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他们浪费了多少时光!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半夜里,三乔隐约听到噼啪作响的火声,刚睁开眼便听到余司礼挑了竹帘子进来,黑暗里,他半边脸被月光映得影影绰绰,嘴紧抿着,下半张脸瞧着冷峻极了!

        他连着被子一起打横抱起三乔,沉着声说:“我们现在上岸。”三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窝在怀里点点头。

        三乔换好衣服侧过头,青年正噙着烟,半边身子都塌在黑暗里,一双眼里还带着一股子暗沉血腥味。“好了!”青年转过眼,眼尾带着一缕血痕。月光里姑娘聘聘婷婷走了过来,站在余司礼面前,弯下腰,伸出手指细细揩去那抹血痕。

        “你跟着我还真是没个太平!”姑娘的手娇娇柔柔,袖子里带着暗香,余司礼就着袖口深吸一口气,压下鼻端残留的那股血腥味。

        “不怪你!”三乔身子贴上去,半搂住青年“这个世道不太平!”这年月,兵连祸结,南北战火纷飞,没一处太平地,没一日太平日子,他不过是乱世中挣扎的浮萍罢了,怎么能怪到他身上?

        余司礼攥着三乔的手,贴在脸上。从前他盼着登高位,打磨自身,觉得到了高位便可以保护自己想要的一切,可如今这高位为他招来了更多的杀身之祸,连累起自己的身边人。

        但,到了他这种地步,想要离场太难了!

        如今南方革命党势如破竹,外边瞧着他们欢畅着,可内里的利益瓜分,外间那些军阀们的虎视眈眈……哪一个都是要命的,自己如今可真是在风口浪尖上立着。

        下了船,是无锡城外的一处小村庄,白月光拎着行李坐在乡间小道上,抬着盈盈的大眼:“余司令,弃了船我们走到无锡去吗?”这还有几十公里,用脚去半途上都得废了。曹先生跟曹太太是蹭着船,立刻不好意思地站在一旁。

        余司礼没回应,攥着三乔的手:“去村子里找找!”白月光正准备抱怨,却听到站在一旁的曹太太说道:“我俚在这一块有亲戚,跟着我俚走吧!”

        曹太太的亲戚靠着河岸,三乔瞧着余司礼一路上紧抿着嘴,一声不吭,只有白月光在抱怨,说自己身子可遭不住这夜里的冷风,再加上跋涉,自己可真要去了半条命!余司礼紧紧攥着三乔的手,只埋头赶路。

        曹太太的亲戚看着算是村里的富户,迎了他们进去。白月光先甩了行李,疯疯癫癫地跑进正厅,坐在堂上揉着腿,此刻天刚亮,东边隐隐透着白光。来的人跟曹先生曹太太叙旧,给他们安排了住所。一路跋涉,三乔倒是有些疲累,白月光二话没说就要扎进屋子,却扭过头说;“不到正晌午别叫我,还有余家小子赶紧想办法!老娘可不想走到无锡城去!”说着闭上了房门。

        三乔跟余司礼一处,搁了行李,青年暗地里堵上了门,朝着窗外探看了下,又关上了窗。他坐在床边,说:“你休息,我守着!”也不是是他风声鹤唳,他总觉着事情有些不对劲。

        三乔笑了笑,她睡饱了,摊开手:“给我一把枪,我来守,你睡吧!”说着解开青年的衣衫,余司礼抬着眼笑了笑,制止了姑娘的手“打仗的时候十天半个月不睡都没干系,我没事!”

        他还带着伤回的上海,那时节那满身的伤都还没好利索,三乔摇了摇头,执拗地说“躺着休息吧!”临窗有张榻,三乔指了指。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