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八章 同居一室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见林达方没回头,只盯着外面的水,很哲学的身形,于小洁有点着迷,刚才的对话太有深度,她的知识面不足以解释,没再接下去;虽然大家都叫她经理,但是她心里知道,这不过是齐有亮给她安排的角色,也并非是唯一选择,她对这个大男孩依然看不清,当初自己往上贴着去追求他,却被他回绝了,他心里只记着那个她没见过面的女孩,现在风雨飘摇之中,仍然记着那个女孩,自己在他心里就没有一点位置,哪怕是一点点都没有,作为女人,于小洁自认为自己不缺魅力,齐文明对她神魂颠倒,可自己又看不上齐文明,说实话,要不是他有一个当厂长的叔叔,什么都不是,至少没入她的眼,有时候,她怀疑自己之于林达方,会不会象齐文明之于自己,都不入对方的眼,这种感觉很奇怪。

        雨已经没有前几天那么大了,只是如重型飞机滑行的那种闷闷的震响更沉重了,摄人心魄,让人不安;林达方看了看外面,发现自来到酒楼之后,并没怎么变化,水线只前进了一小步,对酒楼还形成不了威胁,雨幕稀疏的不少,不由得心情好了些,视线能放出更远,远处的房屋看得更清楚,他也感觉雨势不如之前,转过来对于小洁说到:“雨好象变小了,我去厂里看看,在酒楼也帮不上什么,这里还是你来安排。”

        “现在的情况,你去了又能做什么?”

        “肖立一家还在大哥那里,女儿还小,他们都牵家带口,我只是单身一个,年青,总比他们方便些,我的宿舍怎么样,现在也不知道,总要去看看的。”于小洁发现尽管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员,位置很低,可他总是把“大家”放在前面,尽己所能,武长胜临走时,他关切着让对方注意安全,肖立一家被接到武长胜家里,他也记挂着,自己的宿舍有没有被水淹却都不知道,这个男孩的心真有这么大?可惜人家根本就没正眼看自己,不象那个齐文明。想到齐文明,于小洁头疼不已,喊他一声“齐老板”,骨头都轻了;摇摇头,总归是有个厂长叔叔,自己年纪也不小了,要不,就着驴下坡?于小洁轻轻地抚了抚额头。

        “你也注意安全,没其它地方去,还是回到酒楼来吧。”于小洁鬼使神差的关心起林达方来。

        “嗯,先看看再说吧。”林达方没有拒绝,宿舍被困住了,确实无处可去,“走了。”回头轻缓的说到,语气不如原来那么严肃。

        林达方孤家寡人一个,王欣妍太远,平日里关心他的只有“大哥”武长胜,和师兄肖立,于小洁离开车间后,和他见面的时候不多,今天还关心他,自己都不知道搭的是哪根筋。武长胜让肖立安心在自己家安顿,毕竟比酒楼方便些,听林达方说准备暂时留在酒楼,等水退了再回来,没说什么,让林达方注意身体,这时候身体最重要,林达方点头,对武长胜的话还是很在意,不想让他担心。

        林达方回到宿舍,已经淹没一层的大半,幸亏发现及时,人都撤出来了,有不少房间的窗口能看到漂浮物,应该是来不及带走的物品,自己二楼的房间暂时上不了水,水太深,也不打算进去,直接回了酒楼,身上的泥水油污没办法清洗,沙袋已经到位,自己索性就在大厅休息。酒楼的地势比较高,供电线路又经过改造,暂时没停电,厨房把饭菜端到大厅,所有人就这么或站或蹲着对付,已经大半夜了,外面漆黑一团,酒楼的灯光映射着微弱的影子,有人自告奋勇值班,其他人轮流休息。林达方也凑合着吃了些,又喝了姜汤,感觉身上有了点暖意,找几根树枝在外面做了标记,让人注意记时,靠着墙边闭目休息;雨虽然小了些,也不敢大意。

        于小洁从三楼下来,就着灯光找到林达方,示意跟她上楼,林达方摇了摇头,没动脚,于小洁恼怒地看着他,林达方不想引起其他人的误会,只好起身跟上。除了经理办公室,三楼房间不少,有些暂时用不上就干脆空着,林达方蹙眉,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于小洁没有看他,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也不关门,拿了条毛巾出来,让他进去:“去洗一下,可帅的一个人,别糟蹋了。”林达方环视一周,找到卫生间的方向,刚想过去,自己没有换洗的衣服,洗完了怎么出来啊?为难的停下脚步,于小洁也说话,又找了件酒楼的衬衫扔过去,转身把办公室门关上,林达方看看手上,又看看办公室,往卫生间走去。卫生间里有洗衣粉,把身上的衣服搓洗一下,又洗了个澡,把酒楼的衬衫套上,出了卫生间,却见于小洁靠在办公室门上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林达方全身上下透着水汽,脚上却穿着运动鞋,不伦不类。

        “把鞋子脱了,小心脚上泡浮了。”于小洁发话,不容质疑中,透着关心。

        “好多年没光脚了。”林达方没反抗,把鞋脱掉,感觉有点冷,又哆嗦两下。

        “我给你拿张桌布,自己盖一下?”顾不得其它,人总比桌布要紧,“天快亮了,现在没什么事,好好休息一下,我也扛不住了;再说,就算水再上来我们也没其它办法。”

        “两张沙发,一人睡一张。”于小洁对林达方示意,怕他又会拒绝,努力瞪着他,“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林达方想想也是,自己一个大男人,还不如一个女孩,进得办公室,于小洁象只猫似的先蜷在一张单人沙发上,把双人沙发让给他。“那我就睡了啊,有事记得叫醒我。”林达方也不再多想,正想睡着,于小洁又说话了:“哎,小林工,以前在车间的时候,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