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十四章 钓鱼(二)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改革开放喊了这么多年,人们已经不再羞于谈钱,挣钱已经成为大家的共同目标,只要是正当路子,你怎么挣,挣多少都不会有人能说上什么,开馆子,开店,兼职,走穴,甚至于拿回扣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只要有机会都会做。

其实于小洁当这个酒楼经理挣的钱也不少,她在取经学习的过程中,也学会了怎么给自己挣钱,不能白当个经理,否则就真是个白痴了,只不过不好给自己也象林达方那样配个传呼机,那样就太惹人注意了;但如果把林达方抢到手就不一样了,人家有技术,有门路,挣了钱,给自己武装一下,谁也说不出什么闲话,这年头在外面兼职的人不少,还有上班以外做生意的,俗话说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只是大家都不公开,闷声做事发财而已。

于小洁尽管读书少,文化低,但也在想,怎么把自己的钱给洗白,让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花销,便找了个时间,约林达方说请他吃饭,有事要请他帮忙,林达方对她印象不象前一段时间那么不好,开始接受她当妹妹了,态度也随和,有时候还开开她的玩笑,现在妹妹有事找自己帮忙,就答应了,依约而来。就在鸿盛酒楼二楼的包厢,于小洁安排了一桌子菜,和林达方边吃边聊,现在熟悉了,也不避讳过去那些尴尬的事,就当是说笑话,俩人从在车间接触认识开始回忆,到于小洁主动说起给他写信,倒贴着追求他,被林达方毫不犹豫的拒绝,于小洁没有一点点害羞的样子,轻松得仿佛说的是别人的故事,两个人不时的为过去的相识和故事干杯,气氛融融,包厢里不时发出两人的笑声,不明所以的人一定会认为这是老友相聚,在缅怀过去的战友之情。

但说到前一段时间,林达方误解她被某人包下来的时候,于小洁生气的非要林达方道歉,要让他罚酒,拗她不过,只好喝了两杯葡萄酒,于小洁脸上才笑颜如花,搂着脖子说还是哥哥最好,又强行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全然不避讳林达方有女朋友的事实,林达方只当她是开心,兴致所以,也没有过多责怪的意思,反而说自己喝了,要她也喝,于小洁二话不说,径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要再和林达方干杯,两个人就这么一边说笑,一边喝酒,其乐融融。于小洁没忘记自己的事,又向林达方讨教,自己怎么挣钱的事,说自己文化不多,又不如他有技术,让林达方给出个主意,也能在外面赚些钱贴补生活,不至于干靠这点工资混日子,林达方也不急,说是要好好想想,两个人讨论讨论,于小洁一听这话,求之不得,就怕林达方一推二四六走人,这要讨论讨论,时间可短不了,俩人就顺理成章的继续往下呆在一起,主意慢慢想,话可以慢慢谈,把他钓在身边,说不定还能谈出点什么来。林达方和于小洁闲聊,从于小洁的日常生活,到个人喜好,穿着打扮,到饮食起居,包括平时上街都爱逛些什么地方,看什么电影听什么歌,裙子裤子睡衣,发型发饰等等,能串上的话题,不显山不露水的聊了好半天,对兰城当地的日用市场情况,也通过于小洁的对话摸了个七七八八,结合她个人的情况,最后认为于小洁可以试试开一家时装店,有几个方面的因素,第一是当前人们对修饰打扮更加细致,服装的要求也是更多样化和个性化,市场想象空间巨大,第二是于小洁当了几年的经理,自己的服饰更替也紧跟潮流,对服装也有些经验,第三是兰城有成行成市的专业服装市场,一家店混在其中不引人注目,挣了钱不惹人注意,谁问都说生意不好做,不挣钱就是了,反正挣没挣只有自己知道。于小洁听了他的意见,也觉得不错,时装店不象酒楼要这么多人,只要一两个人看店,会数个数算个钱嘴上能说的就行,从家里请个放心的亲戚过来帮忙,自己每天下班后过问一下就可以了,不占用自己的时间,就是进货有点麻烦,好的货源都不在本地,需要从外地发货,这个要想办法解决,自己不一定有那么多时间,但只要找到了稳定的货源,一切都不是问题。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一致认为可行,于小洁又让林达方合伙一起开店,说两个人合伙资金方面压力小些,林达方没说不可以,也没有马上答应,只说可以考虑,于小洁知道有这句话就到位了,真到时候,林达方不会不管她,来往这么久,她基本上了解林达方的为人,只要没把话说死就有回旇的余地,要不然她也不会有事就找他,不找齐文明,齐文明不如林达方靠谱。

决定了开店,两个人又马上把找店和找货源的事考虑上了,找店要靠于小洁,她比较熟悉,林达方想起尹素敏,,打听一下货源的方向,于小洁办公室这有电话,一会吃完饭可以先问问,暂时商量到这,其它还得看前面的进展再决定,事要一步步的做,急不来,两个人继续边吃边聊,感觉于小洁的事解决了,林达方一脸轻松;于小洁也高兴,脸上一片桃红,似乎酒劲上来了,不停的说着谢谢哥哥,陪着让林达方喝酒多吃,不觉间,两个人,两瓶葡萄酒喝完,时间就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林达方忽然发现整个酒楼好象没声音了,侧耳一听,出奇的安静,到包厢门口看了看,外面没客人了,再看时候不早,也准备回去,哪知道回头时,于小洁伏在桌上,已经睡着了,那样子应该是喝多了,酒楼已经打烊,其他人早就下班关门,整个的只有他和于小洁两个人,林达方想这下麻烦了,总不能大半夜的背着一个大姑娘出去吧,再说他也不知道她家在哪,往哪背啊,万一让人看见,说不定把他当作什么给抓起来,那就说不清了。四处看了看,找了个热水壶,倒了杯热水,把于小洁扶起来,在脸上拍了拍,试着叫醒她,让她喝了些热水,正要问她,于小洁身子一歪,倒在林达方身上,嘴里往外呼着葡萄酒香气,脸上带着梦里的微笑,林达方没办法,看样子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只好让她先暂时伏在桌子上,自己飞速地上到三楼把灯打开,幸好以前来过,不然真会抓瞎;再跑回包厢,于小洁还趴在那,没倒在地上,又试了试想叫醒她,于小洁带着迷糊的睁了睁眼,叫了声“哥”,把眼睛又闭上了,林达方没招,把于小洁的双臂搭在自己脖子上,两手一抄,使把劲抱起来,感觉可以坚持,径直往三楼去,办公室没锁,进去把于小洁放在长沙发上,掉不下来了,又出去拿了热水壶回来,给自己也倒了杯水,把于小洁抱到楼上后,林达方发现自己也有点头晕,不知道是酒劲还是累的,喝了些热水,在一边的短沙发上赶紧坐下缓缓气,不一会也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