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筱家女儿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我时常在想,要是她姑姑能有选择的余地,她必定不甘愿当一个家族的傀儡。她还是甘愿跟一个戏子,忍受众人的非议跟满城的流言。”

        三乔总是觉得姑姑的故事里掺杂了太多的后悔与不甘。

        少年时的姑姑是那么青春张扬,筱家的大女儿闻名街巷,多少人都说筱家女儿,有男人胆气,若是继承父业,也能把这份产业发扬光大,可惜生成了个女儿身。

        可筱家老爷乱世里钻营谋求的一份营生,自是知道女儿不能囚于大宅院。启蒙读书,请最好的夫子;打枪骑射,也是最好的教习;大了,出外读书也要去最好的学府,只有此,女儿们的天地才能宽广。

        筱家大闺女也争气,可一场梨园里的集会却让乖巧半生,争气半生的筱家姑娘第一次生出了忤逆父亲的反骨。姑姑曾对着三乔提起过,那时节的梨园气候才是真的风华绝代,南北大家频出,那一时盛景,真是此生难忘。在北平城梨园里浸透了骨子的筱家姑娘回奉天看戏,拽着自己同学跑上戏台子说刚刚那个青衣唱腔太方正,身段少点感觉,就连步子也走的颠三倒四,真把奉天城的梨园行齐齐给骂了一遍。

        那个戏子倒是没怎么着她们,台底下的票友齐齐把不懂事的女学生给撵出了戏园子。第二天,戏子请她过去听戏。姑姑说,她知晓梨园行当成角的艰难,本也不是难为他,后来想着年少无知的自己还被当个贵客请过去,听人家细细论了一番北平与此地唱腔身段上的迥异之处,和其中暗涵的心思。

        宽和大气是荀云慧的戏也是他的人,少女的绮思一起,面前这个台下英俊非凡,台上柔媚无双的男人就成了寄托的幻梦。

        这门亲事,筱家老爷怎么着也不能同意,他从经史子集里立身成商,为了报国投身实业大潮,筱家也算是有底蕴,怎么能让自家闺女嫁戏子?

        “我姑姑倒是抗争了许久,可惜……还是没能拗过我爷爷,她匆匆结束了在北平的学业,嫁给了督军。”三乔记得那时节的姑姑,满腹愁闷,躲在闺阁里喝闷酒。

        她心底里想着,若是她便是逃出去天涯为家,也不嫁自己不喜欢的人。

        “那个荀云慧倒是没再痴缠,继续登他的堂,唱他的戏。不过听说酒喝得多了,倒了嗓子,后来也就不唱戏了。”陈廷知道的毕竟是少,零星里只得这么一点讯息。只有三蹦子在记忆的余光里回溯,突然抓住了一些什么。

        督军娶亲的时候,他还是被抱在怀里的奶孩子,可他明明白白的记得,有一张浓墨重彩的脸,咿咿呀呀唱在他耳朵边。

        “所有人都觉得戏子无情无义,可他日日来我家阁楼旁唱一曲,当日里相逢时的旧曲。后来姑姑出嫁了,他在隔壁赁了一院房,日日唱,夜夜唱。姑姑跳了城墙,他也跟着跳了!”

        没人知晓筱家大姑娘的尸骨在何处,就连筱家自己为了择清关系都任凭那尸骨在风雨里受难,只有他从那方城墙上跳下来,齐齐整整落在她身边陪着她。

        “姑姑是为了自己的壮志难酬,他是为了那黄粱一梦般的爱情。他们都被葬在了这里。”三乔磕磕绊绊的故事讲完,眼底里全是泪。

        “当其时,我曾立誓,若是有朝一日,爷爷逼我,我定然不会像姑姑一样,做那好搬弄的棋子。你放心……”余司礼紧紧把三乔护在身前:“乔,我们会好好的!”那戏楼上的戏子软弱无力,爱的炙热无比,那不是他,他如今掌一方财权,有一方军队,他要护着这个姑娘在风雨里穿行下去。

        火车远走了,余司礼站在站台上,他嗅到了权势的味,这漫天炮火里,求安生的人生多难得,那为着他的姑娘,他得努努力去够一够这太平日子。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