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四章 时代在变,世界在变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前面说到齐有亮带队出去学习,一去两个月,这让林达方对他有了深刻的印象。要说这单位的一把手,距离他这种级别太远,一般是没有多少交集和印象的,就象原来的老厂长劳德福,林达方不说没接触过多少回,边见都没见过几回,年纪大是一回事,主要还是级别差得太多,除了开大会,平时基本上不太见得着,倒是陈总工陈之文还有过几次直接接触。这齐有亮一来就给他留下这么深刻的领导印象,对他一个普通职工来说,也是难得。

        其实,还有林达方不知道的,许多工厂单位都在组织队伍到先进地区学习取经,不管是换了领导,还是没换领导的,都说是要紧跟改革开放的步伐,向先进地区学习,学技术,学管理,总之什么都要学,好象自己就一无是处,什么东西不去跟着学一遍,马上就要被时代淘汰了似的,各个单位争先恐后的组队学习,有的回来以后就开会传授经验,“从现在开始,内部要狠抓管理,向管理要效率,向管理要效益”,开完会后,大家还是象以前一样,原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原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回头一看,没什么不一样啊,领导也看在眼里,这经验也传授了,怎么没改变呢?是不是我们学得不到家?不行,还得要再去学习学习,上次是去南边,这次换个方向,那就去东边,于是又再轰轰烈烈地组队再来学习一遍,回来再传授一次;如果再不行就西边、北边统统都学一遍,走远一些,好象去的地方越多、越远,学到的经验越丰富,还出现了两个单位的学习队伍偶遇之后,相互之间吹嘘各自都去过哪里,哪些地方都有些什么特色,包括哪里的姑娘漂亮。

        矿山机械厂也差不多,齐有亮来当了厂长以后,学习组织了好几回,大队人马出动,每次都是一去一两个月,折腾几次之后,你还别说,真有效果了,最终在全厂职工大会上,齐有亮对矿山机械厂的“内部狠抓管理”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和实践,在职工大会上宣布,“要从管理上提高矿山机械厂的整体效率,从管理上提高矿山机械厂的整体效益”,怎么提高呢?

        “第一步要精简机构,调整精简厂里的管理机构人员”;

        “第二步要对厂里的管理和生产人员进行优化组合,提高职工的工作和生产积极性”;

        “第三步要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品的综合竞争力”;

        “第四步要……”

        “第五步……”

        这一、二、三、四、五、……下来,对广大职工产生了极大的震动,时代变了,观念变了,新厂长这几板斧下来,劈得全厂每个人都晕头转向,每个人都感觉自己会是那个被精简的对象,是那个准备被优化出去的对象,自己可能就是那个降低成本的对象,还有可能是那些现在还不明确的……什么的对象,人人自危,感觉自己的位置朝不保夕,具体就看最后落在谁的头上。

        大会最后,确定一个星期后公布全厂改革方案,对精简优化下来的人员,会进行一次转岗安排,对不服从转岗安排的职工,直接转为待岗人员,将来能否再上岗,还要看自己的表现和厂里的需要。厂里决定成立改革领导小组,由厂长亲自挂帅,担任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总工陈之文任副组长,各科室的科长和各车间主任任小组成员,最终确定改革具体方案后公布;我们的齐厂长也没忘了原来的老厂长劳德福,安排了个改革领导小组顾问的位置,算是把领导小组的班子组建起来了,一场改革的风暴全面刮向矿山机械厂的每一个人。

        在大家都忐忑不安,无所适从的时候,林达方轻松的开完会,回到生产科然后到各车间落实生产任务的完成情况,继续他每天的工作,他记得“大哥”武科长的话:“只要你在生产科,只要我是生产科长,就没事。”不管改革怎么改,生产工作还是需要人来做的,不是喊几下口号就会自己完成的,自己这么些年下来,对厂里的里里外外都已经熟悉了,各方面不说成熟,至少能拿得起放得下,办公室的事能做好,直接下到车间也能轻车熟路的把生产一线的活给做了,自己一个中专毕业生,也是干部编制,就算不坐办公室,到车间工作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林达方没有其他人的那种焦虑,他有条不紊的做着每天的工作,习惯性的一丝不苟,细致是他的习惯,武科长多次告诉他的话:“工作不能马虎,有时候马虎是会出人命的。”牢牢记在心里。他同时也认可改革的方向,现在确实效率比较低下,从他经常看到的情况,各车间任务完成时间总是拖延,干多干少大家没区别,已经习以为常,通常是边工作边聊天,客户单位催,生产部门急,车间主任总是以任务过重为由,反正不急。

        先进地区的改革早已经深入人心,深入到各个行业,各个阶层,兰城是相对滞后的内地城市,现在已经不时兴把口号写在墙上,但小广场旁边的宣传牌上那两句口号已经掉色,矿山机械厂的改革行动不但是落后于先进地区,也已经落后于其它行业。兰城的各个服务行业机构早已把先进发达地区的经验用上了,第一个改变就是“让客人满意”,到饭馆吃个饭,人家的服务比起过去,那是上了不止一个台阶,以前客人进到店里,没人招呼没人答理,连解放前那个“来了…里面请”都不愿意来一句,任你爱坐不坐爱吃不吃,现在是客人进到店里,服务员不管漂亮不漂亮,都会立马过来招呼,让座,上茶水(尽管是最普通的茶水),送菜单,介绍菜品,帮客人参谋,吃着饭菜,还会客气的请客人给点建议,吃完了还送上一句“慢走,下次再来。”热情程度不比古代唱堂的小二低。矿山机械厂呢,人家单位那边催着急火,这边楞是不紧不慢,什么时候做好什么时候给,好不容易拿过去,人家还嫌粗糙。这已经显出差距了,林达方每天在各个车间看到和体会到的,已经几十年一成不变,他也只不过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小人物,既然时代已经在变,跟上步伐是必然选择,他从报纸上看到读到的新闻、消息还有事迹,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些变革,已经发生在自己的眼下,和自己息息相关。

        不管怎么样,齐有亮能把自己从化肥厂副厂长跨行业的推到矿山机械厂厂长的位置上,就说明人家在某些方面还是有能力有办法的;现在通过几次取经学习,又能拿出这第一、二、三、四、五……的改革思路,也充分体现了他的能力和魄力,下面就看具体的怎么改了。其实除了大部份心里没底的,还是有小部份职工是期盼着这次变动的。

        正所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