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余司令养媳妇大法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星子昏沉,帐子里带着熏人的甜香。三乔睁开眼,余司礼半边身子塌倒靠在床沿上,头发上蒙着细蒙蒙的灯光,远处高楼上有渺茫的钟声飘了过来,青年半睁开眼:“你醒来了?”

        三乔没有说话,心底却涌上来一股子难以言说的滋味“我……”她要说什么?说什么好似都不合时宜。“乔,余司文他们马上快放假了,前两天来信说的。”三乔想要说“挺好……”却发觉自己竟没开口的欲望。

        无话可说,空气安静地像结了冰。余司礼晓得气氛不太对,赶忙支起身子,瞧着眼前的姑娘,她全身还在哆嗦,头顶正细密密地冒着冷汗。三乔张开嘴想要说自己没事,却不由地蜷缩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个劲往后躲着余司礼,捂着嘴朝着他摆摆手,她没事,她可能只是有些疲倦、委屈……这些都不干他的事,她自己能行的!可一滴滴泪不由自主地从眼底涌出来。

        “乔……”余司礼被三乔吓坏了,他撑起身,半探着靠近姑娘“没事……”她像是瑟缩在洞穴里的兽,仰着脸用一双无神的眼瞧着他,眼泪啪嗒啪嗒像珠串落了一地。刚刚那些划拉出的红痕在挣扎中又开始涌出鲜血,余司礼瞧着这样的三乔,眼底血红泛着泪光。

        终于,洋医生的到来结束了这样的场面。打了安定的针,吃了安神的药,三乔又睡了过去。余司礼送医生到中堂,灰白着一张脸问:“前些日子瞧着不错了,饭也能吃几口,人也欢畅了,可……”医生摇摇头:“这个病本来就是长久的心理疾病,不能只看几日的症状。”天边的星月美丽皎洁,余司礼送客出了影壁,地上借着月光漏了一地的斑驳倒影,他站在倒影里望着天“姑娘的病是心病,治起来时间长。可不能因着这个病把身子给倒了,她那些旧伤未愈,又夜夜惊悸,食不下饭,这样下去,没个三年五载便没了人气!”那个洋医生的叹气声还在耳边。

        他不知道三乔心底里最深的梦魇是什么,可那些梦魇都是由他造成,他不时地在想,是不是自己出现在姑娘的生命里,就注定了是个劫难?可他不服气,偏想跟贼老天拼一下,是他这个衰神如意,还是老天如意?

        三乔一早醒过来,暖融融的阳光里头,前辈的声音就从外边传了进来。整理好出了房门,前辈好整以暇地跟余司礼坐在院子里喝茶。“哟,我们的小姑娘瘦成这副模样!”说着一双手就要往三乔脸上摸,余司礼赶忙扯过三乔,揽住姑娘。

        前辈朝天翻了个白眼,咳了声:“乔,今日里我来可是正事。”晨晖里,前辈笑的一脸狡诈:“你欠我的稿子可还没交呢?”那都是百八年前的欠账,三乔早早都忘到脑后边去了,此刻提及,除了局促、尴尬……倒只剩下了抓耳挠腮。

        余司礼想要说句护内的话,却瞧见前辈朝自己挤了挤眼,余司礼心下了然。只见三乔支支吾吾地说:“那我现在给你,还行吗?”她写的那些七零八碎的故事,还能有几个人看?都断了连载好几个月,如今补得回来吗?

        “行呀!”前辈喜的一击掌,“那五天后,给我你的新编西厢下……好些人可都等着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