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六章 厂长了不起啊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厂区里,经过武长胜在广播里喊的几嗓子,许多职工自发的来到车间进行抢险,进展很快,主要的设备部件很快拆卸下来,暂时放置到了相对高处,推广开来的“砍法”也加快了对重点设备部件的保护,很快,除了一车间已经进水,其它各车间也已经面临困境,进水是迟早的事,厂里没有准备沙袋,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已经近在眼前的洪水,哪怕是延迟一分钟。来到厂里的职工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车间里的水已经没膝,武长胜让所有人撤出车间,巡查了一遍,又挨个问在场的人,确保各车间所有人都撤下来,才领着大伙往外走去。

        有人建议分批留下看守,巡查水情,很快大家决定每个车间留下一个熟悉的老职工,各车间配合同时巡查,轮班巡守确保安全,发现新情况向武长胜报告。其余的人先回家,路上有人问武长胜,厂里其他人怎么没见,武长胜也无言以对,他也不知道,他早前在广播里召集大家,只是出于大家对他还算熟悉,毕竟在生产科长的位置上那么多年,和各车间打交道多,说武长胜大家都知道,如果换了别的人,还真不一定有那么强的号召力。林达方没说酒楼和第三产业那边带走了很多的人,说这些没有意义,现在只能靠自己,现在只剩下一个调离了岗位的原生产科长,算是最高职位,唯一的领头人,暂时保持这个局面,对大家都有好处。

        还没离开厂区大门多远,迎面走来一个穿酒楼工作服的人,向众人说到:“我是酒楼的小方,酒楼被困住了,齐总和于总都被堵在酒楼里,让找人过去想办法,正好大伙过去帮帮忙呗。”小方叫方友清,是最早从矿山机械厂调到鸿盛酒楼的职工之一

        “除了办公楼,就酒楼那块地势最高,家属楼都有危险,能有什么办法吗?”武长胜最熟悉情况,接过话说到,“另外,老宿舍楼那边早已经进水了,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要先过去看看。”刚才林达方来的时候,只是告诉他进水了,喊了一嗓子,让人赶紧撤出来,现在也不知道撤了没有。

        “既然宿舍楼已经进了水,还不如先保酒楼,毕竟领导都在那边。”方友清说。

        “现在宿舍楼那边厂子里职工出了问题,还是要有人来组织的,我们刚刚从厂里出来,体力也撑不住了。”武长胜还是认为先把宿舍楼的情况搞清楚,人的安全最重要,安置好职工是首要的。“现在酒楼只是被水围住,暂时没有危险,你们先在那里看守,想办法尽量不要让水进到酒楼里。”又交待了一句。

        方友清听武长胜这么说,有些不耐烦,提高声音说:“于经理说齐总让大家赶紧到酒楼那边,先保酒楼,要保证酒楼不能出事。”

        武长胜也不客气,说:“今年这场洪水来得邪乎,职工宿舍楼的危险更大,人也更多,更不能出问题,你先回酒楼,告诉大家按我刚才说的做。”

        方友清:“不行,必须到酒楼去,这是齐总说的。”又把齐有亮搬出来。

        “不用了,酒楼那么点地方,本来就有不少人了,你们大多都是年青人,完全应该可以自己解决问题,车间已经进水了,这些有不少都是老弱,况且我们还要照顾厂里各车间的情况。”武长胜没有妥协。

        “我们处理好这边的情况再到酒楼看看,你们坚持一下。”林达方也对方友清说。

        方友清没法子,自顾自往回走,也不管武长胜,更不理睬林达方等人。林达方让武长胜和肖立回家,柳华还带着女儿在武长胜家,要安顿好,顺便让武长胜休息一会,年纪有些大,体力比不上年青人的;自己往宿舍方向去,自己的房间也要看一下,却发现自己的已经回不去了,一楼的窗口已经淹了一半,有不少人还在一旁指指点点,林达方赶忙问楼里的人都出来没有,有的说不知道,有的说都出来了的,没个准数,还有人说这个情况厂里的领导也没个人过问一下,林达方告诉大家,是刚刚从车间抢险出来,在生活区各个地方巡查,也让大家自己想办法,这种情况不能全指望别人什么,自救第一。正说着,武长胜过来,看这么多人,也让大家相互帮忙,尽量给家在低处的职工提供帮助,不要等,同时安排好轮流值班,注意观察水情,被水困住的人家如果有需要,及时报告或者想法子帮忙解决,互救互助才是渡过难关的唯一办法,一切都等洪水过去再说;尽可能把职工组织好,减少损失,武长胜也是厂里的老科长了,这么猛的洪水也是第一次遇到,只能做到这一步,换个人来也不一定能做得更好。

        水势虽然没见迟缓,林达方见大家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走近武长胜说:“大哥,还是到酒楼看一下吧。”武长胜点了点头,对周围的人群说到:“鸿盛酒楼也被洪水围住了,刚才还没进水,大家抽些人,一起过去看看。”有几个表示愿意一同去,也有说风凉话的:“酒楼都不是厂里的了,况且厂里抢险也没见他们帮忙,和我们没关系了吧?”“就是,他们只管自己,对厂里不闻不问,有困难也是他们自己的事。”不少人附合,不主张去酒楼帮忙。“齐厂长也在酒楼。”旁边有人说。

        “厂里进水这么大的事,抢险都不组织一下,只会躲在酒楼的温柔乡里,厂长了不起啊。”有人大声反对,“就是,要不是武科长及时组织大家抢险,这次厂子怕是保不住了。”

        武长胜见状,又说:“先不管酒楼是谁的,也不管有没有厂长在那里,能帮还是要帮一下,以前学**,不也没说是不是一定要是自己人的才帮,何况不管是鸿盛酒楼,还是矿山机械厂,不都还是属于鸿盛集团吗。这样,愿意的一起去,实在不愿意的,加强巡查,发现危险及时通知,好不好?”带了几个愿意到酒楼的往鸿盛酒楼赶去,武长胜的意思是,鸿盛酒楼里也都曾经是一个厂子的职工,不能见死不救。

        趟着水走到鸿盛酒楼附近,洪水线距离酒楼还有一段距离,武长胜等人没发现有什么险情,直接来到酒楼,看酒楼的人都在一楼的大厅里坐着,武长胜问到:“方友清呢?不是说被水困住了吗?怎么都在这坐着?”一连三问,没有人给他回答,“既然没有说话,这里应该是没事了,我们还是到厂里,那边的情况更糟。”武长胜对一同来到酒楼的职工说到,转身出来鸿盛酒楼,就要再趟水回去。

        “武科长,”于小洁出现在楼梯转角,正往下走,“既然来了,不如等一下,如果确定水进不了酒楼,你们再回去不迟。”

        “等确定水进不了酒楼再走?你知不知道全厂车间都已经被水淹了?你知不知道已经有两栋宿舍楼的一楼被淹?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需要帮助安置?我知道厂长在你楼上,虽然听说鸿盛酒楼从厂里独立出来了,我也不再是生产科长,你们怎么做我管不着,但现在厂里你们不管,我们自己管。”看着其他人说:“你们也曾经是厂里的职工,宿舍楼里也可能有你们的亲人朋友,你们自己看着办!”厂里的情况不容乐观,这关系到几百号人的大事,武长胜也心急如焚,语气也加重了,自己虽然是个“过气”的生产科长,但是在厂里二十多年了,那份感情年青人理解不了,只有自己能体会。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