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谢宅困局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僵局一僵持就是四五天,连天的炮火,乱飞的人体残骸,还有一个个冻死的士兵。余司礼打过许多仗,可如今就在这摩登又新潮的柏油马路上,一个个百货超市前,大片大片的人死去,他也有些顶不住了!

        他本来觉得打仗不应该牵扯百姓,可如今这样子看下来,他抵不住了,就在余司礼下定决心要纵兵去抢粮的时候,有通信员大步跑过来:“找到他们运粮的渠道了!”

        原来日本人跟谢溟早早在谢府囤了一批粮食跟军械,还有过冬的棉衣。余司礼听了直呼好家伙!谢溟的心思如此深沉严谨,演技也是一流,他差点被唬过去。刘松源说,谢坤鹏死的时候,瞧见谢溟在城门楼子打了阴枪,如此说来,他可真是谢家的孝子贤孙!

        谢府还是旧模样,往日里为了救三乔出来,余司礼暗地里细细研究过谢府的格局,这居于奉天城中央,占地几公顷的豪奢之所,真是藏多少粮食火器都适宜。想起之前那小子不知借着宴会名义收了多少藏在自己府里,真是个装小白兔的大尾巴狼!

        余司礼带了一个营趁夜里想要出其不意地攻占下谢府,等进了谢府的院子才发觉中计了!

        谢溟站在二楼阳台处瞧着余司礼:“余司令,可真是好久不见!这些日子醉生梦死的,忘了问候余司令。”满院子都是拿着枪的日本兵。

        余司礼也不怂,握紧手里头的枪,谢家处在东西交界之处,他命令全部士兵集合火力攻占了谢府附近的街道,如今只要夺下此处,那他还是能把这局面给扳回来的。

        “我在这里等余司令可是很久了!”谢溟盯着余司礼,眼瞧着到了绝路,他眼睛里的光却没有熄,依旧坚毅,双颊凹陷了下去,不过倒是比那时满街市寻人的余疯子瞧着面色红润的多,想来他最近过的不错。可自己最近这段日子过的委实不算好。

        自己捕到手的小玩意走了,名义上的督军也被剥夺了,手被打了个对穿,如今握枪手便抖,更是拿不起手术刀了!腿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倒是好了个大概!可屈辱与愤恨搅弄得他心头不安,从小到大,他是那个别人砍他一刀他定要砍回来的人。

        他沦为了满城人的笑柄,那他余司礼也决计不能好过!

        日本人是早早就搭上的,谢坤鹏还在的时候,日本人就想拉拢他,谢坤鹏当然没有同意,但也只是因为价码没谈拢。他那个干爹,这些年下来,只为利字奔忙,少有人情味。

        可日本来谈判的参谋,有他曾在医学院的同学——小泉石郎,借着往日之谊,他跟关东军搭上了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