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无锡城里起哗变(中) (1 / 2)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进入厂区,一众人都紧随在老太太身后。细想来,也是最近一年间,余司礼才慢慢接手了厂子里的事情,老太太在这些工人处也算是余威尚存。

        厂子前的空地上浩浩荡荡围了一群人,老管事正在勉力安抚群情激奋的工人们。有人在人群中叫嚷:“死了那么多人,支个棚子给点吃食就完了!”人群中立马有人跟上:“我们要赔偿……”

        老管事一张脸憋得通红,在人群中奋力挥舞手臂“大家稍安勿躁,东家没说不赔偿!”

        “说的都是空话……”说话的人露出自己被火燎得肿胀一片的胳膊,还有半拉子残腿“这些年哪次工伤赔偿了?”他的话语像火星一样滋啦一声在人群中爆裂开来,许多工人都跟着附和“今天不给个说法,我们就把厂子砸了!”“对,砸场子!”……

        三乔跟老太太过来的时候,正当晌午。听闻工人们早上八点多就围了厂子闹将了起来,其他厂子里的工人听闻,也跟着闹了起来。一时间整个无锡城里,处处都是群情激烈的工人们。

        整个无锡还算是刘家的旧产业,本地掌权的是刘松源早年间的手下,如今忙着全城消火。

        “我刘家什么时候不赔了?”老太太一声呵斥,整片空地安静了下来,工人们立马像潮水一般涌到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年纪大,经不起折腾,三乔护着老人身不由己地被人潮推搡来去。有人钻到老太太身边扶住她,是川儿。

        老太太提起一口气:“我们刘家在无锡立了快百年,什么时候拿人命不当事,什么时候又亏待了各位了呢?”

        有人问“你们的棚是一时的,那些没了丈夫、孩子的妇人、老人,想要问问他们怎么办?”

        三乔算是听明白了,是这么几群人凑到一起。那些火灾里受了伤的工人们想要赔偿,那些没了丈夫跟儿子的家属想要安置,还有一群人等着事故调查的说法。更有一些人看着厂子机器焚烧的差不多,感觉自己没了去路,也跟着闹上一闹。

        老太太镇定极了:“你们谁领头,坐下来谈谈。我刘家决计不会亏待了各位。”

        老太太跟工人代表寻了厂子里临时搭建起来的棚户在里边谈话,三乔站在门外百无聊赖,一打眼在人群里瞧见了曹太太,她低着头,穿着粗布衫子,正在人群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