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章 外面的世界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尹素敏说是一切为了公司,陆昂心里是一切为了顺利成为她的老公。他已经不再是兰城时的他,再纯粹的人在那个地方,都会被改造成为一个事事讲究效率、事事追求效益的人,男女朋友、恋爱男女,都是要讲效率的,不行的就换掉,这可能也是一种变相的“不换脑袋就换人”的另类方式,谁有时间象林达方和五欣妍那样,一场恋爱,一谈五六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用在这里也同样合适,大家都很忙。

离开了兰城,那里就相当于另一个世界,一个凡事追求效率效益的世界,报纸上说有餐馆为了加快服务,让服务员穿着溜冰鞋在餐馆穿梭;工厂的工人在上厕所的时候,是跑步去跑步回;建筑工地的建筑工人拉车的时候,也是尽可以的跑起来;现在更是在谈恋爱时,也速战速决,可能两个人在刚认识四十八小时,就会亲吻拥抱,甚至是别的,但如果相互间那种感觉不够好,吸引力不够的话,打住,不行就换,这才真正充分体现了什么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而不是如兰城这般,把口号写在纸上,写在墙上,写在宣传牌上,一写了之,任它风吹雨打,掉色脱落。

林达方和肖立没去过那里,没见过那个“外面的世界”,没有切身的感受,体会不到那种一切都会让你跑起来的感觉,这里是那种几十年如一日的慢生活,游哉悠哉,电话都不全是能直接拨号的那种,普通人家里不可能有电话机,人家那边的扩机已经准备淘汰了,这里才刚刚开始有人用上它,收到信息还要飞奔出去找一个有公共电话的地方,可能还需要排队,经常轮到自己的时候,对面扩你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了,两个世界的人不在同一个节奏上。

听了尹素敏和陆昂的话,肖立动心了,他有老婆孩子,尽管他不是为了和陆昂一样,去到那里就可以有一个象尹素敏这样的女人喜欢上自己,身份地位不同往日,但他想要改变,改变现在这种每天画圆的生活。

林达方也想改变,武长胜说过:“在哪都是工作。”武长胜的意思是岗位可以不同,工作态度不可以不同;林达方一直都很认同,也一直都在这么做,但他现在的理解是,既然在哪都是工作,在兰城的是工作,那在兰城以外的地方,也同样是工作,他的工作态度也一样不会变,“不换脑袋就换人”,他不能等着别人来把他换了,他同样可以主动把别人先给换掉!是不是还可以理解为“不换脑袋就换地方”?年青人的心从来都不会安分,林达方虽然只是中专毕业,那是他没好好上学,用一个成语来解释,就是没能做到“心无旁骛”,而是“旁骛”太多了;现在这么大量的信息放在他的面前,他不可能分析不出结果,什么是他想要的,他自己心中非常清楚,那绝不是现在这种把一切停留在口头上的做法,更不愿意和一帮子每天只会闲扯的人在一起耗在那,他比肖立和陆昂小两岁,也已经二十五了,不小了,如果不是几次意外情况,估计他和王欣妍的孩子也差不多会走路了。想到王欣妍,林达方不禁叹了口气,尽管自己也想走出去,如果自己走了,她怎么办?武长胜那边怎么交待?

是抵住诱惑,继续留在这里,每天重复着慢节奏,还是壮起胆子,勇敢地跨出这一步,从此融入另一个环境,从新开始一段每天需要奔跑的生活,想到王欣妍和武长胜,林达方比肖立更犹豫了,肖立已经接受了尹素敏给他的概念,他没有类似王欣妍和武长胜这种牵扯,他不是兰城本地人,也不是石城人,甚至要远得多,远游对他来说已经是习惯;而林达方对王欣妍的牵绊更甚,最放不下,她已经等了他快六年,虽然一直没有跨出那一步,他们都共同认为那只是早晚的问题,如果不是林达方的宿舍楼条件实在太差,王欣妍又过于敏感,估计已经双宿双飞了。

林达方的犹豫,确实不是谁都能放得下的,陆昂自认为如果是自己,也不一定就能这么决绝,但他和尹素敏已经说到这个程度,剩下就是对方的思考了,其实尹素敏这次也不是非要他们马上做出决定不可,这次不过是埋下一颗种子罢了,没有林达方、肖立,难道不会有李达方、吴达方?没有王立、陈立?每年往那边去的各种人才那么多,什么样的人找不到?她相信陆昂说的,也相信这是一个机会,她见过大部份来到深圳的人,原来都是从内地各个老工厂老企业的走出来的,每个人出走的原因不同,能力却都是现成的,不需要培养,而且和陆昂相熟,可以最快的形成合作,效率高,见效快,这是企业目前适用的方式,至于前面说的陆昂可能会被取代,那也只不过是模棱两可的一句话,目前陆昂暂时不可能被取代,他对公司更熟悉,也对她更在乎,好驾驭,如果现在把他的位置拿下,他的人也会同时离开,他带来的人也可能会留不住,影响和损失是可以预见的;当然,她在深圳这么多年,观念早已经改变了,今天可以抱着陆昂的胳膊,如果明天表示出对他不满意,会有更多的人主动把胳膊伸向她,那些胳膊也不会在乎她昨天是不是还在抱着另外一只胳膊,他们只需要一个可以努力向对方展现自己能力和魅力的机会。必要的时候,该换胳膊还是要换的,无论他是陆昂还是吴昂。

这就是林达方和肖立不了解的另一种世态,他们在这兰城呆的时间太长,在大山里转悠得太久,山外边已经是另一种天地,他们无从知晓,现在有人告诉他们,山外是肥沃的土地,他们去那里可以有机会收获与这里不一样的果实,可能还会有田螺姑娘帮他更快的实现自己的梦想,那是一个美好的世界,是一个逐梦的世界,只要足够努力,你就可以收获和拥有你想要的一切。这对尚未沉沦,依然有梦的有为青年无疑具有巨大的诱惑,无法抗拒。

林达方从多年前,就已经认定他是属于王欣妍的,自己的胳膊不会向外拐,是不会做出主动伸出胳膊这种事的,他也不需要田螺姑娘,但是肥沃的土地,不只是别人想往,也是他的向往,既然老校长说过年青一代是“跨世纪的人才”,老校长这些话多少次回响在他的梦里,是走出大山,走向新的天地?还是抵挡住外面肥沃土地的诱惑,继续纠结?其实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放不下的王欣妍,又何尝不是对他的另一个诱惑。

这另一个诱惑,是林达方的一个承诺,他一直小心呵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