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八章 侦察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和肖立的一番谈话,对林达方的触动非常大,他知道了将来自己所要面临的一些困难,肖立也教了他一些取巧的办法。

往后几天,林达方在工作之余经常思考着肖立告诉他的话,工资不多,要有计划的安排,回家可以考虑扒火车,其它的暂时没有了,王欣妍那边他没有说,她也是中专毕业,情况应该和他差不多,只是少了要存钱回家这个事,她家就在兰城,每天都可以回家,不需要象他一样考虑扒火车,不然一个女孩家家,怕是要哭鼻子了。

转眼又到了星期天,林达方依约来到西园,比王欣妍早到一点等她,见了面,比上次好了一点,没那么拘束,期间林达方还牵了一下王欣妍的小手,王欣妍也没有扭捏,任由他拉着,感觉软软暖暖的,挺舒服,王欣妍还笑说以为他不懂牵手了,看来女孩没有认生,是自己放不开,林达方于是胆子大了一点,思想上放松了一些,拘束感也少了一些,渐渐地又找回了在学校那种卿卿我我的状态,最后快到中午王欣妍回家的时候,林达方终于还是伸手揽了一下王欣妍的小腰,让她靠向自己,那种水一样的柔滑感觉没变,只不过王欣妍靠在他臂膀上的时候,呼吸重了些,也伸手揽住了他的腰身,需要他使点劲才能立住,让他有点紧张,也许是受了她的感染,又也许是他自己有些迷乱,看到她樱红的嘴,忍不住低下头去亲了一下,王欣妍这时突然使劲抱住了他,脚却抖抖的立不住了,只好紧紧地贴在他身上;林达方察觉到了她的反应,抱得更用力了,担心她水一样的身体会滑溜下去,嘴紧紧地贴在她的唇上,香香的,冲动中又还吸了吸,这一下王欣妍却好象突然有了力量,迎合着他的动作,把他的嘴唇吸得更紧,眼神也迷乱了,腾过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这个画面如果拍成照片估计会获得大奖,)这是他们俩的第一吻,所有的言语都无法形容,那原始的情感冲动无以言表,忘却了身边的一切,仿佛世界只有他们。良久,可能终于感到累了,两个人慢慢从兴奋中回归,依依不舍的松开双唇,王欣妍瞬间把脸埋向他的胸前,脸上满是红晕,第一次亲吻,兴奋中免不了心含羞涩,这时俩人都不提回家的事,静静的偎在一起,直到脉搏和呼吸完全平静下来,王欣妍才抬起头,告诉他需要回家了,林达方又低头轻轻地吻了一下,才放开她,习惯地帮她抚平衣裙,理顺头发,喜欢看着她梳得高高的马尾辫丝毫不乱,陪着她向回家的路上走去。也没敢走得是太近,到路口就分开让她自己回家了。

王欣妍的家在她父亲任教的学校,兰城市西城小学,在兰城小有名气,因为是老教师,认识的人也多,许多街坊邻居就是他的学生,或者孩子是他的学生,基本上街坊邻居和学校宿舍区院子里的人相互都熟,让林达方送到就近的路口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林达方对今天的进步已经“很满意”了,计划外的亲到了小嘴,将来这些个都会成为计划内的事,这会没敢有过多的动作,两个人结束了这一次约会,林达方按计划要到火车站观察一下环境,看看有没有可能象肖立说的那样,扒上火车。

林达方来兰城的时候坐的就是火车,记得火车站的方向,看看时候不早,也不坐车,就步行向火车站,还可以进一步熟悉兰城的道路,将来会更方便些。火车站在城南方向,王欣妍家在西边,要绕一点路,花了不少时间,林达方看到了火车站的影子,加快脚步,来到车站前的广场,两头看了看,车站是东西方向,决定先往东边看看。大约记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从车站旁的小巷进去,想看看能不能绕到铁路上,或者有没有肖立说的围墙能爬上去;穿过七拐八拐的巷子,老式的铁路附属建筑比较低矮,甚至是破旧,眼睛可以一直看到车站,不至于迷了方向。不多时,找到一段没有人看守的地段,这里应该还是车站的范围,铁轨就在眼下,四下看看,没人,林达方走到铁轨旁,向着车站站台方向,估计得有两三百米,可以试试能不能直接走上去。估计肖立也没想到林达方对这个事这么上心,马上就来实地察看了。林达方直接走到站台上,也没人理他,很顺利,他站在站台上,和那些准备上车的人站在一起,眼睛却四处张望,感觉他不应该来到站台上,而是应该去到铁轨的对面,按肖立说的,背对站台才能通过火车的窗口爬进车箱里,当然如果上车的人很多,也有在站台从窗口爬上车的,那是担心人多上不了车,或者想抓紧上车找座位的,在人不从的情况下,从站台这边爬窗口绝对是不明智的。林达方在站台上观察了一会,记好了这边的地形,向另一侧走去,他一向比较心细,想把整个车站的情况都摸透,将来好选择最方便的路线。也不多久,大概走了两三百米,出了站台,又再走了一段,看到几条铁轨伸向远方,不知道分别都去向哪里,他不是铁路的人,不懂这些,每条铁轨旁边都有一组信号灯,心想应该是火车专用的信号灯,也不去管,直接从信号灯前走过,突然听到有汽车声,趋近前看,原来是一座不大的桥,桥下是街道,桥上是铁路,是在城市内的铁路立交桥,从桥上能看到桥下的车和行人,车站的围墙在桥的这一端就到了尽头,似乎这桥就是分界线,果然桥头的围墙最是低矮,大概高不到两米,另一边桥头还有台阶可以下到街上。桥对面是一个菜市场,不时的有人跨过铁轨,抄近路去菜市场,看来附近的人们对这种情况已经是习以为常,林达方隐隐好象弄明白了车站的情况,从哪边进来都没有障碍,关键是不要让人给发现和怀疑,要顺利走到站台背面找机会爬上车箱窗口才行,他小心的观察,车站内部的人都是神情自然,熟门熟路,绝不东张西望,想去哪直接抬腿向前,附近的居民跨过铁轨也是轻车熟路,两边看看暂时没有火车通过,便低头迅速三两步越过去,然后施施然的向前,毫不慌乱;象自己这样,来到这不停的东张西望的人几乎没有,如果是以前,不知道会不会被当作想要搞破坏的阶级敌人给抓起来审查,还好现在国内安定,已经很久没有听说有阶级敌人搞破坏了,估计大家的革命警惕性也放松了,所以自己在车站内部逛了半天也没人管,还来到了火车站的信号区。心里默默的记下今天看到的这些,准备回去和肖立讨论一下,肖立的见识多一些;林达方对今天的实地考察非常满意,只要运气不是太差,兰城火车站应该可以有办法混上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