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心中的鸢尾花 (1 / 5)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离开郢城的时候,三乔回想起这一个多礼拜的点点滴滴。近日多雨,她时常窝在二层的雕花玻璃窗前边瞧外间,那些村民们晨昏起,去田地里农忙至日头渐高归家,炊烟从各家各户烟囱里飘出来。时而,那些叔伯们会拿着自家的东西送给他们,在正堂里说上好一会儿话。

        余司礼每每兜着一堆东西进了厨房,灰头土脸招呼三乔烧火,火苗从灶膛里升起来,红艳艳的,像是三乔的心。

        她突然觉得那些古文里的桃花源应当如是,可战乱之下,哪里又能有安居的桃源?等出城那一瞬,望着远去的土墙,倒真像是黄粱一梦。

        余司礼晃了晃手,招呼三乔“想什么呢?那么出神?这可还有一个小时就到北平城了!”

        “我在想,他们能得安生是得你护佑,可还有更多的人呢?若是和谈不成,真的又要开始打仗吗?”

        “打了一路,快两年多,说着是为了能得个太平。临到头,倒是起了内讧,这仗真是无绝期呀!”余司礼靠在床头,掀开火车上的帘子瞧着阳光照射的窗外风景“你瞧,再怎么样,阳光都是这么好!”

        三乔笑着点点头“听说那位先生要亲自到上海来谈判,这时间应该在路上。也期望老太太的信,能让刘督军生出怜惜百姓的心。”

        那位刘督军三乔见的少,于是她歪着头问“你了解你舅舅吗?”

        余司礼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我舅早年间被我外祖母赶出家门讨生活,自己做了生意有了些钱,便投了军,到军官学校学习,一路跟着那些人打过来,把自己混成了地头蛇,他那个人旧时代过来,颇有些旧时代的风气,况且商人起家,他有自己一套草莽作法和便宜行事。”

        “你的意思是,他……”三乔眨了眨眼。

        “他善于投机,精于算计,控制欲十分之强,尤其痛恨别人算计他。”说着哀叹道“我们这次算是把他得罪的透透的,我都不敢再回上海去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