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谢府危情 (1 / 4)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雪连着下了两天,天地一派肃穆。晨光洒在广场的积雪上,泛起莹莹的光。三乔带来的人马连着余司礼留下来的人马逐渐控制住了整个奉天城,眼看着大势已去,谢溟却没有想象中那么慌乱。

        “你……来了?”许久未见三乔,他心底里竟翻涌出一股子热诚与忐忑。整个奉天城的局势虽说对他而言不算好,可眼下这谢府里他还是有主动权的。

        三乔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脸跟自己寒暄,经过这么多日子的修养她终于可以直视这个活生生的梦魇。

        谢溟眼看着要不管不顾地往前走,他想瞧瞧三乔,这些个日子无数的屈辱愤恨爬过他的心头,可他心底里还是盼着能再见到三乔。

        他对她那么好,打也不敢打,骂也未曾骂,等到余司礼一走他立马把她从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挪到了房间里,伤了他立马来包扎。他像养着小动物一样虔诚,可她说跟余司礼走就走了,不曾看他一眼。

        “乔……”眼下姑娘跟余司礼脸贴着脸,半搂着他,谢溟全不在意,他只瞧的见姑娘一个人。

        她不知道自己有多想她,每次午夜梦回的时候,谢溟总能想起那个温温柔贴着自己的躯体,那个在自己怀里瑟缩着颤抖的姑娘。

        他还记得,余司礼来抢人的前一天,姑娘被自己喂了几口酒迷迷瞪瞪,一双含情目就那样直勾勾地瞧着自己。这个小动物真是不知道自己能迷死人,他扯了扯颈间系的端正的领带,解开姑娘手上的镣铐,把尼龙做的领带缠在姑娘手腕上打了个结。

        姑娘的脸带着绯红,吐息带着醉意,他细密密地沿着脸颊、耳垂……一路吻到锁骨,姑娘的味道有些甜,借着酒气他在锁骨边轻轻噬咬出一个红印子,他喜欢在人身上留印记,标识属于他的一切。

        “乔……”他抬起姑娘的腰,靠在床头上,有一搭没一搭抚弄着她的头发。这些日子把她从地下室放出来之后,总算是养的差不多了些,头发渐渐变得油光水滑,如今瞧着又是那个马背上的娇小姐。他低下头,吻了吻三乔的发丝,姑娘醉的紧,想要离他这温温热热的地方远点,他一把勾住姑娘的手腕子,抱紧了她。

        他身边不是没有女人,可从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揽她在怀的时候,觉得旧日里那些屈辱与愤恨都磨灭掉,只剩下满满的充实感。揽她在怀,总能想起那匹枣红马,总觉得这幅躯体,不是给旁人来当傀儡,还是他自己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