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十八岁,依然懵懂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站前广场上,林达方看着父亲默默陪在旁边等着火车,离火车进站还有一段时间,父子俩都没怎么说话,好象大家都理所当然的知道这是林达方早就注定要走的路,那是火车站前一片开阔的广场,不象现在用各种栏杆隔开,也没那么多汽车,广场上是各色各样赶火车的人群,有象林达方一样上学的学生,有出差的各单位的业务人员或者单位领导,或站或坐,行李也是肩挑背扛,和现在农民工出门打工那场面差不了多少,一片闹哄哄的景象。“爸,你先回去吧,我可以拿得动的。”父亲还要花一两个小时从火车站坐车回山村去,林达方不想父亲太辛苦,想让他早点回去。

        林达方告别了父亲,一个人提着行李走进了候车室,随着人潮挤上了火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因为是买的学生票,有座位的,那时对学生真的非常照顾,只要是拿学生证和录取通知,是有座票的,还半价。林达方的座位对面看起来是一对母女,外表收拾得很干净,女孩的马尾辫梳得很高,穿一件流行的公主裙,小小的圆角领,衬着好看的脖子,家庭条件应该不错的那种,林达方在老家很少看到这么漂亮时尚的女孩子,虽然几年前告别了“近看蓝灰黑,远看一大堆”的时代,但他没什么出门的经验,看不出是不是送女儿上学或者其它的什么,只是觉得女孩很好看,好看到有点耀眼的那种;林达方的概念里没有想要父亲送自己到外地上学这一条,自己的父母都是每天要劳作的,当年哥哥当年也都是自己去的学校,没人送过。林达方冷静的学着别人把木箱和被子放上行李架,把行军水壶从肩膀上取下来放在小茶几上,静静的坐下,望着窗外,已经看不到父亲的身影,应该在回家的路上了,也没有主动和对面的母女搭话,只是看着窗外,不知道是想念着家中的父母,还是想着什么,火车会把他平平安安的送到他上学的城市,他只需要静静的随着火车往前走就可以了,不用考虑太多东西,没怎么出过远门的林达方,在十八岁依然带着一脸单纯的懵懂,就这样走在了身边没有任何亲人的路上。对面的母女也一直没有说话,都静静的等着开车。车箱里不断的有人走来走去,有买到站票的希望能找到一个空余的座位,有经过车箱连接处打开水的,林达方没有注意这些,只是静静的等着火车把他带到他要去的城市。

        “小伙子,是去上学吗?”对面的母亲主动开口问到,

        林达方循着声音看过来,“嗯”。

        “自己一个人吗?”

        “嗯”

        “是哪个学校?”

        “江海机电学校,学自动化专业。”

        “是个热门专业啵,以后好吃香的哦。”

        林达方淡淡的一笑。

        “自己一个人出门要看好行李哦。”

        “嗯,好的。”

        …………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经常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着,每次都是对面的母亲主动找的话题,林达方从来没有这种出门的经历,也没有问对方任何问题,连对方是出差还是上学或者是为了别的什么都没有,只是被动的聊着对方带起来的话题,以致于到最后下车的时候除了记得女孩很好看,根本没有留下对方任何印象。除了一个木箱,一张被子,还有一个上车时从肩上取下来的行军水壶,林达方没有任何多余东西,干粮也没带,零食更没有,到学校要花的钱,他妈给他在裤子里面缝了个小袋子装着,说出门在外,钱财要贴身保管。就这样,一路坐着火车,偶尔喝几口水壶里的水,有乘务员推着小餐车过来,他也没想把钱取出来买一份车上的饭菜,也没感觉到饿,七八个小时的路程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父亲在出门前给他说过,到了那边,车站会有学校的老师接送,可以直接回到学校的,下了车出了站外广场,注意看一下学校牌子,找到了就问清楚确实是自己的学校,然后老师会有安排,听着老师的就行了,不会有问题的,只要自己不乱跑,总不会弄丢了就是。林达方就这样按照父亲的经验指示,一路顺利的来到了学校的集合地点,早已把刚才车上的母女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象完全没有出现过那样,那一段记忆让眼前的景象瞬间覆盖掉了。经过不长的一段时间的等待,来了一辆大卡车,就是那种军绿色的,四边有木头围栏,也是军绿色的,车箱整个的敞着,老师组织大家上车然后到学校报到,林达方看着大家不停的相互帮忙着往车上递各式各样的行李包袱,然后争先恐后的上车,你拉我拽,下面还有人帮着推,感觉这场面有点象小时候看过的电影里,那些红卫兵串联时候的场景,有点想笑,跟着大家一起上了车,摇摇晃晃,轰轰隆隆的回到了学校,在学校操场又是一个更大的集合地,各地各市不同地方来的、各种模样的学生,从不同的卡车上,把各种行李搬下车,各人肩扛手提着站在那,一脸兴奋又毫无秩序的在操场东张西望,这时不再象红卫兵串联,而象是知识青年下乡,刚到生产队对一切都新鲜又茫然的样子,这一阵子正是从火车站、汽车站接回来的学生前后脚的回到学校操场,人满为患,熙熙攘攘,有看到以前认识的,熟悉不熟悉的正巧一同录取的同一所学校,在操场用各种方言打着招呼,挤来挤去,把别人的行李弄得东歪西倒,还看到有鸡蛋随着翻倒的行李满地乱滚,林达方也没见过这样的玩法,直感觉大开眼界,他自己的行李不算多,就两大件,算是基本配置,没有那些零碎的玩意,除了身上背着的行军水壶。因为短时间来到的人太多,学校也还还不及组织,只有随车的老师交待嘱咐着保管好各自的行李,准备好带来的录取通知书,迁移户口证明,还有车票什么的,说一会学校安排大家统一办理报到手续,反正几百人外带着几百件不同风格的家什就这么在操场上站着,相当于到了地头,准备入伙了。

        这时候林达方四处转头看了看,没发现哪怕有一丁点熟悉的面孔,不知怎么头脑一热,把自己的被子摞在木箱上,举起手大呼一声:“谁是自动化专业的?”瞬间有几双不远处的眼睛看了过来,于是林达方感觉好象在黑夜里终于找到了组织里的同志,问到:“你们是自动化的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再次高呼:“自动化的到这来!”不一会,周围居然陆陆续续找到了二十多个同一专业的新生,都集合在林达方身边,并互相做起了介绍,完全没有了路途中那样的陌生感,不同的方言立刻响起居林达方的身边,很快都熟悉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都是同一个地方来的队伍。聊得正带劲时,有老师招呼开始办报到手续了,于是这二、三十人的队伍集体向报到处移动,不免人人侧目。林达方带着这一大队人马来到报到处,有老师见到了就问道:“这是哪个专业的?这么快都集中起来了?”

        林达方回答:“我们是自动化的。”

        “噢,现在可以过来办报到手续了。”

        就这样,林达方带着一窝子同专业的新生早早的办下了手续,拿到了报销的路费,也领到了学校放下来第一个月的定量饭票,这第一个月算是学校统一能发放了,从第二个月起,学校只发粮票,由学生按照自己有实际需要,把粮票换购成饭票(一般情况是男生不够吃,女生吃不完的);在一旁继续开心的聊着天,直到一个自称是辅导员的人过来,带着他们一大帮子,还有大包小包的行李,呼啦啦的冲向分配给他们的宿舍,其中包括一些原来没有加入林达方队伍的人,那只是一小部份了,自动化专业的人大部份已经和林达方相互混得脸熟了。第一次有了饭菜票,好多新生都没用过种可以代替现金在食堂买到饭菜的小纸片,上面印有一两、二两、四两和一角、贰角、伍角、壹圆的字样,便在安顿好了以后相约着带着搪瓷饭盆,到食堂吃过了来到新学校后的第一顿饭,开始了和过去不一样的生活,一种没有了父母在身边唠叨,和一群经历相似的陌生同伴朝夕相处的生活。

        但林达方十八岁的新生活,依然懵懂,只知道在这里也是要读书,要学习的,将来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概念,自己的专业以后会是吃得香的专业,他还知道的就是从这里毕业以后,可以有一份干部工作,尽管干部在林达方的映象中就是穿着中山装别着钢笔,坐在办公室里上班的,其它的似乎是空白了。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