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八章 小别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肖立和林达方在服务队的工作正式展开,除了他们,厂办主任兼任服务队的队长,理由是能者多劳,不能因为新成立服务队,就多设领导岗位,这不符合精简机构的改革目标;这个就有点不清晰了,服务队原则上是生产技术科的下属部门,厂办又是和生产技术科平级,厂办主任当服务队的队长,这两个部门就有些拎不清了。另外还有几个从不同部门抽调过来的职工,年纪都比他们要大不少,但没有再抽调原来各车间的人员,说是不能过度削弱生产一线的力量,肖立和林达方他们两个是因为年轻,还曾经都有过到设备运行现场处理问题的经验和良好记录,对服务队的力量是一大加强,按厂办的说法,也是委以重任。肖立和林达方看了服务队的组成人员,除了他们俩,其他的不说歪瓜裂枣,也全是各部门的边沿人员,以前就没有什么存在感,属于可有可无那一类,业务能力不好说,古时鸡鸣狗盗之徒尚可大用,这个要做了才知道,说不好也有被埋没的人才在其中也不一定。整个服务队的架子算是搭建起来了。

要说这齐有亮的改革力度和速度也是真的有,服务队成立没两天,还没正式派人往外开展业务,新的厂内文件又发下来了,这次是为了降成本、减消耗,提高矿山机械厂的竞争力,对原来厂里所有的差旅条例进行修订,基本是上所有差旅费用减半,有些还不止减半,比如差旅住宿费用,原来是科室一级的每人每天补贴报销住宿费五十元,现在减为每人每天报销二十五元,原因是经过市场调查,一般性的招待所大部份都是这个价格;伙食补贴原来是每人每天补助十五元,现在是每人每天最高补贴十五元,还要以就餐发票作为核算依据,没有发票的,一律不予补贴;车费以车票为准,实报实销,坐多少报多少,这是普通职工的差旅费用标准。另外科室以上含科长在内,俗称是带长一级的,按些标准提高一格,相当于是执行以前的差旅标准,没降也没升;副厂长以上长级领导执行实报实销标准,算是沿用过去的标准。这个新标准影响最大的就是科级以下人员,不说能不能省下来,搞不好还要倒贴。肖立看了这个文件,直皱眉头,他们服务队以后的出差肯定少不了,按这个标准,是个大麻烦,在对方的招待餐上是不可能有发票的,这个算是不亏,但按照发票一天补贴十五元是不够的,以前是指着招待餐能拉一下,现在拉不了了,这出差吃饭就是个问题了;车票实报实销理论上也说得过去,要命的是住宿费,他们的级别每天只能有二十五元,那只够睡多床位的大房间,不能睡单间了,睡眠肯定受影响,这安全问题也不可轻视,时间长了谁也不一定撑得住;最重要的是原来各种补贴相互扯平一下,先不说能不能省下多少到自己手里,至少在出差的时候不至于紧巴巴的过不下去,有时候还能用省下的钱主动招待一下对方,联络一下业务感情,这下毛都没有,能顾上自己就不错,以后就只能是硬碰硬了,总不能是自己掏钱给厂里做业务吧?回来自己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象肖立这种有家的,不往家里拿就算了,还要从家里往外拿,自己愿意,老婆也不愿意啊,时间长了,这家还要不要了,搞不好老婆都保不住,非得跑了不可。肖立犯了难,这服务队不好呆啊,工作再忙再累自己都能做,都做过,但象这样做工作,自己没思想准备。船已经上了,只能往前走。

林达方也没想到,这改革,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往好的改,反而把标准降低了,情况不一样,而且是只调降了基层的待遇,中高层都没动,难道只是降低他们这一层的标准,就能把整个厂里的成本降下来吗?这个问题在他脑子里盘旋,他又想到了资本论,但那本书很深奥,他没能都理解。

林达方把文件放下,往二车间走去,他习惯性的想听听“大哥”武长胜有什么看法。武长胜听了的来意,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跟过去一起坐坐,聊聊。武长胜也说不清楚,他调整到二车间后,可以说出差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以后基本上就呆在厂里了,对那些东西也不在乎,不过林达方这个弟弟既然来了,说明心里肯定是有疙瘩,也代表了厂里一部份人的情绪,武长胜也没有说什么大道理,只是说这改革是新生事物,谁也没有经验,让林达方先安心,以后应该还会有变动,毕竟这关系到不止他一个人,还会有更多的人、更多同样的问题出现。林达方感觉头有点晕。

回去的路上经过生产技术科,林达方进去向大家打个招呼,自己是从这刚走出去的,现在路过进来打个照面,聊几句,都是老熟人,只是见到生产技术科的气氛也和以往不一样,大家脸上凝重的表情,象刚开完追悼会,林达方头更晕了,退了出去,在外面透一口气。

林达方没有再多留,忍着头晕直接回到了服务队在行政办公室的临时办公处,一间小房,五六个人,只有两张桌子,肖立坐在桌子上,把椅子让给了年纪大一点的老职工老袁,大家都习惯叫他袁大头,也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哪一年进的矿山机械厂。林达方回来也不说话,去到隔壁倒了杯水喝下去,才感觉好一些。肖立看他回来了,告诉他,刚才行政办公室的老李头通知他们,说是厂办的意见,明天必须开始安排人员,去各客户单位巡访,袁大头他们几个说家里的事还没安排好,暂时走不了,看来只能是我们两个先出发了。林达方也没意见,和肖立商量,确定自己第一站的目标点,还是确定红星铁矿,第二站就是离红星铁矿不到二百公里的小山煤矿,这小山煤矿尽管规模产量都不大,可对江海和周边几个城市的煤炭能源是个重要补充来源,这两个是厂里一直以来的大用户,反馈的问题也比较多,应该首先去一下;江海除了这两个比较大的矿山企业,周边也还有一些各种特殊矿产,一直在小范围开采,这次也准备回访一下。林达方是往南去,肖立另往一个方向,西边是大山区,大大小小的各种矿区比较分散,尽管各家规模都不太大,可是数量多,统归于亭山矿务局管辖,也是兰城矿山机械厂主要的业务范围;明确了方向,向行政办公室报了备,于是决定马上去买火车票,明天就出发。

林达方这匆忙间,想起应该要给王欣妍说一下,于是走到隔壁行政办公室,找到电话机,往化肥厂要了个电话,告诉王欣妍自己明天起要出差一段时间,具体多久不知道,让她照顾好自己,等回来就马上给她去消息。行政办公室的人说要林达方登记一下刚才的电话时间和用途,说是厂里降本增效的一项措施,林达方也不二话,在登记本上写下“化肥厂”等电话信息,放下就走,

王欣妍那边交待好了,又去财务办公室预支了部份出差费用,等着把车票买好,第二天出发。这一次出差是最没底的一次,不知道会去多久,不知道会转多少个地方,刚才肖立说行政办公室根据收到的服务反馈信息,可能随时在途中安排新的目的地。

临下班,林达方想想还是往王欣妍家去一趟,下一次见面不知道得什么时候,临行前见一下总好一些。俩人出了家门随处逛逛,边走边聊,林达方因为情绪不高,没什么话说,心情本来就不大好,连王欣妍跟他说“汪姐刚买了一条金项链,戴着太漂亮了”也没听清,一点反应也没有,也不知道王欣妍在那边象个小媳妇似的,一脸委屈;不多久,王欣妍也没了兴致,便提出回家,林达方默默地送她回去,转身自己回了厂里。

林达方准备开始体验“马背上生活”,心里五味杂陈,以前出差开心,现在出差成了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