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五章 单纯的想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和肖立半开玩笑的把事情说开了,林达方心里也舒缓了些,继续该上班上班,武科长交待的事也细细地做好,这个“大哥”真是个爽快人,对他不错,公开场合不露痕迹,背地里教了他不少东西,有时候还故意拿他来说事,顺便教育教育其他人,林达方也知道这是武科长的策略,坦然承受下来,这武科长见他上道,心里更是满意。

        和王欣妍那边,从毕业算起,这恋爱真正谈了快两年,俩人除了没见家长,没睡一块,基本上看不出有哪点不象一家两口子,星期天出双入对,该逛街、该逛公园都少不了,王欣妍也和父母吹过点风,说以后要是没别的,应该会让二老见一见,看他们的意见。

        林达方也写信向自己家里说起过这事,也只说这段时间不方便,以后也许会带回家看看,云云。

        这边林达方和王欣妍二人的日子是过得开心了,那边的齐文明就不是这回事了,眼看自己出主意花心思安排进来的女孩对自己是一拒三千里,既不得罪,也不接受,化验室又有汪主任这个厉害角色,自己是哪哪都不上算,白忙活一场,一来二去,快两年了,也发现王欣妍是另有欢心,人家看上的根本不是自己,又心有不甘。齐文明越想越不是个滋味,有一次和叔叔齐有亮说起这事,齐有亮也骂他有毛病,什么情况没弄清楚,人家原来就已经有对象,自作多情瞎搞一通,白帮人找了个好单位,什么好处没落着,自己还在外面欠下个好大的人情,怎么想心里怎么不顺气,又拿人家没办法,齐有亮毕竟是副厂长,凡事要注意影响,也不让齐文明乱来,免得没法收拾。齐文明本来在厂里有个好工作,又有齐有亮这个副厂长叔叔罩着,整天一付快乐青年的模样;自从遇上王欣妍,迷了心窍,以为好事等着自己,不成想什么没捞着,还被自己叔叔一顿好骂,从些看谁都不顺眼,业务也不好好打理,都被下面的业务点告好几回状到厂里,差点没给踢到仓库当保管员,要不是他叔叔说再做做思想工作,挽救挽救,保不准就让人下放了。

        齐文明不开心,又不能把王欣妍怎么样,只能心里憋着。那时候除了能口头上开开小玩笑,还不敢真把别人女孩咋的,就算你看着直咽口水,也不能就拉着别人的手说:“和我处对象吧。”只要把这往派出所告一状,落得个“耍流氓”的名声,百分之一万会把你带进去吃免费餐,绝对绝对不会只是教育一下就放回家这么轻松,“耍流氓”的帽子可不是那么好摘的,不说一辈子,只要是谁给戴上这帽子,十年八年都甩不掉,没姑娘看得上不说,从此以后都抬不起头来,齐文明可不想自己落得那般下场,自己丢人,以后泡不上姑娘不说,叔叔还受牵连。所以啊,林达方是拣了个便宜,轻松把王欣妍弄上了手。

        你别小看这个,要和姑娘处上对象,开始都是小心翼翼的,先试探一下,看姑娘对自己有没有反感,如果没有,再尝试约一下看电影,然后进一步能不能送回家,如果这些都没问题,不拒绝,说明姑娘认可你,以后就可以试试约在公园了,划个船,或者骑个车去郊外,到这个地步,基本上是可以考虑正式处对象了,当然也还要小心的试探人家姑娘的口风,同意了才行。正式确定对象关系了,才可以公开出入,大方承认,旁人也才不会说闲话,以后就有机会谈婚论嫁了。当然如果男女双方认识的过程是有人做媒,就是说有介绍人的那种,又另当别论,可以免去被当成“耍流氓”的风险,不过也不是说有介绍人就能够一见面就拉手的,还是要慢慢来,一步步约,只是比完全自由恋爱要快一些,也不容易背上“耍流氓”帽子而已。反正不管哪一种方式,都不能求快,更不能强来,不说不是恋爱对象不能拉手,就是恋爱对象,能公开拉手的也不多,那太新潮,最多是并肩走一起,距离近一些。正式结婚以后拉手一般最多被人开个玩笑,“哦嗬”,不至于往歪了想。

        所以说林达方拣了个便宜,那些烦琐的过程都免掉了,在学校就不但拉了手,还抱过,直接跨过了那几道坎,回到兰城就迅速发展到亲吻阶段,以致于后来出双入对,也亏是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不然说不好是不是会双双被单位部门再教育一回。现在街上牵手的不是一对两对了,偶尔也能见到,大家逐渐也见怪不怪,顶多是多看几眼。

        总之齐文明是不开心的,每次在厂里见到王欣妍,眼里都冒绿光,总在幻想自己能泡上这么标致的姑娘,幻想自己牵着姑娘的手逛公园、逛百货大楼,牵着姑娘的手在厂里出出入入受人羡慕。本来也是,从他见到王欣妍那天开始,就把她当作自己的意中人,费尽心思也要弄到手的美人,没想到让人给截了,还是不声不响的截走了,自己一点没发觉,还整天里做着美梦,认为是自己追姑娘的火候不到,又仗着自己有一个当副厂长的叔叔,以为凭着自己在厂里天天跑化验室这一番动作,可以变相的把自己要追姑娘的目标公开化,别人不敢和自己明着争,谁料到半路出了岔子,连累到工作也差点受影响,越想越窝火。

        这边齐文明心里想什么,王欣妍那边可不知道,照样和林达方一样,痴着对方,心里容不下别人,除了上班回家,心思全都在林达方身上,开心日子一天天过,就差没正式结婚了,每每从星期一盼到星期天,让甜美的爱情滋润了两年,本来就漂亮的人更是出落得人见人爱,用时髦的话说就是个“万人迷”。但不知怎么的,在化肥厂就或多或少有传言,王欣妍有对象了,还不是厂里的,是外单位的,除了齐文明本来就心有不甘,更多化肥厂的青年也绝了念头,只要是有了主的,在没正式分手之前,敢半路伸手横刀夺爱的那叫“第三者插足”,这第三者也是最为人所不耻,就算是有插足成功,抱得美人归的,以后也免不了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连同抱回来的“美人”也会被人说成是“脚踩两只船”,总归是会名声有损,在单位里无形中低人一等,街坊邻居也时不时拿来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反正除了刚抱回来那会高兴一下,将来的日子是不太好过的。

        现在情况已经明朗化,即使是个天仙,不但化肥厂的青年们不再敢对王欣妍有想法,齐文明也从原来要泡到手的目标,慢慢地变成了只是在梦里单纯的想想,也不再老往化验室跑了。

        林达方这时正在考虑,什么时候能把王欣妍带回家,这王欣妍虽然一直腻着他,可回家的事却没有松口。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