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小姨的心思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林达方回到石城的山村,没有象王欣妍那样呆在家里,五集镇有一个传统,就是去到了外地的学生,什么时候回到了镇子上,都会回母校看望自己的老师,老师们对自己的学生回校是很热情的,不论是考上的还是没考上的,都一视同仁,就象是自己的孩子回家一样。知道林达方放寒假回来了,梁超和几个同学便约林达方一同拜访了中学时的老师,平常又朴实,师生相言甚欢。梁超的父亲是五集镇的镇长,在五集镇这种小地方,镇长就是一把手,梁超算是官宦子弟,从小学时便是学校的小霸王,身边总是有一帮同学围着转,好事坏事他都是领头的那个,一直到了高中,梁超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梁超比林达方大一届,早一年高中毕了业高考没考上,他父亲找门路帮他在石城的食品加工厂弄了个招工名额,进厂当了个工人,又托人去学了开车,不到半年通过厂里的关系调到行政科,摇身变成了坐办公室的行政科工作人员兼司机,这次回校看望老师,各个同学也都是他联系的,按他的说法,自行车都够在五集镇和石城之间打个来回,才把这些同学联系上,本来他比林达方高一届,中学是来往不多,但一来梁超在中学是就是活跃分子,二来林达方因为成绩好的原因,是老师的宠儿,相互间也算认识,这次联络老同学回校,梁超便想起来把林达方几个低一级的同学也联系上,一块回校了。按梁超的说法,就是革命不分先后,虽然不同届,但也都是五集中学的学生,他为这些事情责无旁贷。林达方和梁超就这样正式开始了正面接触,梁超说以后就从校友变成朋友了,其实他在厂子里的行政科,做的就是内管的后勤、外管联谊的杂事,没少交各种各样的朋友,校友同学是最容易处成朋友的群体,自从进了行政科,梁超对交朋友最是积极不过,有机会逢人便不会放过,先嘴上交成朋友再说,下次再见可以把“上次在某某地方我们一起干嘛干嘛”,或者是“跟着某位领导在哪在哪我们见过”,等等都当成“我们已经是朋友”的理由,有一次他送领导去参加婚宴,凑巧结识两位石城百货公司的科长,第二回见面硬是把自己送领导变成了自己参加,然后把两位科长成功拉进自己的朋友队伍;如果可以把碰巧一块上公共厕所偶遇过也当成是朋友的缘份,估计他上厕所的频率会高很多。林达方就是在这次回校过程中和梁超成为了“朋友”,也是林达方这个寒假唯一一次在外面交上朋友,过后他在家的时候居多,假期本不长,老家的亲友也是要走动的,否则按父亲的话说,会被人误解眼界高,关系不好处。就这样,刨去这些各种各样的事,林达方偶尔会随父亲下地看看,毕竟家里是务农的,做不了多少,地里看看总是免不了的,也算是尽一个农家子弟的义务。

转眼间就又到了准备开学的日子,林达方对王欣妍更加的思恋,又记得王欣妍说过“等你回来”,心中的期盼一日胜过一日,早早便买了提前三天返校的车票,他想早些回去等她,让王欣妍回到学校就能看到他。

王欣妍终于等到小姨的消息,小姨真名叫胡萱,是兰城农资公司的外联业务员,这次小姨出差到江海,同时还带了另一个人,小姨说是同行的兄弟单位领导的侄子,姓齐,叫齐文明,是兰城的一家化肥厂的采购员,齐文明的叔叔齐有亮是化肥厂的副厂长,两家单位因为有业务往来,这次也是有事要来江海,顺便也促进一下将来的业务合作,便相约同行。以前都是王欣妍和小姨两个人,这次多了一个外人,王欣妍总感觉不自在,坐火车的一路上也不说话。齐文明第一次见王欣妍,了解到她马上就要毕业,学的是分析专业,就主动对胡萱说到:“小妍毕业可以想办法分到我们厂来工作啊,进了我们厂可以想办法安排到化验室的。”胡萱听了这话,也觉得可以,就接过话说:“行啊,你们厂挺好,但毕业分配的事不是我们能说了算,不都是由上面统一安排的吗。”那时候大家对大中专毕业分配工作看作是政府部门一项安排,基本上是分到哪算哪,都是按计划分配,拿着毕业分配文件直接去报到;齐文明:“到时候先和我叔叔说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两个采购员和业务员当然只能说说,具体怎么做是没办法的,还是要走上层路线,齐文明想到了自己的叔叔,并且说好这次从江海回来就马上找叔叔齐有亮。王欣妍只在一旁听着,对这些也不懂,也不插话,她心里想着回到学校就能见到林达方,心里高兴,心情也好,脸上不时的露出微微的笑容,齐文明以为她是听说可以分配到自己的厂子工作高兴;王欣妍人长得漂亮,隐隐透着一种出尘的气质,父亲王玉程是小学教师,母亲胡英华是一所医院的护士,算是出自书香门第,进了厂里,和自己一个单位,自己和她的小姨有工作上的来往,可以经常走动,不由得暗暗动了心思,眼睛一个劲地往王欣妍身上瞟。胡萱把齐文明的小动作看得明白,对他的心思也猜了个大概,心想这事也不算什么坏事,王欣妍能落个效益好的工作单位,自家也能和单位领导一级的齐文明一家成为亲戚,两全其美,只要王欣妍的父母不反对,这怎么看都是一桩大好事,那时门当户对的说法不是那么明显,干部嫁工人、干部娶工人都是正常不过的事,只要两个人相互对眼,打个报告,单位出个介绍信盖个章,到民政局领个象奖状一样的结婚证,回来请单位的同事和朋友吃个糖,简单的热闹一下,把双方的行李搬到一块,就算完成了人生大事,只要不是什么坏人恶人,双方家长一般也不是太反对,所以胡萱看出齐文明的小心思,也盘算了自己有借此更进一步的可能,也和齐文明一样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两个人的心思都落在了王欣妍的身上。

王欣妍对他们两个人各自的想法完全不知道,心里想着的是林达方,心盼着早一点回到学校;三个人就这么各有心思的一路到了江海。下了火车,齐文明提议大家一起吃完饭再送王欣妍回学校,胡萱没想就同意了,只有王欣妍在犹豫,在齐文明的坚持下,胡萱又在一旁说反正吃完饭再回学校也不耽误,王欣妍才在犹豫中答应下来,期间齐文明表现出来的热情让王欣妍感到不适,但又不好说什么,任由齐文明和胡萱安排着,吃完饭,齐文明又坚持要一同送王欣妍到学校,还主动帮提着行李,实在拗不过,才在两人的陪同下回到了学校。

这时,林达方已经在校园里等待着她。正好看到了胡萱和齐文明陪同王欣妍回到学校的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