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无锡城里起哗变(上)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爹爹,你会一直陪着我吗?”奉天冬里,三乔站在大门口,她爹巡完东北界面上的铺面,刚走到家门口,扑着满头的雪。那时节,奉天城内外死了无数人,她瞧见他爹走过来的街靠墙的地方,靠着几个人。刚刚管家走过去,想要给他们一些吃食,可全都没活气,管家忙着找人把这些人安葬了,只留下三乔一个人坐在门槛前的石狮子上,定定瞧着那几个人。

        她爹跟她生分,听说她娘死的时候,他爹失心疯抱着她要跳河,姑姑跟爷爷在河堤边劝了整整一晚上,转头间,他把孩子甩了,自己跳了河,捞是捞上来了,可整日里泡进了药罐子了。经过这桩事,筱家老爷子再也不敢把孙女放到自家儿子底下照看,自己抱了孩子回了院子。

        谁知那日里,他爹一把捞起坐在石墩子上的三乔,贴着她的脸,热热活活地说:“日子过一天算一天,爹爹陪你……”

        可没过多久,她爹病重了,人没了!从那以后,三乔对于每个完满的承诺都态度审慎,对于每场欢喜都冷眼旁观,还是古人看得清,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她总觉得无锡城里波谲云诡更甚上海滩,这些日子,老太太让三乔陪着自己,她仿佛回到了奉天城里,也是这样陪着老人家逗逗猫逗逗狗,日子跟流水一样,没意思。

        这天,老太太起得早,把三乔叫到跟前,说是要带上三乔出门。轿子一路出了府,朝着街市行去。三乔一路上瞧着城里的热闹,无锡没奉天那么多拔地而起的东欧大圆顶,瞧着街市整洁秀丽,像是娟丽的江南佳人。

        城中央的街市上来来往往的人倒没有那么忙碌,到处都是小馆子,三乔支着头歪靠在轿窗前瞧着伙计们招呼客人,人群里猛然间闪过几个熟悉的人影,是曹先生跟曹太太!三乔赶忙落了帘子,老太太还在闭目养神,没瞧见三乔一脸煞白。

        刘家的祠堂,三乔上次来过。老太太带她来祠堂作甚,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带你来瞧瞧这刘家的先人们!”老太太敛了眉目,端坐在净室的蒲团上。三乔站在原地,抬起颈子细细看过去。高堂上烛火葳蕤,点点跃动似萤虫,照得那些雕金篆银的匾上字迹分明。

        从最高最大的看起,是清朝间的进士,竟能上溯到乾隆年间。那个进士最后为官一处,正是这无锡城。往后看,刘家一脉几经浮沉,临到民国年间,开始在这无锡城里侍弄起棉纺生意,渐渐做大了起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