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是他生命里全部的好 (1 / 3)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火车走得慢,路上耽搁着,三乔倒也不着急,下了车有那么多烦乱的人事等着他们,在这列火车上能过一日小日子就过一日。一早上,三乔睡的迷糊,却被人连着毯子抱起来,她睡眼惺忪地睁开眼,余司礼咧着嘴笑得开心:“要到郢庄了,我领你去看看。”整个华北地界还算是给余司礼面子,地方上的长官早早等在一旁,备好了住所。

        余司礼只是道了谢,牵过两匹马,带着三乔往乡道上狂奔去。

        半日光景,远远看见一个村庄。土垒的门楼子,瞧着萧条又冷清。余司礼支着三乔下了马,对着门楼子拜了三拜,三乔一脑门疑问。

        “当日里我被陆金钊追杀撵出北平城还不算,逃出二十几公里,以为自己能保住小命。谁知道这里也驻扎着他的人,是老谢还有一众人护着我打下的这个地方,这个城门楼子下死了二百人。”

        那是小混混的余司礼平生未见的酷烈,天上有着零星的星子,光秃秃的槐树枝丫像鬼的触手一般,黑压压的,冷风吹过带起周遭的血腥气息,余司礼捂着嘴哇一口吐在地上,旁边死了的人脖子正在超外边流着血,沾了他一裤腿。

        十七八岁的他压抑着自己的害怕,窝在战壕后边,老谢捂着没了的胳膊靠在土墙上朝他咧着嘴笑“余公子呀!我老谢没亲眷,死在这行,你不成,你还小,别被个娘们还有叛徒给给整治了,你得活下去。”

        “一个小时,生生死了两百人才把这占了”六月里的艳阳照得余司礼心窝子泛热气,他跪在地上,朝着门楼子喊“我谢谢兄弟们!”三乔知道余司礼心头如今压着许多事,开解无从说起,只是半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头。

        进了村,余司礼径直往一处农家小院走去,路过一个坡,坡上坐着一个正在缝鞋底的妇人笑呵呵对着余司礼说“余司令回来了!”余司礼分毫不见怪,抬头高声应和“回来了!”三乔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咧着嘴笑了起来。

        面前的屋子是村户里少有的青砖建筑,还搭着穹顶,瞧着很洋式。余司礼从旁边砖缝扒拉出钥匙开了门。推开门,敞亮的大院落,三出三进,木质结构,二门的门槛尤其高。

        三乔笑着说“土财主,你什么时候置办了这么一座院子?”余司礼红了脸“抢来的,不成样子,翻修过好几次。”在北平城三乔的那个小院子里待的时候,他总是在心底里埋怨,还不如自己在乡下的这个院落宽敞亮堂。

        “哦,对了!”余司礼拉着三乔的手,“有个礼物送给你!”

        阳光洒在整个院落,斑驳的树影交织,虫鸣鸟叫、窸窣风声掠过耳畔,六月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心底也跟着一块轻盈而温暖。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