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十五章 钓鱼(三)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话说林达方在一边也睡着了,没睡多长时间,酒劲过了,一晃头醒过来,身上有些发冷,想起闹洪水的时候,于小洁给找桌布的事,往办公室外的储物间去拿了两张厚桌布,准备给于小洁盖上,瞥见于小洁的脚上还穿着高跟鞋,刚才抱上来的时候忘了帮她脱下,就直接把她放沙发了,从来没帮女孩子伺弄过这个,于小洁的腿上还穿着长筒丝袜,感觉滑不溜湫握不住,加上自己也是有一点酒后劲,笨手笨脚几下没脱下来,弄半天好容易帮把鞋脱下来,于小洁也从迷糊中醒过来了,眯缝着眼,看他还抱着自己的腿,以为林达方终于开了窍,对自己有兴趣了,也不说话,任由林达方折腾;他不知道小妮子醒了,把鞋脱好后,又帮他把腿摆好,裙子拉正,这不小心看见了于小洁全是洞洞的蕾丝小底裤,眼睛不由得一直,林达方从来没有这么看过女孩子的隐私,和王欣妍恋爱这么多年,都没有突破过衬衫那一层,现在突然间看到这么隐私的东西,目光一下定在了那里,感觉心跳有些加快,喉咙发干,禁不住咽了一下。

这些都被迷糊中的于小洁看在眼里,她也没有这种经历,也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看着自己,心里也一阵紧张,又有些兴奋,腿上的肌肉不自觉的紧了紧,想并上双腿,可酒劲没完全过去,手脚有点不灵便,不但没并上,反倒把屁股扭了扭;林达方看她有动静,自己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把目光移开,拿过桌布帮她盖上,正要往另一边的沙发去,听到于小洁带着酒意的声音说要喝水,想着多喝些热水对醒酒也有帮助,身上也暖些,让她早点缓过来,对身体也好,便回身给她倒上热水,把她扶起来,喂着她喝,于小洁浑身软绵绵的不着力,喝几口就往林达方身上倒,只好在她身边坐下,一只手搂着肩扶住她,喂下大半杯热水,于小洁明显意识更清醒了许多,靠近在林达方身上看着他笑,脸上的桃红没退,衬得那双眼睛更迷人了,软软糯糯地叫声“哥”,林达方不得不承认,于小洁是天生的妖孽。林达方见她慢慢恢复了些,就问她要不要送回家,于小洁把脑袋瓜子不停的摇,低着头要往他怀里钻,嘴里嘟嘟地要“哥哥抱”,整个撒娇模样;林达方心里想的是王欣妍,手上却不听使唤,面对于小洁的投怀送抱也有些无法自持,顺势把她搂在了怀中,于小洁那一团火顿时紧绕着他。感受着林达方些微的颤抖,于小洁更兴奋了,双手环绕他的脖子,一脸酒意的跨坐在腿上,整个人贴上了林达方的前胸,送上火热的双唇,喃喃的呓语,让林达方彻底地迷失了,迎合着于小洁的亲吻,于小洁丰胸挤压下,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体内的荷尔蒙水平急速上升,这时候,恐怕孙悟空的金箍棒,也没办法把两个完全沉醉其中的人打散,林达方已经顾不上压在自己身上的是王欣妍还是于小洁,只知道她让自己极度的兴奋,忘记了自己从没突破过衬衫的历史,本来林达方勾在于小洁肩背上的手,迅速地移到了于小洁胸前。别看于小洁在林达方面前口花花那么放得开,只是性格使然,其实她也没有这种经验,没有过被这样,更被林达方一握之下,也是全身无力,低叫一声,颤抖着俯在林达方身上,眼看嘴唇就要离开,林达方正在兴头上,听着于小洁的低叫声,感受着她火一般躯体传来的律动,也被她的亢奋引动了真火,半闭着眼努力吸吮着她的娇唇,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哪会任她放开,手上没停,嘴上也没放过,于小洁在极度亢奋中不停地哼哼,那份刺激把自己悬在半空,想离开又不舍的,身体一僵,两眼紧闭,大脑一片混沌,一双玉臂把自己挂在林达方脖子上一动不动,感觉林达方正把自己推上愉悦的山峰,从来没有过的享受,于小洁欢喜地喘息着,臀下一片湿滑,没注意到于小洁已经回过神来,林达方还深陷在忘我之中,于小洁眼看林达方沉陷中闭着眼,时而低吟,时而展眉,胸膛起伏不定,不明白他是怎么回事,小嘴迎合着他的亲吻,鼓起余力把香舌度进林达方口中,在于小洁的刺激下,林达方也慢慢醒过神来,听于小洁叫“哥”,还有急促的喘息声,睁开眼,定睛一看,于小洁整个人**的趴在自己身上喘气,浑身粉红粉嫩的,自己腿上还感觉温热湿滑的,再一想刚才的情形,心想不会是真的吧,这就把她睡了?虽然于小洁好几回说过不介意和自己睡,这确实有点莽撞了,但是她在上面,自己在下面,到底是谁把谁睡了呢?再看自己身上衣裤完整,没脱过啊,但你要说没睡,眼下于小洁这情形,很难让人相信,于小洁的裙子快变成上衣了,下面除了那条什么也遮不住的小底裤,就没别的东西,林达方把手从于小洁身上拿下来,给她理好裙子,把屁股遮上,‘这小屁股手感真是太好了’林达方忍不住多摸了一把,却发现怎么又热又滑,从屁股到腿上都一个样,温热的一大片,小底裤几乎全湿了,难怪自己腿上也湿滑温热的,和她的一样,也怪林达方没有生活经验,谈了几年恋爱,一直还停留在王欣妍的衬衫之外,理论面上知道男女之间有那么一回事,就是没实际操作经验,完完全全的初哥一枚,还问于小洁:“你的裤子怎么这么湿的?”把自己初哥的身份彻底暴露了,于小洁故意要整蛊他,娇声说:“你刚才那么用力,还能不湿嘛?人家全身都疼呢。”不过林达方虽然没经验,人可不傻,脑子过几下,大概地结果也分析得差不多,所以说这人有知识还是有优势,于是实话实说:“说实话我没见过这个,不过刚才迷糊里是动了手,没伤到你吧。”于小洁继续说:“嗯嗯,哥再抱一下嘛,我累了。”小屁股在林达方跨前来回蹭,于小洁和林达方一样没经验,否则刚才多好的机会就把林达方给吃了,一个初哥和另一个刍儿在一块,思想上又没完全放开,糊糊涂涂折腾一场,不过于小洁就象发春的猫,今天把林达方叫过来为的就是这个,还没达到目的,自己先被弄晕呼了,意犹未尽,又心有不甘。

其实于小洁的想法很简单,她从骨子里喜欢林达方,当初被林达方拒绝以后,把这份单相思深深的埋在了心里,现在有了和林达方修好的机会,自然不想放过,才不去管他会不会和王欣妍结婚,也不管自己以后会和谁结婚,反正现在大家都没结婚,现在想的就是自己喜欢林达方,不去管王欣妍那一层,趁着今天酒后“乱性”一把,只要自己抢先把林达方睡到手,就是胜利,今天知道了林达方也是初哥,如果借今天的机会,自己的第一次能和林达方一起,从而把他绑在身边,就再好不过了。力气恢复了些,想通了之后,于小洁思想上全然没有了负担,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过了这村难寻这店了,“哥,再亲一下嘛。”小屁股一边蹭,小嘴一边往林达方脸上去,一边想着,于小洁又有些兴奋,今天就想要吃定了他。

终于把林达方这条鱼钓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