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二章 问道老父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肖立不语,林达方的话对他的打击很大,或者说触动很大,是啊,他和柳华之间,不就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吗,从相识相伴,到风雨同行,这不正是他原来所想要的吗?现在面对将来,面对未知,应该是他们共同来选择,而不他一个人的选择。他说要回去和柳华商量,是去是留,柳华也应该一起拿主意。

        送走了陆昂,林达方和肖立一同回到宿舍,林达方没有进屋,柳华可能已经带着女儿睡下了,不方便,也可能吵醒孩子,和肖立告个别,正要往出了走,柳华开门,看着这以兄弟相称的两个人,神情都不同往日,便一同让进屋里,小声问到:“有事?”肖立让林达方坐,自己把今天在酒楼听来的,简单向着柳华复述一遍,同时也是在问她的意见,柳华说让他拿主意,都听他的,只是女儿怎么安排,要考虑,一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狐狸满山走”的意思,反正跟着他就行了。又问林达方是什么看法,回答说也还没定,林达方更复杂得多,王欣妍的意见、王欣妍父母的意见都要征求一下,应该还要抽时间问一下自己父亲,父亲虽然不太干涉,但问一下总不不会错的。

        想到父亲那边,林达方决定尽快回石城一个趟,是走是留,这个事要尽快拿主意,如果要走,尽快出发,农村有句话:“拣牛粪都要早起。”意思就是做什么事都要趁早,落在别人后面总是吃亏被动的。肖立说那也不急吧,等你从石城回来再商量。

        第二天下班,林达方直接去了王欣妍家,王原秋和女儿正好在家,但胡敏上班没回来,林达方也不废话,直接把昨天酒楼的事和盘托出,问王原秋是什么意见。王原秋陷入沉思,林达方陪坐一旁,耐心等待,王欣妍看他们这么,也皱着眉头,隐隐有些不安。半晌之后,王原秋看着林达方,说到:“你能来问我,说明你是一个能兼听不同意见的人,这一点很好,从报纸上也能知道,现在确实是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只是这种变革在各个地方反映的情况不一样,但是你如果想从我这里知道该怎么选择,恐怕要失望了,我自认为也说不清,我们能听到和看到的东西太少,我也担心给出错误的意见。”停了一下,王原秋继续说:“自古以来,所谓变法者,都是改革者,秦时的商鞅变法,宋朝的王安石变法,光绪年间的戊戌变法,莫不是一场改革,只不过区别在成功与否,在于对国家和人民是否有利,现在我们面临着的这场改革,也是一次划时代的大变革,成功了,国家强大起来了,这就是一条强国之路。”

        “现在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政策,要注意,是经济政策,说明经济占了很重要的部份;市场经济,我个人认为市场就是需求,经济开放和市场自由,这是很重要的两个方面,以市场为导向,就是以需求、需要为指导,不再是以计划为指导,还有‘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什么是富,钱多就是富,怎么富,多挣钱才能富,能挣钱的叫能人,或者能手,也不再叫着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了。我们一个月工资一百多块,人家早在十几年前就叫万元户了,所以你说他到了那边,一个月工资是你的几倍,我认为很正常,说明人家的经济是真正的发展起来了。这是我个人的看法。至于你们,想走,我不反对,想留,我也没意见,怎么选择,只能由你们自己来决定。”王原秋没有给林达方具体的选择建议,而是分析了自己所了解的信息,对改革开放做出了自己的解释,“你还可以多请教一下你的父亲,看看他有什么合适的意见。”

        “嗯,我准备星期天就回石城,也想问问父亲的建议。欣妍呢,你有什么看法?”林达方又问王欣妍,他不能不顾她。

        “我想陪着爸妈。不过如果你想去,我不拦你,你的决定我都支持,不拖后腿。”王欣妍轻松的说,她不想让林达方为了她有压力,让他做出自己的选择。

        “如果我去了那里,你怎么办哪?”林达方有些犹豫。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王欣妍的心情有些复杂。

        “我先问过父亲的意见再看吧。”林达方结束了话题,想等问了父亲以后再讨论。

        “嗯,不过天气预报说过几天会下雨,回家的路上注意些。”王欣妍叮嘱他,她没说一起回石城。

        “好的,我会注意的。”

        林达方从王原秋这里得到了支持,至少王原秋不反对他,表现得很开明,没有为女儿的事阻拦他做选择,已经很好了。

        星期天,林达方回到家,把同样的信息向老父亲做了介绍,明确说想听听父亲的建议,林中富对这些也知道不多,只简单的也知道一些,兰城都相差那么大,何况五集镇。不过林中富还是说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现在我们这里也有万元户了,政府也鼓励生产,种地还有补贴,鼓励发展种养专业户,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就是要农民多干多挣,以前是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不让大家干,现在是希望大家多干,这都和以前不一样,按农民的说法,世道变了,当个干部也不一定比农民挣得多,政府看农民挣得多的,还有奖励,拿来当作宣传榜样,去年不就有万元户戴大红花领奖了。”林中富的话很朴素,没有王原秋那种高深的市场经济理论分析,都是他看到的农村现象,“你说的那个什么深圳,我也不知道,广播里听过一点,想去就去,去之前想好,挣钱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有辛苦的准备,我们这里的万元户,哪一个不是辛辛苦苦的干出来的。”

        “王家的姑娘那边,你想怎么办,你们这么多年了,不能说丢就丢,我们是男儿,人家的是好姑娘,要多想想。”

        “她说要在家陪爸妈,所以我才为难,要不,我先去,如果干好了,那时再说?干嘛不好也回来,再说不迟,你说呢?”

        “王家那边同意的话,我也没意见,你们年青人的事,你们自己商量着办,我不多说什么了,古时候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叫……谋定而后动,对,就是这个,考虑好了,商量好了,你们自己做主。”林中富为他的事定下了调子,基本上还是“你们的事自己拿主意,我没意见”,但林达方还是从老父亲这里,听出了对自己的支持,和王家的父亲一样,希望孩子们能有个好的发展,但事先要考虑好,做足准备,不盲目。心里渐渐的踏实了,准备返回兰城,再找王欣妍,把自己父亲的话告诉她。

        林达方从两位父辈那里都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现在是鼓励向上发展,鼓励多干多挣,鼓励大家想方设法搞经济,“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就是最好的解释。就算现在不马上去,明年呢、后年呢?将来一定会去的。这是林达方准备今天回去以后,告诉肖立的想法。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