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抱媳妇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六月里上海滩,天雾蒙蒙黑的彻底。牌桌上也开着强光,女人们手上的大钻戒闪着光,照得一张粉面油光水滑。墨绿色的丝绸裹着纤瘦合益的身段,谢莹弯着身子点了一支烟,猩红的光闪在黑漆漆的角落里。

        她朝着角落里点点头示意:“余太太,不来牌桌上溜溜?”

        三乔一时之间似乎没有适应这个名号,愣了片刻才摇摇头:“你们打,我在边上瞧着就行!”眼角眉梢含着一抹羞色。

        “喏……新人脸皮子薄,说来我们叫三乔妹妹一句余太有些早吧!”牌桌上穿着红绸子衣的妇人笑着说:“这堂也没拜,酒席也没摆……”

        “哎呦,凭余公子如今,肯定不能亏待了我们三乔妹妹去……”有妇人插进话来。

        “碰……”谢莹捏着一个牌,笑盈盈地说道,妇人们的注意力霎时间被她带了过去,三乔长舒一口气。

        “夫人,余公子来了!”笃笃笃皮鞋声响在楼梯上,三乔一抬头,青年清隽的脸出现在眼前,半边脸被日光灯映照着,眸子里显得流光潋滟,另半边却隐在黑暗里。

        牌局上夫人们纷纷停了手,笑着说:“哎呦,余公子来一局?”

        余司礼赶忙捏出一个笑绽在脸上,不迭地说:“可别……”

        谢莹站起身来“人家可是有主的”把着余司礼的手,牵过坐在桌旁的三乔的手“快,余司令,看看你交代给我的人,有没有少块肉。”

        余司礼知道她在打趣,忙摆摆手,说:“不至于……不至于!”

        寒暄完,他搬了个凳子坐在三乔旁边,也跟着看场子里的牌。他半揽着三乔,温温柔柔地问:“会了吗?”三乔还未答话,手上闪着火油钻的妇人便搭话起来:“小姑娘家家要学个打牌还不容易,给我们上海滩有名的白月光多送点礼,姐姐保准教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