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三章 危机浪潮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林达方已经从二十岁到了二十三岁,他和王欣妍的这场恋爱也渐渐迈入了长跑阶段,他为了当初的一句承诺,已经在这个长跑阶段坚持了三年,完全没有了当初那种热恋的冲动和激情,好象是习惯了这种生活,有时候,他和王欣妍在一起甚至是忘了他们还没结婚,只有回到宿舍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才回到单身世界;他和王欣妍也一直保持着那种距离,可心牵手,可以搂抱,可以亲吻,就是不能睡在一起,从他被咬以后,王欣妍再也不跟他回矿山机械厂的宿舍,虽然她也很享受被他抱着的感觉,没正式结婚,一切都到些为止。

话说林达方已经感觉到了气氛不同以往,但理不清头绪,其实还是阅历和经验不够,人家那边多少年前就已经是“时间”至上,“效率”第一,兰城还是只简单的把口号写在宣传牌上,一挂一年多,都有些褪色了。准备要换厂长,还是他“大哥”武科长在一次闲聊中透露的,但“大哥”也说了,这种事与他们无关,“大哥”的级别也不够想那些事,要是能从科长往上一级就是天大的好事了。不过,另外方面,武科长也说了,他这几次在系统开生产会议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些不一样,好象隐隐地要有事发生,往后应该是要有变化了,要林达方做好思想上的准备,至于什么变化,他也说不清楚,只是一种感觉,系统里那么多单位在一起开会,那种气氛和在厂里开会是不一样的,总有一点风声透露出来,只是在不明朗之前,大家都点到为止,没有谁愿意去做那个出头鸟。

从这一次他们知道的两个老企业的一把手同时准备退休,就可以猜想,会引进多少连锁反应,两个厂子的人事变动是少不了的,从上层到中层都会有,这种变动对部份人是机遇,对另一部份人来说就是危机,不但上不去,不可能自身不保,或者给调整离开原来的位置。武科长是个直性子,说话不拐弯子,把自己听到的和感觉到的都给林达方透露了一点,也没告诉他不能往外说。林达方听武科长这么一说,对自己早前的感觉也更加清晰起来,知道自己的感觉没有出错,只是自己阅历尚浅,不知道根源在哪。不过武科长给了林达方一句话:“只要你在生产科,只要我是生产科长,就没事。”

林达方对武科长对他的帮助是十分感激的,人家没把他一个中专生边沿化,而是和科里其他同事一样,一视同仁,已经很难得了,当然林达方自己也勤恳,派什么活都干,从不推诿,车床都开了不知道多少回,没人愿意干的他都帮武科长接下,尽力完成,让车间那些和武科长不对付的人找不到机会为难他,车间不愿做?让小林去做,你们把机器给我让出来!就这气魄,最后没人敢小看,让一个科室干部干车间工人的活,还干得有模有样,不比你差,也就是那个年代,不然早给你开除了事。当然也有车间的人说林达方是武科长的狗腿子,话不好听,林达方听了也没当回事,武科长没少给他帮助,拿他当自家兄弟,况且是车间先拿腔拿调说任务紧,不听从安排,让武科长下不来台,这厂里的生产任务都拿来当讲价钱的筹码,太不把工作当工作了,自己能力所能及帮着解决,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这样,所有车间都知道,生产科有一个小林工,车床开得溜溜的转,经常晚上加班加点赶急件,这一把手艺和态度在车间就没人敢小瞧。

尽管林达方除了恋爱方面,工作也确实很努力,但环境的改变,不是他一个中专生能预测的。就在这一年冬天,春节前,矿山机械厂的厂长终于确定了,由化肥厂副厂长齐有亮调任矿山机械厂厂长。这齐有这也确实有点门道,眼看化肥厂厂长暂时退不下来,曲线救国,转到矿山机械厂当上了厂长,算是系统内调升。林达方只当是调来了个新厂长,他还不知道这齐有亮是齐文明的叔叔,从齐有亮来到矿山机械厂当厂长这天起,他的平稳日子就要过去了,还连累了“大哥”武科长。

这齐有亮调任矿山机械厂厂长的第一天,就召开全厂职工大会,在会上表示自己感谢上级领导的信任,感谢原矿山机械厂劳厂长,感谢他为机械厂打下这么好的基础,同时也表示以后要和广大职工一道,努力把矿山机械厂建设得更好,创造更好的效益;并且准备在春节后,组织厂里相关部门人员,去向先进地区学习取经,学习先进经验,狠抓管理,向管理要效益,希望得到矿山机械厂广大职工的支持。在职工们的掌声中结束了大会,齐有亮直接到各科室各部门各车间走了一圈,说是到第一线向广大职工了解工作中的困难,要为大家解决困难创造条件。这第一手确实取得了职工们的信任,也为他立足矿山机械厂挣到了人气。

春节过后,没过几天,齐有亮就组织相关部门人员前往深城和深城周边先进地区,去学习取经,要在学习过程中为矿山机械厂带回先进经验,为将来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这一次同行的主要是原厂务办公室的人员,生产科和技术科,还有少部份车间抽调了个别人员随同,一帮子二三十人呼拉拉地一阵风似的,大有不取真经誓不回头的架式。

齐有亮这一去就是两个月,也两个月没有和厂里联系,除了随行人员有事和家里联系过以外,厂里留守人员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去到了哪里,见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总工陈之文、技术科的黄科长,还有武科长这些厂里原来的骨干都在家留守,说是要保证厂里的生产任务按计划完成不受影响,陈总工陈之文无话可说,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当没看见,谁爱去谁去,黄、武两位科长没说话的权力,留守就留守吧,反正也确实是一堆的事,总要有人忙。厂长一把手带队,想去哪学去哪学,想怎么学怎么学,自己管不着,也不用管,不是还有上级主管部门嘛,就这样,齐有亮上任后不到一个月,过了一个春节,又带队外出学习两个月,差不多小半年就这么过去了,基本上没有厂里多少日子。

实际上,大家都注意到了一个情况,但都没有说破,林达方也注意到了,这次齐有亮带出去学习的人员,基本上都不是厂里生产方面的骨干,厂务办公室为主,实际上厂务办平时就不管生产,主要精力在行政方面,技术科和生产科虽然抽调了个别人员,也不是骨干,车间人员就更不用说了,车间主任没去,副主任去了三个,一线职工安排去了四个,说是要让一线职工深切感受先进地区的生产和工作体会,要回来给大家传授经验。这是什么样子的取经?骨干力量都在家,边沿人员安排不少,人家去学习基本都是骨干和培养对象轮流安排,让骨干学习回来向大家介绍经验,齐有亮和别人不一样。林达方也没说破,他还注意到了,二车间的于小洁也被安排跟着去学习了,这种带队学习,怎么看怎么别扭。

林达方再没的阅历,也感觉到到了事出反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