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乡下日子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乡下的农庄三乔小时候时常来,可自从坠马后,就没再来过。小时候觉得大的没边的地方,如今看起来,倒算不得什么。三蹦子扶着三乔从马背上下来,瞧了瞧落了灰的门户。

        “姑娘来了……”头发灰白的老者走上前,“大姑娘好!”三乔跟三蹦子面面相觑,眼前的老人想来是把自己当成姑姑了,三乔只好捏捏三蹦子的手腕子,宛然一笑,三蹦子匆忙间挤出一句:“爷爷好!”来的人是看庄子的三伯公,早年间也跟着筱家老爷子走南闯北,老了在庄子上养老,是看着姑姑长起来的人。

        三乔跟三蹦子一路上被领着,小时候的记忆大都模糊。甫一进园,便被满院的春意扑了个满怀。三四月间,满院的桃花开的极盛,临水的阁子上长着几株绿意盎然的大树,如今燕雀环绕,叽叽喳喳好不热闹。再往进走,环状走廊廊腰缦回,绿水像是丝带,绕在白玉廊下。

        三伯公带着三乔上了雕花的楼梯,到了二层。“给姑娘择的是姑娘最喜欢的院子,您看看架上全是姑娘爱看的书。”房间开阔,靠东带了个小暖阁,正堂临窗开了扇门,正对着晴午时分的日光,三乔走出去,平台极其开阔,栽种着花草,三乔嗅到一阵清香,抬起头刚刚的大树恰好在头顶,是颗有年头的杏树,满树葱荣,想来再过几日,伸手便有熟透的黄杏可以吃。

        三乔在这里养了许久的伤,倒也没发现如此一处妙处,可见姑姑是真会享受。她拿起书架上的资治通鉴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她的病是心病,要怎么才能好?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日日大汗淋漓从梦中醒来,夜里拽着三蹦子的手不放,三蹦子倒是好脾气:“你不是总说我小时候如何如何麻烦你,你现在一径找补回来吧!”他收拾了个地铺,就睡在三乔脚底下。听着三乔梦里的喃喃自语,他不时在想,要不是他太弱小,怎么会带累三乔承受这苦楚。都是那个姓谢的害的,要是以后自己逮住他,肯定要把他五马分尸了!

        就这样日子一转就到了清明,三乔临窗坐着瞧迷蒙的雨打窗外的青叶,这些日子,爷爷来了几封信,陈廷也来了几封信,除了嘘寒问暖还说着奉天城里的事,谢溟如今的日子不好过。整个北方的商户都抗议如今政府制定的政策,还有越来越大的军费盘剥。其实这些年哪一届政府不盘剥商户拿来抵军费,这不过是让政府倒台的由头罢了!

        政府内部,倒是余司礼给军部一直施压,他一封长信告到了刘督军那里,说是谢溟对他这个奉天的主事人不敬,暗地里残害自己的未婚妻,还把三乔的诊断书都附在了信里。刘督军下了令,革去了谢溟的职务。

        谢家的残余见谢溟大势已去,便拥护起了其他的人,毕竟谢坤鹏没什么其他强项,儿子众多。

        余司礼暗地里支使银行各方冻结了谢家的财款,陈廷也支使商户们恶意竞争,一时之间,谢家连点余财都没保住。

        据说,谢溟日日在家里喝酒宴客,只不过一条腿坏了,没了当初的风流倜傥。三桥细说起来,跟谢溟打交道不过几月,可那个人极端又阴冷,赶狗入穷巷,她总觉着谢溟不会这样坐以待毙。

        “姐……姐……”三蹦子迎着雨跑回来,蹬蹬蹬欢快的跑上楼梯,拿起三乔旁边的茶杯猛灌几口,等顺了气,方才喜笑颜开地说:“余大哥来信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