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见家长第一关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早上三乔还在睡梦里,却听见窗外传来了响声,这些日子因为夜夜惊梦,余司礼就在她身边宿着,此刻两人一起迷蒙着睁开眼,谢莹拎着包包闯了进来,刚打开围帘便羞得转过身去,捂着眼睛说:“我什么都没瞧见!”

        这些日子跟着这位沪上鼎鼎有名的白月光,三乔见识了不少的沪上名流,也算是攀上了一些交情,可对于人情往来、殷勤奉承,三乔全无天赋。

        沪上的官太太们茶余饭后热衷于打麻将,可三乔也就只能凑个数,而且她也学不来那些阔太太的做派,这些都很对白月光的口味。她本身也就是风尘出身,那些太太们明里跟她攀交情,暗地里却是不待见她,可巧来了个直心肠的三乔。

        谢莹扭着腰甩下一句“三乔妹妹,我等你哦!”便出门往大厅走去。等到小皮鞋蹬蹬蹬的声音远去片刻,余司礼长舒一口气,“你们约着什么?这大早上的让她来卧室里逮人?”三乔这才想起前些日子,牌桌上那些太太们说手头里的钻戒,说得白月光额头上直冒汗,窜托着三乔陪她去置办一个。

        余司礼听闻此,一拍额头,凑近三乔跟前,悄声说:“你喜欢什么样式?”三乔摇摇头,他们家教习女孩子如同男儿一般,她倒是对这些很不上心,再者说,金刚石罢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余司礼却摇了摇头,半揽着三乔靠在床上说:“你是不喜欢,可咱得有这么个东西!”三乔叹口气,那些翡翠玉石、珍珠项链还有玛瑙珠子之类的,她瞧见爷爷经常拿那些哄后院的女人们开心,她仰着头说:“我妈给我留了许多!”她爹爹当日里就喜欢给母亲买那些东西,积攒下来有半打盒子。她觉得那是母亲的东西,一直带在身边。

        余司礼倒是有些踟蹰,把女孩更嵌进自己身子一些“乔,我只盼着你开心些,像往日那般,可如今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晨光照着余司礼的眼角眉梢,含着情,带着温,三乔凑上去在他的殷红的唇角印下一个吻:“我挺开心的!”

        在东北,席天慕地的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下来,喷泉旁,女孩搂紧了怀里的青年,那地上的血染红了半边衣服,青年的脉搏逐渐变得虚无,气息渐渐没了!三乔从后脊椎骨开始泛起了凉气,整个人陷入无边的悲哀中,她突然有些明白,死生这个东西。

        从北平城回来的路上,她瞧着外间的风光,心底里沉甸甸,可那时他在远方,她抱着一丝丝希望放大了哄骗自己,可世事诚如她所愿,余司礼活下来了!可如今,这个人在自己眼前,渐渐丧失了生机,她立时发现自己的心被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攥紧了。

        她想,若是余司礼死了,那余生,她的心都得被这东西牢牢把控。可他又活了过来,瞧见他眼睛的那一瞬间,三乔几乎是立刻马上对自己说,这一辈子,她不会再离开眼前这个人了!

        “这个样子,就很好!”三乔把头埋进余司礼怀里,从他们再见之后,她尤其喜爱这个动作,以往她不信余司礼能为自己挡风遮雨,可如今瞧着,眼前的人无比的靠谱。

        那句诗说得好,他们两就是打碎重塑的人,如今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盼着他们能互相扶持走的更长一些。

        谢莹买到了合适的戒指,窜托着三乔说:“成亲日子定下了吗?”三乔摇摇头,这桩事,貌似不那么好办!刘家督军一心想着余司礼继承自己的产业,端的希望自己的侄子娶个沪上有名的娇小姐,三乔这种东北的狗尾巴草,还委实入不了人家的眼,不过老太太倒是没有表态。余司礼想着从老太太那边下手。

        他对自己说的坦然,三乔却只是一笑,抱紧了他。她突然想起年少时,那个算命的说的,她这一生情缘坎坷,少有儿息。她有些怕,可抱着余司礼,她倒没那么怕了。

        余司礼倒是情真意切地说“我自己好不容易求来的媳妇,可不能跑了!”在他心底里,三乔那么好,如果他要是错过了三乔,那么这辈子他还能追求什么呢?是这个人一点点焐热了他的心,打碎他,塑造他,如今的余司礼是三乔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说你姑娘家家全然不操心,这都快要结婚,娘家也没个人来!”爷爷出不了远门,如今说亲这事,倒还真得自己上?谢莹拉过三乔的手,给她套上一个戒指圈“姐送你的,拿着!”她握紧三乔的手“你要做一个顶美顶美的新嫁娘!”

        谢莹逛得余兴未尽,拉着三乔进了服装店,买了好几件礼服。汽车停到了上海有名的万国酒店门口,谢莹抿抿嘴说:“走,我们进去!”等进了宴会厅,三乔才知道谢莹带着她来这里是什么意思,来来往往的宾客们觥筹交错,看起来像是平常的一次宴会。谢莹挽着三乔的手,带着她到侧堂的隔间换了身衣服。“本来不想给你添堵”谢莹叹了口气“可妹妹呀!你委实没什么心眼,今日里这宴会可是刘督军为了给余司礼凑姻缘的,我可是气不过他们刘家,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这上海滩谁见着我们不客客气气的叫一声,可那些都是场面话!她们呀,巴不得你明个就落个一拍两散的下场!”谢莹瞅着三乔不置可否的样子,继续说:“哎呦,我的好妹妹,你可别傻了!”进了宴会厅的门,三乔挑了个靠近主桌的位置坐着,远远地瞧见跟在刘督军旁边的余司礼。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m.tianyibook.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