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可怜的三乔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她正窝在人群里头看着,不料却听到“哎呦!”是前辈,甩了女伴一面兴味的朝自己走过来。

        “许久不见呀!乔”三乔总觉着前辈的眼神里弥漫着杀气,她耷拉着头,低眉顺眼地说“好久不见!”她回上海这么长时间没去前辈家里拜访委实说不过去,一想到这,三乔头埋的更深了!没想到,前辈却只是摸了摸她的头,说“丫头,你瘦了!”

        三乔仰着脸笑了笑,她这几个月过了人生半辈子,见了好几场灾祸战乱,看了那么多流血漂橹,死人摞死人,而她在死人堆里抱着一点点失去温度的余司礼。

        “听人说,你得病了?”前辈上下迅速扫了一眼“没缺胳膊没缺腿,丫头,你怎么了?”三乔摇摇头“吓着了,怕黑!说话不利索!”前辈眼底里泛上来一股子哀愁:“怪不得,瞧着你……不如以前活泛!”他握着三乔的手,痛心极了!

        刚才白月光带她进来的时候是黄昏,此刻夕阳已落,宴会厅里一盏盏灯鳞次栉比地亮了起来,映得三乔眸子黑亮,脸白皙像能落着光。

        有人站到了台上,是东区教堂里有名的牧师,三乔凝神细听着,前辈捏了捏她的手心,指了指台侧边:“瞧见没有,那边的姑娘?”姑娘长着细长匀称的身,皎如圆月的脸、还有一双含着风情的眼。“上海滩黑道上的大小姐,于凤娇,听说刘督军想把她跟余司礼窜托成一对!”

        三乔遥遥的望着流光潋滟里的姑娘,心底里升腾起一股子熟悉的感觉。当日里她知晓陈廷表妹之时便是这种心情,酸酸的、涩涩的。

        等到刘督军上台,余司礼恰好走到台侧,跟那个于小姐站在一起。三乔听到身边有人说“好登对的璧人!”

        前辈蹙着眉,瞧着眼前姑娘低下了头。三乔心下有些黯然,她喜欢一个人,喜欢到骨头里去,巴不得老天爷打绦子把他们系在一起,上书,天造地设。可眼瞧着,自己爱的人,跟别人也能凑成一对,跟别人,也是蛮合适的。

        三乔摇了摇头,红楼梦里尚且还有个林妹妹跟宝姐姐呢!怎地余司礼身边站了个女人自己就妄自菲薄?

        刚刚听那牧师说,这场宴会为的是给前线募款,三乔突然想起,在自己在上海养伤的这些日子里,革命军势如破竹一举攻下了半边山河。眼前的刘督军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眼看着大局将定,便迫不及待想给自己侄子找个媳妇,给自己再固固势。

        眼前这个于小姐人美家世好,倒也算是个良配,若是局外人,三乔定会这么想。

        从上海开埠到如今,外国人的玩意在这座城市里生了根发了芽,宴会上自然遵从习俗,有人领开场舞。这人选,自然而然落到了余司礼跟于凤娇头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