附近各单位求借当时不多见的卡车,抽时间带着学校的学生进行“石城一日游”,让大家开拓眼界,增长见识,并且对体育锻炼也非常重视,“加强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几乎是每个学校都上墙的标语,五集中学每天下午课后都会有大量的老师学生自发的进行运动锻炼,相当于自由的体育活动时间,篮球、乒乓球、跳绳、爬竹杆、跑步、投手榴弹、推铅球凭自己爱好,因陋就简,总之先动起来,然后才是真正的放学,那时全国都流行打乒乓球,各个学校都有乒乓球桌,老师学生都能打几下,水泥板的球桌,能到木制的球桌上练几下是大多数人的奢望,五集中学的乒乓球队水平还不低,经常保持在石城中学生运动会乒乓球比赛前三名甚至是冠军。林达方也是那时候打下非常好的基础,身体素质极好,身手很是灵活,篮球、排球、跳绳虽然不乍的,但爬竹杆这一类“爬”字诀的项目得心应手,特别是爬学校的围墙,只要手能攀到就能轻松徒手跃过,按老校长的话说:“颇有燕子李三的风采。”其实林达方并不喜欢燕子李三,只从各种文章中知道李三这个人有功夫,能飞椽走壁,专门偷东西的,太邪乎。平日除了读书,锻炼,林达方在这所小镇中学也没接触过更多其它的新鲜事物,那里小镇上虽然有了电视机,学校也有一台,但山村里是没有的,只是在重大新闻事件或者教学需要学生才能有机会看到,改革开放也只停留在字面上和每年实事政治的考试卷当中,偶尔听同学说起“虾球传”、“加里森敢死队”、“上海滩”、“霍元甲”,基本上也是一穷二白,完全不搭界,不在一个频道上,看到同学唾沫横飞的描述,眉飞色舞的炫耀,林达方也只是会羡慕的看着其他同学一声声地附和,老师经常告诉他:“要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咖啡是什么,林达方没喝过,课本上有介绍,也只是课本上的形容,林达方不但看不了电视,咖啡也没得喝,“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学习上”也同样变成了“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林达方把目光瞄向了学校那不大的图书室,有时间就在图书室找自己爱读的书,不管新书的旧书的,开卷有益,这是教语文的陆老师告诉他的,到最后,他的同桌许亮偷偷从家里给他带来一本发黄的《七侠五义》,神神秘秘地塞给他:“莫给人家晓得咯。”林达方就这样,从小读的各种杂书不少,读书成了他最大的乐趣,只要是没读过的书,新版的旧版的,同学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反正只要是中文,来者不拒。许亮也不知道从哪来这些,两个人经常把书藏在课桌下偷偷地看,没少挨老师抓到过,反正看了抓抓了看,林达方读过的书越来越多,只可惜初中过后许亮没有继续上高中,没了音讯;林达方从那时起知道了《三侠五义》、《七侠五义》有北侠欧阳春、南侠展昭、黑妖狐智化,《镜花缘》里提到的璇玑图,不一而足,特别是那璇玑图,在他看来,古人不亚于完成了一个浩大的工程,从此对古诗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一次还从家里拿了钱到镇上的书店买回一本《古诗词赏析》,也不知道是谁编撰的,爱不释手,一遍遍读,读到稼轩、易安、放翁、东坡的词句兴趣盎然,百读不厌,对文正公更是常记常新,“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一首《渔家傲》,让他眼前浮现出当年那箫索寥寂的塞外风景,只感觉历历在目,好象自己便置身于那雄伟壮阔、气象万千的边关之中。

        林达方就是这样,在这个偏远的山村,偏远的五集镇,慢慢长大,从少年到青年。

        还因为他随口而出的古诗词,还有那幅常人无从知晓的璇玑图,他的中学老师曾经亲手送给他一本仿古竖版的《韵律启蒙》让他好好的读,“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

        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

        夹岸晓烟杨柳绿,满园春雨杏花红。”

        “春对夏,秋对冬,暮鼓对晨钟。观山对玩水,绿竹对苍松。

        冯妇虎,叶公龙,舞蝶对鸣蛩。衔泥双紫燕,课蜜几黄蜂。

        春日园中莺恰恰,秋天塞外雁雍雍。”

        林达方如同得到一个新奇的玩具,每天都要把书读几遍,才能入睡,他不但要和所有同学一样学数理化,每天读古诗词和韵律启蒙也成了规律,他的父亲也不管他,想来是因为父亲小时候曾经读过私塾,对这韵律启蒙也是有印象的,任由他读来,从不干涉。如此这般和别的同龄人不一样的方式伴随林达方长大。

        林达方就这样,在六贝村和五集镇成长起来,最后高考上了中专。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