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五章 重逢(一)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林达方身不由己,跟着黄科长来到了技术科,进到绘图室,黄科长给安排了一张描图桌,让他先帮忙描图,也就是当个描图员。说到描图,原理上和写描红本差不多,有人先把底图画好了,交给描图员,描图员把底图贴在透明的玻璃桌面上,再在上面蒙上同样透明的硫酸纸,也叫羊皮纸,固定好,就可以开始了,玻璃桌下面有只照明灯,可以让描图员透过硫酸纸把底图看得更清楚,反正一层层都是透光的,描图员就这样在硫酸纸上复描一遍底图上的内容,描好了就可以拿出晒蓝图了。黄科长准备给林达方安排的工作就是描图,当一个描图员。

林达方也没有意见,自己刚刚来到厂里,别说背景,连个熟人都没有,别人叫干什么自己就干什么,“我是革命的螺丝钉,哪里需要往哪拧”,“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厂里的墙上还不时看到有这样的标语,只要是工作,自己老老实实完成就是了。黄科长把一套绘图仪和需要描的图交给林达方,并交待:“小林,你就暂时帮忙描下图,尽量抓紧,描好就交给我去安排晒图,下面等着图安排生产。”“好的。”林达方二话没说答应下来,同时把绘图仪检查一遍,图纸大概翻看一下,做到心里有个印象,便开始准备工作。桌上的玻璃板清理干净,图纸先贴好,硫酸纸蒙上,试了试,感觉光线不太好,看得不是很清楚,把桌子下面的灯打开,又试了一下,可以了,这第一天的工作就算开始了。

林达方是个能沉得住气的人,一心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全心全意的描着图;描图室里也还有几个描图员,其他人都是边描边聊,而且聊的都是和工作不沾边的事,谁家小子能干和哪个姑娘好上了啦,哪个商店的洗衣粉比这里便宜五分钱啦,什么菜要怎么做才好吃啦,反正尽量些家长里短的话,几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林达方和他们不熟,对他们聊的那些也没兴趣,接不上话,低头自顾自的专心描自己的图,手上的绘图工具娴熟的移动着,鸭嘴笔,直尺,曲线板,圆规,小圈圆规,一根根线条描绘在硫酸纸上,很快一幅不大的部件图就描画完了,把说明文字、标注、标识全都标好,等了一会,墨迹干透了,便把描好的图面取下,到另一间办公室交给黄科长:“黄科长,这样你看行吗?”黄科长见是林达方来交图,有点诧异,又看图,嗯?这图不错,线条均匀,图面整洁,挺漂亮,看来是真有底子,“不错,小林,挺好的,嗯,尽快把其它图描完,后面还有不少图要出。”林达方把图样交给黄科长,作了交接,又回到自己的桌子前,准备下一幅图。不觉间大半天过去了,林达方只完成了一幅部件图,第二幅才描不到一小半,感觉手指有点发酸,一半天都没怎么休息,话也没怎么说,别人也没怎么答理他,也不是说就欺负新来的,主要都不熟。下班休息时间,林达方想起王欣妍了,自己已经来到了兰城,开始上班了,该怎么找她呢?地方不熟,虽然有地址,可方向不知道啊,这些厂子都不在城市里,全在偏远郊区山沟沟里,条件好的厂里安排客车接送上下班,条件不好的,就只有自己想办法,要不住厂里,要不想办法弄辆自行车骑着,林达方不懂这些,第一天上班,也不好就找人问,心想等下班回到宿舍问问肖立,来两年了,这个师兄应该知道。

下了班,在机械厂的食堂吃过饭,回到宿舍,肖立没回来,不知道去哪了,来了两年多,在厂里熟悉的人不少了,不定会去到哪找谁去了,除了他,就只接触过两个科长,其他人有的见过面但没说上话,基本上是相互行了个点头礼,林达方呆在宿舍,想了想,拿出原来行李中带着的信笺,准备给王欣妍写封信,告诉她自己今天已经到了矿山机械厂上班,让她别担心,顺便和她商量怎么见面的事,云云。机械厂大门边有一个邮筒,每天有邮递员送信件报纸过来,顺便把邮筒里的信件带走。林达方写好信又找到一张八分的邮票,有点不舍得,八分的邮票是寄外地的邮费,他和王欣妍都在兰城,本地邮费只要四分就可以了,但一时没有四分的邮票,林达方贴上八分的邮票,来到工厂大门边,把信投入到邮筒里,下一步就等着王欣妍的回信了,两个人要先商量好,在哪见面,才好安排时间出去。寄完信回到宿舍,肖立还没回来,林达方有些无聊,又想着快要可以见到王欣妍,心里有些复杂,一年没见了,着实挂念不已,现在已经可以说近在咫尺,只等着相聚的那一刻。这边想着,肖立回来了,有点酒味,估计是和什么人喝酒去了,他和厂里的好些人都混熟了,交际性的来往不少,见林达方还没休息,便坐下俩人聊,没说让林达方早点休息之类的话,都参加工作了,算是大人了,一般相互间除了关系特别好的,很少说这样的话,肖立喝了点酒,估计也没有睡意,两个人随意的闲聊,不经意间说起林达方被借去描图的事,肖立的意思这也不算坏事,可以尽快对厂里一些技术上的事先了解了解,同时在描图的时候,可以对一些不懂或者不明白的东西找人问问,算是做些积累,等到回生产科,就不用再过这一道,直接可以上手,肖立当初也是在生产科先跟着看图画图,然后到车间跟班组现场熟悉了一段时间,才算是对生产知道了个大概,现在林达方通过描图,先熟悉生产工艺理论上的东西,打个基础,不算跑偏方向。肖立人不错,对这个同样是毕业学生分配来的“师弟”讲了不少这方面的东西,不严格地说算半个师傅也可以,至少引导林达方在进厂的时候尽快对工作上手,弄清楚自己该为将来做什么准备,没藏私,也没小看林达方只是个中专生,林达方对肖立很有些感激。

林达方就这样在矿山机械厂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生涯,每天兢兢业业的按黄科长的安排描图,在林达方到厂里报到的这段时间,前后一个月陆续有新的毕业生来到厂里报到,有比林达方早来的,也有晚来的,被安排在不同的部门或者车间,粗粗算一下,这一年大概有二、三十号毕业生被分配安排到了兰城矿山机械厂,来自五湖四海,各专业的都有,一下子多出这么多年轻人,整个厂顿时热闹起来,好象活力也增加了少,每天到处都充满了年青人的笑声。

林达方来到兰城一个星期,一直没能见到王欣妍,除了写信联系效率慢,一个星期,来回只能连寄带收各一封信,有想法的时候,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加上他对兰城太陌生,除了矿山机械厂,哪都不熟,连百货大楼在哪不知道,于是星期天和一帮同样是刚来的毕业生随厂里的客车出了厂区,大家到一个新地方都会到处逛逛,熟悉环境。

林达方还要为将来和王欣妍找地方约会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