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九章 抱着睡了一晚上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于小洁不管不顾的,口无遮拦,把林达方说得一无是处,从她话里的意思,好象林达方这一类“读书人”就是那种“有贼心没贼胆”、又想入非非的伪君子,而且现在已经开放了,还守着“封建”的帽子。林达方嘴上说不过,行动上也招架不住,混身象长了刺似的难受,“我有点冷,”于小洁:“你也冷吧?两个人挤一下暖和些。”也不管林达方同不同意,挤到他身边,感觉她确实很凉,象没有温度一样,林达方没有再挪动身体,默许了她的行为,或许自己也有点凉,刚才还哆嗦,不过还是提醒她:“小心有人上来看见了,你不怕吗?”“我们又没做什么,也不让他们上三楼来的,”于小洁挤得更紧了,再强调一遍,“挤一下真的暖和多了,不许走啊。这种时候,不得互相取暖怎么受得了。”任由她挤到身边,贴在身上,也有些心猿意马,除了王欣妍,他没和其他女孩这么近过,这闻到女孩身上的体味,难有不被刺激到的,还是忍住,于小洁看他,把他的双手环过去,“你不想试试看我和你女朋友谁更舒服吗?”“我没抱过其他女孩,没经验。”林达方老实说到,不避讳自己的弱点,“不过你也蛮舒服的,是不是女孩都是这个样子?”林达方有点把持不住,顺着于小洁的话,轻轻抱了抱,感觉她和王欣妍还是有些不同,王欣妍是水一样的柔滑,搂在怀里象贴在身上,一片温软;于小洁是象一团火缠上来,让人无法自持。

        “再挤一点点嘛,还是冷。”于小洁不满的抱怨。

        “她知道了会不高兴的。”林达方实话实说,倒不抗拒这样保持。

        “让你占便宜了她有什么意见?何况现在是为了取暖,别人我还不让抱呢。书上说外国人换着老婆亲嘴。”于小洁理直气壮,似乎忘了是她主动要求抱的,又往他怀里拱了拱,象只猫。林达方不想告诉她“换着老婆亲嘴”是老外的一种礼节,摸了摸她的背,用桌布给她盖在一起,两个人完全贴上了。感觉是什么硌在自己肋下,不太舒服,林达方伸过一只手,想挪一下,不想刚触到一团东西,正往旁拨,被一把打开,同时传来于小洁的声音:“这么不老实,不该动的别动。”林达方才反应过来,脸上不自然,不过还是告诉她:“这里硌着不舒服,要不你还是坐起来,靠在一起好吧,”“唔,好吧。”于小洁好象是从梦里被吵醒,迷糊中应到,刚才还打他的手,这会就能做梦了?把身体转了一下,钻到林达方的胳膊下,又把他的另一只胳膊拉过来抱住,头一歪就要睡,这样子确实是困得厉害了,别人再怎么叫她经理,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这几天,担惊受怕的,没办法休息,难怪要抓林达方陪她。“哥,冷。”于小洁迷糊中喃喃而语,蜷成一团,把那只胳膊抱得更紧,林达方所手放在她的额头,不怎么热,又用桌布拢了拢,让她睡踏实,胳膊被抱住了,紧紧的贴在她的胸前,怕弄醒了她,也不敢动,就这么搂着她,也睡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林达方感觉眼前光线晃动,努力睁开眼睛,天亮了,雨声变得更小了,楼下一直没人叫他,应该没有水进到酒楼里来,想下去看看,刚一动身子,感觉胳膊一沉,才想起于小洁还在自己怀里抱着一只胳膊,低头看她还没醒,睡得正香,摸了摸她背上,温温的,比昨晚好多了,停下手上的动作,让她继续睡着。想起昨天晚上,于小洁抱着他的胳膊喊冷,现在沉沉的睡得正香,一点没防备他;这也难怪他,和王欣妍恋爱谈了五六年,除了搂抱几下,没一点进展,双手从来就没突破过她的衬衫,现在换了个女孩在自己怀里,还是隔着衬衫,除了继续抱着,给她温暖,还真不懂别的,连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动作都不会,想起被她打开手的那会,不会是真的弄错地方了吧?又想到于小洁说的“你不想试试看我和你女朋友谁更舒服吗?”突然想要对比一下她和王欣妍有什么不同,看着她的脸,带些许狐媚,耳垂很精致,边缘薄薄的微绒,有点朦胧透光,更衬得那张脸上几分妖娆,再加上那双桃花眼,难怪肖立说没人能扛得住这种诱惑。正看着入神,于小洁睁开眼,正对上林达方的目光,也不躲闪:“我和她谁更好看?”醒来就是这一句,让林达方无言以对,只好应着:“你们不是同一个类型,但是都好看。”这是实话,两个都漂亮。于小洁不满意他的回答,嘟着嘴,象个没拿到糖果的小女孩:“如果没有她,你会不会喜欢上我?”林达方感觉这怎么和电影里的差不多,这家伙不会的电影看多了,跟电影里学的吧?!他不喜欢这样,他对生活是实事求是的,王欣妍在前,他喜欢她就是她,不存在如果,当然假如真的如于小洁说的那样,说不定自己会喜欢上于小洁,漂亮女孩谁不爱?自古才子爱佳人,甚至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都有;林达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告诉她天亮了,该起来了,谁知道于小洁打个呵欠,又钻进他的胳膊里:“两天没睡好了,要再睡会。”把他当成自己的依靠。“我又不是你男朋友,再说一会让人看见了。”“哥,你当我哥还不行吗?就让我再睡一会会。”林达方莫名其妙变成了于小洁的哥,还是必须宠着她的那种,虽然现在到处喊开放,也没有这样就拣个漂亮妹妹的,心想如果让人知道了自己会不会挨打?而且外面还有传言,自己扛得住扛不住?王欣妍知道了会不会有想法?都是未知。唉,都是电影教坏小孩子。林达方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他对女孩一向没有约束力,王欣妍是,现在于小洁也是。“我的手麻了。”动了动被抱着的胳膊,找了个理由。

        “才不会,我这里是软的,手怎么会麻?”于小洁软绵绵的声音,“你的手以前有没有麻过?”

        “有过啊,时间长了不活动都会发麻的,”林达方想告诉她时间长了不活动,会影响血液循环。

        于小洁却想到了另一个方面:“那她肯定比我的小,手才会麻的。”林达方差点噎到了,真敢说呀,这种妹妹不要也罢,不过凭感觉,王欣妍的确实不比她大,这个应该是真的。“好了好了,少勾引我了,现在我是你哥,不是老公。”“我还没老公呢,要不,你暂时当一下好不好?”“不好!”林达方没想到,只是一个半夜的时间,自己千防万防,还是让于小洁绕进了圈子,这个怎么能乱当?暂时的也不行!“你都抱着睡一晚上了,当一下你也不亏嘛。”“我是怕你冻生病了,不是想给你当老公,别乱想。再说让人知道了也不好,你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这有什么不好见人的了?不是一直都有传言说我这个那个了吗?你也相信那些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们歪心思多。”于小洁有点忿忿然。林达方听了也不言语,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不就是我长得漂亮点,从车间出来时间短了点,经理当得快了点,都以为我和他睡一起了才这样的呗?”于小洁似乎豁出去了,又似乎想把自己的委曲发泄出来,“他想,我还不想呢,有这么便宜的事吗?”停了一停,又补一句:“一个糟老头子,一个没文化,人家这么漂亮,是你你愿意。”林达方没想到于小洁说出这样的话,这不就是因为你漂亮吗?

        “哥,人家怎么说我管不着,你不许信,”又一个哥,让林达方不能不信,“叫半天哥了,到底是你大还是我大?来比一下,我明年二十五了,哥,你呢?”林达方差点没气笑出来,不停的叫着哥,还要比比谁大?“我快二十六了,你说呢?”“哦,知道了,哥。”说完,又钻进他的胳膊里,把另一支胳膊抱在胸前,还揉了揉,“有个哥是挺好,可多了个嫂子。都白让你抱着睡了一晚上。”满脸的不甘心。林达方心想,明明是你抱着我好不?自己是被迫的,如果要定罪,自己也应该是受害方。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