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余司令怕什么?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谢莹拉着三乔在乡道上狂奔,天光一点点澄明起来。“我们去哪儿?”三乔喘了口气。

        “去县城,县里有刘家的铺子门面,他们有办法把我们送回无锡去。”她朝乡道前方瞧了眼“大概还有几里地,你坚持一下!”

        “你饿吗?”三乔点点头,谢莹脱了鞋袜下了水池,一会捧着湿漉漉的菱角上来,掰开一个地给三乔“吃点!”他们的行李家当全都搁在那个宅邸里,现在可真是穷!

        “一会儿到了县城,我们吃正经饭,先垫垫!你怎么笑了呢?”谢莹瞧着三乔眉眼弯弯的盯着一捧子菱角。

        “我突然想起来,早些年前的时候,我跟余司礼躲在上海城郊的甘蔗地里偷甘蔗,那时节我害怕极了!”谢莹挽了三乔手臂,两人边走边说。

        “我怕有人来找我,最后临走,在地头,放了几个大洋。余司礼还白了我几眼。”那时节的后来,没过几个月就是离别。

        其实回东北的三年里,三乔过的很不好!她支使陈廷帮她打听余司礼,她刚刚明确心意喜欢一个人,度过了贫贱却快活的一个月,可突然之间,余司礼就找不到了!

        她在自家里待着,抱着陈廷这一根救命稻草,指望着他能有一天来信说,找着余司礼了!

        家里催婚,她要陈廷帮她忙,她还记得那是秋日里,整条街上空无一人,她站在街道上,仰着头说:“我不信他死了!更不信,他就那样扔下我走了!”听说神只会给人能撑过去的劫难,她不信神会对她这么不公平,出生丧母、幼年丧父……她不求人生给她多点甜头,她只求能稍微公平些,别拿走她的东西。

        陈廷摇摇头“如今过去个把月了,我把整个上海都找遍了,没见人!况且你待在那个地方等了半个多月,他要回来早就回来了!”三乔能从陈廷的嘴里嗅出那股子恨铁不成钢的气味,可她就是放不下!

        “你给我个时间,三年,三年后要是我见不着他,我认了!”她信誓旦旦的说。早秋晚风带着一股子冷,直往人心窝子里钻,三乔忍住心底里那腔难过,对自己说“早前那么些日子没余司礼也能过,可她都给忘了!”

        陈廷跟长辈们扯谎,说是自己找算命的算过,他跟三乔命里相克,须得三年后方能成婚。这一遭算是躲过去了!

        当一年前,三乔在宴会大厅瞧见余司礼,她其实说不来自己心底里愤恨、埋怨还是欢喜多一点!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