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要我救你,我来了!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老城的城门楼子显得深邃,白雪飘飘摇摇洒了一地。窝在城墙根下的乞丐仰头瞧了瞧惨白的天际,这仗打了可有好几日。又摇了摇头,这仗呀!从早些年头到如今就没停过。北风吹的惨烈,他合起破衣,往城门洞子里再躲躲,这天可怪冷的!

        有兵马从南门鱼贯而入,为首的将领迅速指挥人马,乞丐借着天光瞅了一眼,倒是一脸正气,不过这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事他也看多了,径直闭上双眼。

        “余司礼在哪?”有姑娘悦耳的声音传过来,马蹄踏碎枯枝的声响咯吱咯吱,听得缠绵。一场仗打到此刻全城都没了声息,活像湮灭在这场大雪里。

        嘭嘭嘭……几声枪响从城中破空而出,三乔心下一惊:“那是谢府的方向。”径直调转马头朝着谢府奔去。

        她自大前日从小工那里得知奉天围城的消息后,便想起余司礼曾对她讲过,小河沿上还有兵,那是他留下掣肘谢家父子的兵。领兵的人是地道的东北人,早些年跟谢坤鹏结下了梁子,被硬逼着去那鸟不生蛋的小河沿上占山为寇,割据一方。不过也亏得他治兵有道,方才躲过了谢坤鹏多次围剿。

        前次,余司礼说服他来围剿谢坤鹏,借着他的兵走了一招险棋,如今他已归刘家,不,应当是革命军所有。不过几年功夫,大江南北竟有一半以上的土地尽皆已经是革命军的了,看来这兵连祸结的乱世总算要到头了!

        借兵的事自然不顺畅,小河沿离着她暂住的乡村有好几十公里。

        过那些村庄的时候,明明是早春,那些村庄却没了人气。房屋被劫掠一空,甚至焚烧得化成了灰焗,人们横七竖八躺在广场上,地上都是斑斑血迹,就连柴垛里都有血渗出来。

        一路行来,目之所睹,皆是惨剧。想来那小工说的不错,日本人在行军途中,还要劫掠一些村民的财物,把村庄里的人屠尽。看来自己也还是交了好运,才能还有命来喊救兵。

        常日里拽着马绳,她的手生出了冻疮,身体里那些旧日里的枪伤开始袭来,疼得她咬紧牙关,她不能停下来,奉天城里的情形一定比这里还要糟糕!

        她骑着马直直冲进军营,那一袭红衣太打眼,差点被守卫的士兵打死。不过也是她运气好,守小河沿的将领那日恰好在大门口视察,她直直倒在岗哨旁边,手里捏着余司礼给的信物。

        上次,清明里,在她说完那句不要赶狗入穷巷之后,余司礼若有所思地抬起头:“乔,你一直没跟我说过,北平城里你受了什么样的苦。这次也一样,可……”他顿了顿,若有所思地说:“我瞧见了禁闭室里血淋淋的余字,我也从谢溟嘴里知道这些日子你遭的罪。我无时无刻不在想,若是没有我,你的人生会不会不是这样子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