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路逢躺尸 (1 / 4)

《关闭小说畅读模式体验更好》

        夜里风紧,三乔紧了紧脖梗子上的布围巾,两个脚踩在积雪上咯吱咯吱,她时不时跳起来将两只脚碰在一起暖和暖和,厚实的毛底子也不耐这北方数九寒天里的寒意。

        风声紧乎的半道巷子里,三乔一蹦一跳的走着。她刚从学生家出来,绒布做的棉手套开了个口子,她把书夹在口子之间,窝成一团,心里念叨着,真没见过这么苯的孩子,偏偏这孩子还没知觉,眨巴着眼睛忒认真盯着三乔,瞅的三乔怪不好意思的。

        三乔心想来北平快半年,好不容易找到个糊口的活,可不敢没了,只好硬着脸皮跟学生掰扯。

        扑通一声,三乔手里书飞了老远,她趴在地上想站起来,黑咕隆咚的环境里看不到能借力的东西,几下摩挲间,摸到硬邦邦东西,借着力爬起来,正准备迈步,却又一不小心被绊了一跤,硬生生又趴在地上。

        三乔在心底骂了一声娘,她坐起来,摸出火柴,点亮了一支。

        朦胧火光中,她面前趴着一具“人”。这人的脸正对着她,一脸血污看不清长相,三乔把将灭的火柴放在那人鼻孔处,橘色的火光飘忽了几下。“看来还有的救……”

        她站起身,先把自己的宝贝书从雪里翻出来,再宝贝的揣进怀里,看着这个身量尤长的大高个陷入沉思。

        北平如今局势动荡,城都封了七八天了,外间驻扎着部队想要攻进来,不过这些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事情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她一介小老百姓,只是想着抬回去个人容易,可要把这人救活得贴补进去多少药膏,这人每个十天半个月好不了,那又得贴补多少粮食进去。

        “唉……”她哀叹一声,怎么个好巧不巧让自己撞上了。

        余司礼很久没回过自己家,他老子死的那一年,连丧都没守完,就被别人操着枪杆子把他撵到草甸子里去了。他领着一群兵孤魂野鬼般在乡下飘了一年多,这不装备上来了,他要把自己家夺回来。

        可开战之前,他心底里还有个挂牵,他老子风流一世却也只留了他跟底下姨娘生的一个小弟,他与姨娘委实没有情谊,但那弟弟与他同出一脉,他怕对方拿他做个人质,心里想着亲自去救他一救。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