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二章 师兄来援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第二天一早,林达方带着几件换洗衣服和用松木箱装着的配件,跟着厂里的客车,到了火车站附近,一身大汗把这个重家伙扛到托运处,办了托运,又坐上了去江海的火车,本来只要把配件通过火车托运发过去,由铁矿那边来人,自己提货带回去安装好,不需要矿山机械厂派人到矿上,这次武科长要求去人到矿上,顺便看看传送带的情况,算是上门跟踪售后服务,林达方把配件在江海交给矿上的人,然后跟着矿车一起到铁矿上,后一段路其实没什么辛苦的,就是颠颠簸簸一段山路而已,他没去过矿山那种地方,也想长长见识。

很顺利的,在江海交了配件,和红星铁矿办事处的人交待清楚,是矿上说的,用矿车带回去,自己也要跟随矿车进矿里,问矿车什么时候到。办事处的人也简单,打电话问了下矿上,确实是这么回事,让林达方在办事处等等,还招待了一顿饭,随便安排了一间房让他休息,感觉最艰难的一段已经过去了,下面的事就是进去看看,不需要再使这么大劲了,干脆睡一觉。迷糊间,有人叫他,说是矿车到了,就要返回矿上,他要是跟着进矿里这就马上走了。没犹豫,林达方立马跟着矿车出发,和矿车同机很快聊了一路,矿上的人都是随和豪爽,但进到矿上的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一路和他回六贝村那条路差不多,或者更糟,林达方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在车上熬了一夜才听司机说到了,心说难怪没人抢着出这个差,这滋味确实难受。

进了矿里,见到了矿上的接待人员,自我介绍说是矿上设备科的,交接了带来的配件,林达方说想马上看看那条传送带,人家也不拖泥带水,直接拉着他往矿上坑边上走,直直到矿坑前,看到一条长长的传送带,都说,这就是了,不再说话,任由他自己转悠,林达方心想还好不用下矿井,不然还真是吃不消。他们厂提供的这条传送带是从坑口到堆场用的,电机在中间那种,林达方找到电机的位置,蹲在那看了一会,因为靠轮还没换上,看不出明堂,就说:“抓紧安排把靠轮换好,到时候我看看情况。”也二话没说,两个人回设备科了。估计没那么快弄好,林达方又问了招待所,要了个房间休息,告诉说换好了叫他。熬了一晚上,林达方赶紧睡觉,直睡到下午有人砸门才醒过来,开门听说换好了,正准备试试,让他一块过去看看。到得跟前,说先让他转一圈看看,林达方直接钻到传送带桁架下面,学着有模有样的里外看看,没看出什么,就说先开机试试。自己小心的在一边等着,不一会,传送带开起来,林达方又小心的转着圈看,听声音,这是武科长临行前告诉他的,知道他没经验,这是代表着厂里,还是要做些工作对付一下的。他也确实用心了,细听之下,也感觉到和在学校做实验的时候听电机的声音有点不一样,声音明显沉闷了许多,感觉好象一个人干活的时候非常吃力,立即叫了停机,在电机周围细细查看,发现传动轴靠近减速器那一端好象明显粗大很多,象只大鸡腿,随手拣了根棍子,捅了捅,很粗糙,很硬,象多了个套子,以前在学校看的没有这种情况,便叫设备科那人一起过来,问这是什么,那人看了说应该是矿粉粘在上面了,铁矿都有一定的磁性,时间长了有可能会吸附,这可能是散落的矿粉吸附在上面了,让人找来工具,慢慢敲打,清理干净,再开机听电机声音轻快了些,知道刚才应该有了些效果,那个“套子”把端轴裹住了,相当于加大了电机负荷,靠轮的阻力也增加了,特别是启动那一下,受力更明显,长时间这样下去,靠轮受到的撞击多了,所以到坏掉,便告诉设备科的人以后注意清除这些杂物,不要沉集得太多,会影响设备安全,最好把所有传动部份都清理一遍。人家听他一说,觉得这“服务”真的很到家,以前从没有人和他们说这么细致,只是告诉要注意维护,该加油的让定时加油,顿时对林达方好感丛生,一边让人照做,一边说林达方中午没吃饭,现在还来得及,林达方也不推辞,肖立说过,要尽量吃招待餐,也不扭捏,跟着就走。边吃着招待餐,两三个矿上设备科的人作陪,边说着矿上的设备怎么怎么,说让林达方如果不急回去,一起帮看看。林达方好不容易来一趟,也想多住些日子,好多拿差旅补助,便答应了,其中有一处是厂里经常维修的一台破碎机,偏心凸轮架经常会断裂,总换新的又麻烦,换一次要不少时间,想让他帮看看是什么个情况,能节约点时间都是好的,矿上一般只管用,对这种情况不熟,矿上也有维修工,每次都简单的焊接一下,下回断了再焊,每次都坚持不了多久,矿上对这种粗暴的设备也没办法,能坚持就坚持,但设备科怕麻烦,能不能尽量解决一下,看是什么问题。林达方说可以看看,但自己不一定能搞定,毕竟自己不是这个专业,看看再说吧。打了预防针,吃过饭,去看了看,也不太明白,又叫矿上的维修工过来,问了每次焊接的情况,维修工大体也说不明白,不过林达方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多数是从原来维修焊接的地方重新裂开,修的次数越多,这个越明显。林达方自己对焊接工艺不太懂,也就直说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过矿山机械厂有一个师兄是焊接专业的,也许他可以,不过要矿上向矿山机械厂要人才行,自己资格不够,但可以帮说说话。

红星铁矿这边也不多想,真的就当面把电话打到了矿山机械厂,找到武科长,说明了事情原因,希望能再派人帮助解决破碎机的问题,这关系到矿里的生产任务,相当重要,云云,又把林达方一顿夸奖,给矿山机械厂戴了高帽,武科长请示了厂办公室,说同意,让小肖去一趟,忙完就和小林一块回来,等等,皆大欢喜。肖立突然接到去红星铁矿出差的指示,立马收拾东西,一二三办好手续,直接奔火车站,生怕有人反悔,按照林达方的介绍,赶到红星铁矿在江海的办事处,也坐了矿车进到矿里,见了设备科的人和林达方,已经在矿里休息两天的林达方一脸笑意的等着他,两个从来没机会出差捞外快的小青年,居然同时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说不清是巧合还是阴谋。这肖立也是不含糊,象林达方一样,也不休息,直奔目的地而去,路上听了情况介绍,心里大概有了猜测,到现场一看就明白了,矿上的维修工对矿山机械厂这种设备不熟悉,那破碎机的偏心凸轮材质是球墨铸铁,他用普通材质的电焊条当然不行了,告诉他要用专用的铸铁焊条,保管能好,至少不会从原来的地方再裂开,反正不想换新的,将就也能用,不过修的次数多了还是要换的。维修工一听心里通透,反复感激不停,晚餐上又是设备科几个陪着大吃一顿,席间还叫上矿里管后勤的一个姓柳叫柳华的姑娘一块陪着,说都是年青人,大家聚聚。陪着林、肖二人吃过饭,大家各自回家,林、肖二人回了招待所,说好第二天再过来。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