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三章 漫漫旅途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林达方告别了父亲,回到兰城,先去了王欣妍家,把自己父亲的话向王原秋和王欣妍作了说明,特别说到父亲对王欣妍的意思,“好姑娘”的评价,父亲还是很肯定这个没过门的媳妇的,希望他们能够商量好、安排好,实际上是不想他们错过了,将来后悔。

王欣妍坚持要陪父母,实际上她的父母也不舍得让她就这么去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好男儿志在四方”,可这毕竟是独生女儿;林达方也表达了自己可以先去一步,如果情况好,那时再考虑让王欣妍一起的想法,王原秋表示同意,还说只要他们商量好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有了目标就要去努力,不要瞻前顾后。林达方感激王原秋的理解,不过他不是现在马上就离开,他希望等到把事情都安排好了以后,心想着也不差这点时间。

肖立知道了林达方的打算,他和柳华商量过了,也有这个意思,不过林达方希望是肖立先去,等到稳定了,她再来不迟,现在还有表妹帮忙,女儿能照顾好,问题不大,柳华想想也认为可以,这事大概就这么定下来了。

陆昂和尹素敏傍晚又来找到肖立和林达方,说准备回去了,厂子那边有事要做的,不能呆得太久,林达方把他们讨论的情况向陆、尹二人介绍一下,说还有些事需要处理,那时再安排;过去后,以后会联系他们,如果他们遇到有合适的人,也不用等,他们去了可以再想办法,也感谢二人专门过来找他们,有需要相互可以联系,等等。尹素敏表示理解,也希望以后能尽快见到他们,交待去到深圳一定联系她,有问题也可以找她和陆昂,既然是朋友,不需要见外。她很看好林达方,这个人虽然学历不高,但脑子和别人想的不一样,做事情的思路很清晰,不焦不燥,得失感很明确,又有人情味,从他对王欣妍这件事上,看得非常清楚。尽管他和王欣妍恋爱这么多年没结婚,依然紧守着那份感情,凡事都有商量,也会考虑王家父母的意见。从听说他的故事开始,尹素敏就看不透这个中专生,眼睛很明亮,看着又象眼里有个漩涡,不一般。

还有一个林达方和肖立不知道的事,陆昂那一批的出走,对厂里原来一同毕业参加工作的年青人,已经产生了极大的冲击,随着时间的推移,鸿盛集团现状让他们越发看不清前景,原来毕业分配到厂里的时候,他们还有一些期盼,干部待遇、稳定的工作、学有所用,就是他们原来的追求;现在实行劳动合同制了,干部待遇没有了,稳定的工作也不存在了,哪一天不再续签合同,别说干部,连工作都没有了,原来的一切都化作了烟云,人心已经不稳。那天陆昂单独给肖立说过:“我们希望改革,但这么低的工资待遇,还要承受那么大的改革风险,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是啊,改革的目的是让大家向好的方向发展,“打破铁饭碗”是鼓励大家努力提高,不是只看着打破的饭碗站在那里所计可施,齐有亮的改革就是打破了铁饭碗,他们没有了铁饭碗,连暂时的泥饭碗也随时可能会打破,是被动的承受,却不是主动的创新,没有给他们创新的方向;这不是他们这些年青人想要的,所以他们主动扔掉了齐有亮那没有指望的泥饭碗,到外面去寻找自己的价值,有可能会找到金饭碗也说不定。陆昂现在已经比当初的铁饭碗强多了,至于碗大了许多。

虽然林达方和肖立并没有如尹素敏所想,直接卷起铺盖跟着她去厂子里工作,但她知道种子迟早会发芽的,她还计划着把父亲的公司做强做大,不只是做电子行业,还要做其它行业,需要更多各种各样的技术人员,尽管在深圳也能找到这些有技术的人才,不过不如他们这个类型的好用,他们相当于是组队闯世界,一个是他们初来乍到,早早给他们安排好了落脚地,没有后顾之忧,容易安心,二来,林达方这种重感情的人,只要你对他真心实意,他也会处处为朋友着想,现在只要把陆昂牵住了,肖立和林达方就有可能会在一起,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有能力的人好找,有情有义又有能力的人已经不多,特别是在那里摸爬了几年的,大多都是利字当头,有奶便是娘,炒老板是家常便饭,只要有人许以重利,第二天就有可能找不到人,别看老板在人前是处处风光,可老板的苦恼一般人也是体会不到的,抓生意拿单子,找人才稳人才,资金流转要顺畅,现金流要健康安全,都是老板需要操心的事,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必须要腾挪出足够的现金,不然,工厂就有可能一夜之间轰然倒下,曾经就发生过因为老板的资金调度迟缓,工资发晚了两天,工厂的人员流失殆尽,只剩下不多的工人,和一堆冰冷的机器,没办法正常开工,老板欲哭无泪,订单不能及时完成,不但生意泡汤,赔偿都足以压垮一个规模不大的工厂。订单不足可以找,也可以拆,资金不足可以借,但如果人没了,耽误了交货期,等着老板的下场就是垮掉,所以尹素敏很想建立一个稳定的人才层,订单和资金有老爸操心,她是管理厂子内部的,一心想要建立一个“团队”,她从书上看到说稳定的人才层就是“团队”的基础,人最重要,只要团队还在,一切都可以再来,她需要建立的就是一个以公司利益为核心的团队,林达方这些人很合适,如果能与他真诚相待,不需要担心他没有归属感,矿山机械厂这样的企业,完全没有活力,他都任劳任怨的干了五六年,就是因为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这里为他做好了准备,让他不用为工作之外的琐事操心,工厂和他之间有了一份感情,他一直都怀念。自从齐有亮当了厂长以后,剥掉了维系感情的纽带,让他感到了失望,这份感情淡漠了。

送走了陆昂和尹素敏,肖立眼里有一丝丝期待,他告诉林达方,除了陆昂,还有当时和陆昂一批离开矿山机械厂的其它人,给他写过信,向他介绍过那边的情况,也建议他安排时间出去走走,不要总是窝在兰城的厂里,他们也是过去曾经出来见识过,才最终决定离开兰城的,在兰城找不到那种奔跑的感觉,虽然很累,很忙,但很充实,让人兴奋,他们说除了刚刚毕业那一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那些曾经的同事,分散在那里的各个角落,寻找着自己的价值。

林达方也已经很久没有奔跑的感觉,他不想让惰性侵蚀自己,人生的旅途还有很多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